919.第919章 霸气外露的溪小沫

    溪小沫犹如王者般的站在那里,眸中的眸光森冷无比,那强大的气场在距离她比较近的人都不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此时的溪小沫,可不是谁都敢靠近的。

    只是唐爵实在是害怕溪小沫会不小心的倒下来,便在溪小沫的身侧紧紧的护着她,不管怎么说,溪小沫现在都是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踩在唐石卿的身上啊。

    要是唐石卿有点什么反抗的话,他就很有可能会伤到他的宝贝。

    唐爵不得不防,甚至是要好好的保护着自己的宝贝。

    唐石卿的胸口被溪小沫紧紧的踩着,现在就算是他想要说话,他也是说不出来。

    他只能瞪视着溪小沫,只能死死的盯着她。

    溪小沫却是冰寒这勾了勾唇角,“怎么,你现在是不想说,还是说不出来?没关系,你要是想要说话的话,你只要眨眨眼睛,我就让你说话。”

    可是此时的唐石卿哪里肯眨眼啊,他现在恨不得溪小沫去死。

    溪小沫唇角的笑意愈发的危险了起来,“怎么?你现在这是不想说呢,还是怎么的?”脚下的力道不觉的加重了,“不过没关系,你要是不想说的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下去!”

    众人都觉得自己的胸口疼的要命。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那个看起来软软的妹纸,竟然是个如此恐怖的恶魔。

    她看起来真的是比唐爵要吓人多了。

    果然,真不愧是唐爵的女人。

    一般女人大概还真的是配不上唐爵。

    唐石卿蓦然大声的喊了出来,“我就是想要让唐爵死!只要是唐爵死了,现在他手上的一切都会是我的!如果当初不是我心软的话,那么我--”

    “你是不是疯了!”一直沉默着的唐沁突然尖声喊道。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众人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而更多的,他们却是想着,有什么大事儿是被他们给知道了的。

    至少,从唐石卿的话中,他们可以听出,当年或许是发生过什么。

    而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有唐沁参与的。

    溪小沫脚下的力道并没有松开,只是她此时的视线已经落在了唐沁的身上。

    “看来,我们的唐沁夫人是有什么话想要说的了?”那不含任何音调的声音淡漠的响起,“如果你要是没什么话要说的话,就请你先闭嘴,要不然,就说出你尖声打断唐石卿的原因吧。”

    唐沁的面色惨白,她知道自己这是完了。

    真的是完了。

    如若一开始的时候,她没有大声的喊出来的话,或许她还有自救的机会,或者是和唐石卿撇干净关系的机会。

    但是在她那么一喊后,可能什么都没有了。

    完了,全部都完了。

    “别顾着自己在那里害怕啊,你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真的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了啊。”溪小沫的语调虽然是轻松,但是那眸光可是绝对的冰寒和冷漠。

    唐沁紧咬下唇。

    “不想说,还是后悔或者是害怕什么?”溪小沫嗤笑,“如果你们从一开始就安安分分一点的话,不要去痴心妄想,你们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呢?”

    是啊,如若一开始的时候,她就安安分分的,不去奢望本就不该属于她的东西的话,她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呢?

    唐沁心底苦笑着。

    “我没有害怕。”唐沁如此说着。

    溪小沫挑眉,“哦?你没有害怕,那么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呢?”溪小沫的脚下使力,显然此时的她心情是极度的不爽。

    唐爵心底叹气,“好了,现在不是你动怒的时候,你……”

    溪小沫猛地侧头,视线冷寒的落在唐爵的身上,“你给我闭嘴!”

    唐爵终究只能投降,表示自己乖乖的闭嘴了。

    众人都震惊的看着溪小沫,而更多的却是惊讶。

    很多人虽然是知道唐爵爱惨了溪小沫,但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唐爵对溪小沫的容忍已经达到了如此境界。

    许多人此时都开始衡量起来溪小沫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如果唐爵对溪小沫如此的话,那么日后他们都必须将溪小沫给供起来了。

    见到了她都得毕恭毕敬的,千万不能惹怒了她,更不能得罪了她去。

    见唐爵不说话了,乖乖的站在自己身后了,溪小沫的视线便再次落在了唐沁身上。

    “所以,你可以继续了。”溪小沫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冰寒,“当然,如果你要是不想说的话,我这里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说话。”

    唐沁的声音淡淡的,“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如果你要是当这是威胁的话,那么就是了,如果你要是觉得没用的话,我会让你立马知道,惹怒了我的后果。”

    就好似害怕唐沁不相信一样,溪小沫便继续说了一句,“当然,你也应该知道,惹怒了我的下场可是比惹怒了唐爵的下场要惨多了。”

    唐沁抿唇,不语。

    溪小沫冷笑,“所以,你现在是想要看着我把唐石卿给废了呢,还是想要看着我把你给废了?”

    唐沁不明白溪小沫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只能继续沉默,因为此时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该说什么。

    “还是不说话吗?”溪小沫的脚下再次使力,“如果你要是--”

    “我说!我都说!”唐睿已经看不下去了,“那时候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我都说我全部都说!”

    唐睿说话都不带停顿的,他现在只是想要快点让自己的父亲从痛苦中解救出来。

    唐睿从来没有想过,溪小沫会有如此狠辣的一面。

    以前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而此时知道了一切的他更是对溪小沫狂热了起来。

    当然,这种狂热都必须要掩饰起来的,否则的话,唐睿相信,唐爵绝对会要了他的命的。

    溪小沫眉头一紧,“你?”嗓音中浸着浓浓的不信,“唐睿,你觉得我能相信你什么?”

    唐睿不觉得就开始结巴了起来,“我,我那时候虽然还小,但是,但是有些事情我也都是明白的。”

    溪小沫继续挑眉,“哦?那时候还小?这是什么意思?”

    唐睿抿唇,他看了一眼面色已经酱紫的唐石卿,最后终究还是开口来--

    “那是我十三岁时候的事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