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5.第905章 你溪家和我有什么关系?

    溪芸嫣在这个时候站起身来,冷漠的走向溪亦杨和溪老夫人。

    双手环胸,眉宇间带着些许的冷意,“我们似乎是没有请你们啊?”这言外之意就是,没叫你们,你们来做什么?

    溪亦杨可是从小到大就没有喜欢过溪芸嫣这个女人,别问他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

    “如果要不是因为唐爵请我们的话,你以为我们会来?”溪亦杨嗤笑,“溪芸嫣,你还当你是溪家的小姐呢?”

    “当然不是,她可是溪芸嫣,鼎鼎大名的设计师,我们镇上有名的女王,怎么就会是你溪家的小姐了呢?你要是出去说溪家小姐,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你出去问问,谁人不知知名设计师YIM的?谁不知道我们镇上溪芸嫣的?”

    路老可是看不惯自家人被欺负,这都欺负到眼皮子底下了,路老怎么可能会不出手呢?

    但是这里,众人也是听到了一个震惊的消息。

    YIM是溪芸嫣?那个知名设计师?是YIM?见鬼的吧?!

    溪亦杨震惊的看着一脸冷漠的溪芸嫣,说话都有些结巴,“你,你竟然,你竟然是YIM!”

    溪芸嫣冷漠的笑着,“怎么了?你对这很好奇?还是很不可置信?”

    当然是不可置信!

    溪亦杨原本以为溪芸嫣现在是个什么都没有的人,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如此啊!甚至,甚至是这个女人身边有不少他得罪不起的人。

    溪亦杨刚开始在听到路老说什么镇子的时候,还想嗤笑一下,可是在他听到路老后期所说的话后,心底顿时咯噔一声。

    他知道在帝都有那么一个镇子,那里面的人几乎都不是别人能招惹的,即便是帝都的所谓的权贵们,也好少有人会去招惹那个镇子上的人。

    不是因为那个镇子上的人有多厉害,而是因为那个镇子上的人们团结的让外人插不进去一步去,他们紧紧的抱团。

    如果说把他们拆开了一个个的来办理的话,溪亦杨是一点儿都不怕这些人。

    但是怕就怕在,他们都是抱团行动的。

    “哼,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溪亦杨兀然开口道,他这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一句话刚落,溪老夫人的神色就整个的都不好了。

    “怎么?你对我这个当妈的有什么意见?!”溪老夫人冷冷的看着溪亦杨,“如果你要是有什么意见的话,你就早说!还在这里扶着我做什么!”音落,溪老夫人一把甩开了溪亦杨的手。

    溪亦杨这一次可是傻了,他根本就没有说老夫人啊!

    他还想着要溪家的财产呢!

    这他要是得罪了这个老太婆,那么他以后岂不是什么都拿不到了?

    “不不不,姑姑,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哪里敢说您啊,我这不是在说……”

    “你不知道她是我女儿吗?”溪老夫人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就算是她不认我这个妈,那我也是她老娘!我是她母亲!你当着我的面说她,不就是在骂我吗?”

    溪亦杨这一下可是急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程诗恩安抚着溪老夫人,“姑姑,您真的是想多了,亦杨是个什么样的人,您还不知道吗?他就是嘴快了一点,但是心还是好的,您都知道的。”

    “是啊,我当然知道了。”溪老夫人甩开了程诗恩的手,“我更想知道,唐爵没事儿为什么要把你们叫过来参加这个宴会!”

    这话音一落,溪亦杨的面色都僵住了。

    实际上,他也是很想知道,唐爵为什么会叫他来参加这个宴会。

    “因为,我是小沫的叔叔啊,我怎么就……”

    “你是小沫的叔叔?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我有说,芸嫣什么时候回到溪家了吗?”溪老夫人继续冷漠的说道。

    溪亦杨的眸光一亮,“我就说,溪芸嫣怎么可能会得到溪家,我们溪家怎么可能会要她——”话音还没说完,程诗恩就掐了他一下。

    溪亦杨也是在瞬间明白过来,自己这是说多话了。

    “瞧瞧,我们这还没到呢,就已经有人开始找麻烦了,也不知道这人是赶着找死呢,还是想要让我们先动动他啊。”一声清脆的声音兀然响起,但是那嗓音中浸含着的冷漠可是让在场的人都不禁抖了抖身子。

    溪小沫握着唐爵的手走了过来,那神色中带着的傲然和冷漠可是让溪亦杨都不禁后退了一步。

    唐爵宠溺的反握着溪小沫的手,含笑道,“你想怎么玩儿都可以,有我呢。”

    溪亦杨的声音却是一冷,“你以为你是谁,你敢这么说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溪小沫笑的甜甜的,“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了,我要是不知道你是谁的话,我怎么可能会让爵叫你来呢?”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你还这么没大没小?你有没有教养?!”

    溪芸嫣放下环在胸前的手,继而冷冷的看着溪亦杨,“我说你这是在说什么呢?溪亦杨,你如果还想要你想要的东西的话,你现在最好给我道歉!”

    溪亦杨的表情顿时一僵,“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怎么就会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溪小沫接过了话来,笑了,“如果你要是不知道的话,那么你说,我和我母亲遇袭的事情,可该怎么解释呢?”

    “遇袭?这是怎么回事?”溪老夫人震惊了,“溪亦杨!你来告诉我,遇袭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溪亦杨怎么可能在这时候做出什么解释来呢?他跟本就没想到,这宴会还没开始呢,溪小沫就开始质问起人来了。

    “姑姑,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们这是在说什么,您让我说什么啊?”溪亦杨一脸的无奈,甚至是觉得自己此时简直委屈。

    “现在觉得自己委屈了?”溪小沫啧啧不已,“你是觉得我这里没有正剧呢,还是你以为,你是溪家的人,所以我不敢动你?”

    溪亦杨的表情一僵。

    程诗恩这一次的心底也是咯噔一声。

    溪小沫松开了唐爵的手,举步走到溪亦杨身前,冰寒而又满含警告意味的看着他:

    “但是溪亦杨,我手上可是有不少的证据啊,而且,还有一点你似乎是忘记了什么,我溪小沫和你溪家似乎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呢,你是不是溪家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