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第917章 向唐爵道歉

    唐石卿的声音冰寒,“我是你叔叔!是你亲叔叔!”

    唐爵点头,“哦……原来你还知道你是我叔叔啊,我还以为你早就忘记了呢。不过,现在我的话都已经说了,不管是谁,只要是想要动她的,我都不会放过。”

    “但是--”

    “但是你是我叔叔,你觉得我就会放过你了吗?”唐爵打断了唐石卿,“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岂不是所有和我有一点儿关系的人,都去伤害我的宝贝的话,我都得放过他?”

    “不会有人了。”唐石卿连忙说道,“只要是这一次后,我想不会有人再动她了。”

    “但是在这之前,没有什么威慑,不是吗?”唐爵含笑道,“所以,我必须要让一些蠢蠢欲动的人知道一些厉害,否则的话,我可怎么保护我的宝贝呢?”

    溪小沫在这时候笑了,“我不需要你保护的,我完全可以自己保护好自己,甚至可以好好的保护你。”溪小沫说的很认真,完全没有一丝说笑的意思。

    唐爵握着溪小沫的手,“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都能保护我。”

    溪小沫的唇角上依旧带着笑意,继而将视线落在了唐石卿的身上,“唐石卿,现在,你觉得我能救下你吗?”

    唐石卿的面色很是不好看,“如果你要是愿意的话。”

    “那么你是觉得,我可以救下你,是吗?”溪小沫问。

    唐石卿很不想承认,但是此时的他不得不承认,现在除了溪小沫,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他了。

    甚至就连唐老爷子他都不能指望。

    唐老爷子现在指不定连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别说是救他了。

    “是,只要你的一句话,唐爵就不会动我。”唐石卿如此说着。

    原本他是不想说的,但是现在,为了保命,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唐石卿怕溪小沫不承认或者是别的什么,他便继续说着,“溪小沫,我想你应该是不会想让唐爵背负着伤害自己叔叔的骂名吧?”

    溪小沫神色莫名的看着唐石卿,“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希望让他背负呢?指不定我特别想要让他成为人们口中的杀人如麻的人呢?因为如果要是这样的话,其余的人不都不会和我抢人了吗?”

    溪小沫这可不是在说笑的,她说的可是相当的,格外的认真啊。

    “溪小沫!”唐石卿怒道,转而将视线落在唐爵的身上,“唐爵,你听到了吗?刚才那就是溪小沫所说的话!她竟然想--”

    “我愿意。”唐爵的声音淡淡的,但是那宠溺的声音中可是浸着浓浓的笑意,“只要是宝贝愿意做的,她想要的,我都可以满足她。”

    “他一定会满足我,因为我可是他唯一的爱人啊。”也不知道溪小沫这是什么心理,总之在她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视线可是往裴蓝雪的身上扫了过去。

    裴蓝雪的神色微微一变,垂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那么,你到底是救我还是不救我?”唐石卿问溪小沫。

    溪小沫笑,“你觉得,我是该救你呢,还是不该救你?我要是救了你的话,那么我岂不是会很没面子?”

    “你--”唐石卿一脸气闷。

    溪小沫笑,“但是如果我要是不救你的话,岂不是会让我家爵特别不好做人?”

    唐石卿的心底总算是好受了许多。

    “但是,还是那句话,他好不好做人我可不管,我只需要知道,他是我的男人,是我老公就成了。”溪小沫冲着唐石卿笑,“怎么样,听到我说的这些话,你是不是都快要气爆了?”

    可不是,此时的唐石卿整个人都快疯了,如果不是因为此时的他怕唐爵的话,唐石卿早就跑过去打溪小沫一顿了。

    因此,此时的唐石卿只能忍着,所有的事情都只能忍着。

    因为他还想活下去,他还不想死。

    但是,现在能救他的人只有溪小沫了,除了溪小沫外,真的是再没有其余的什么人能救他了。

    “溪小沫,你想要让我怎么做?”唐石卿问溪小沫。

    溪小沫挑眉,“你这真的是在问我?”

    唐石卿现在已经想要骂人了,如果他不是在问她的话,那么他现在是在做什么?

    “是。”唐石卿忍着心底的怒火,说道。

    溪小沫笑了起来,“很简单,只需要你弯个腰,对唐爵说一声对不起,我错了,我就可以让他放了你。”

    溪小沫这可真的不是在说笑,她说的特别的认真。

    “当然,如果你不相信,或者是你自己做不到的话,那么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溪小沫害怕唐石卿做不到,或者是不好意思,便自己加了这么一句。

    唐石卿看着唐爵。

    他什么都不说的,只是那么看着。

    唐爵却是什么都没说,甚至就连视线都没有落在唐石卿的身上。

    他知道,溪小沫现在是在折腾唐石卿,不过如果唐石卿真的是道歉了的话,那么宝贝很有可能还真的会放了他。

    如果要是等到那时候的话,他也只能答应宝贝的要求,放了唐石卿。

    他唐爵手里有的是人,有的是办法。

    如果他真的是想要唐石卿的命的话,那么真的不用唐爵动手,唐石卿就可以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就和唐石卿说的一样,他终究是唐爵的叔叔,就算是他做了再过分的事情,唐爵都不能真的杀了他。

    唐睿的视线紧紧的落在唐石卿的身上。

    “爸爸!”唐睿急了,不过是道歉而已,他们什么没有做过?

    现在服个软,等到时候他们都自由了,想要做什么事情不行?

    唐石卿怎么会不知道唐睿在想什么?可是那个没脑子的,他们现在要是出去了,唐爵手下的那些人会放过他们吗?

    那些个想要讨好唐爵的人,难道就不会替唐爵收拾他们吗?

    想要讨好唐爵的人到底有多少,唐睿到底知不知道?

    “怎么?唐石卿,你是做不到,还是不屑?”溪小沫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没关系,你要是不屑的话,我都说了嘛,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

    溪小沫淡淡的笑着,眸光森寒,神色自然,“只是,在我这里,我可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