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第888章 我抱着你好不好

    唐爵快步走到溪小沫身前,手里还拿着孟杰瑞给他的一条毛毯,眉头都没有蹙一下的,直接将溪小沫给卷入了自己手中的毛毯里。

    唐爵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指责,“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出来了?睡醒了吗?”

    溪小沫一句话都没有回答唐爵的,在唐爵靠近她后,她便直接顺势靠在了唐爵的肩膀上,浑身都是懒懒的,甚至就连眸子都是闭上的。

    唐爵一愣,继而问道,“怎么了?还很困是不是?”

    溪小沫摇摇头,表示自己现在是没什么事情。

    “我就是想要靠一会儿,你要是忙的话你就先忙你的事情就好了。”溪小沫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睡意,“不用在意我的。”

    可是溪小沫现在就在唐爵的面前,唐爵怎么可能会不在意呢?

    唐爵叹了口气,“算了,我抱着你,好不好?”

    溪小沫嗯了一声后,便什么话都不说了,这是表示可以了。

    唐爵便二话不说的,直接上溪小沫打横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继而在几人惊诧的视线中,抱着溪小沫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只是这和之前不同的是,唐爵所有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甚至就连深刻看起来也没有之前的那么凌厉以及冷漠了。

    溪小沫在唐爵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脸冲着唐爵的胸口,而后便真的是在他的怀里又睡了过去了。

    溪小沫是不可能告诉唐爵说,她之所以下来,是因为她醒来后没有找到唐爵的原因。

    溪小沫现在知道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现在如若唐爵要是不再自己的身边的话,溪小沫会控制不住自己去害怕,会想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但是如若唐爵要是在自己的身边的话,那么一切都会不同了。

    她会心安,会彻底的平静下来。

    因此,没用到多上的时间,溪小沫又在唐爵的怀里睡了过去。

    唐爵心底是吁了一口气,唇角上也不知什么时候浮现起了一丝弧度来。

    孟杰瑞这一下也是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继续进行下去了,他们没人会想到,少夫人会在这时候下来。

    那么现在这样一来,他们到底是……

    “好了,三十秒时间到了,你们现在商量的怎么样了?”唐爵就好似根本就没有被溪小沫给打扰到一般,视线淡淡的落在唐石卿身上,如此问他。

    唐石卿深吸了一口气,“唐爵,你不要忘记了!被你关起来的人是你哥哥!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到底有多——”

    “小点声,没看到我宝贝还在睡觉吗?”唐爵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满,“入错你要是在记不住我对你说过的话的话,那么你就不用在这里呆着了,你可以去找你的儿子。”

    唐石卿在这时候猛然收声。

    不是因为他害怕了唐爵,而是他知道唐爵是真的能做出他说的事儿来。

    唐石卿现在是又怒又急,但是他现在却是无能为力,甚至不知道自己此时该怎么做。

    “你告诉我,你想要怎么着吧,我儿子不能就这么被你给废了。”唐石卿的声音中浸着浓浓的不满,“但是,唐爵你要记住了,今天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会全部讨回来!”

    “我说,你是白痴吗?”慵懒的声音中浸着一丝冷意。

    唐爵一愣,他惊诧的看着原本应该是靠在自己怀里睡着了的宝贝,但是此时的她却是转过了头去,那没有丝毫情感的视线冷冷的落在唐石卿身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唐石卿怒及,“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竟然敢如此辱骂于我?!”

    唐爵刚欲说话,就被溪小沫一把给拦住了。

    溪小沫有些烦了,她从唐爵的怀里起身,继而冷漠的看着他,“我为什么不敢骂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只要我一句话,我说让你生,你就生,我说让你死,那么你就只能死了。”

    溪小沫说到这里的时候,唇角上都带着一丝邪魅的冷意。

    “啊……我觉得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敢杀了你,是吗?”溪小沫眸底的视线越来越冷,“不过没关系,如果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到时候我都一一告诉你,然后你再看看,我到底是敢还是不敢,怎么样?”

    唐石卿怎么可能敢答应溪小沫说的这话呢?

    他可是知道,溪小沫也不是什么善茬。

    溪小沫这个女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柔柔弱弱的,但是实际上,她手上可是有不少能耐。

    “哼,你以为我会——”

    “唐石卿,在这时候千万别怂,你村是不敢就直说,如若要是没事儿的话,千万不要去找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否则,这可是很容易让人看不起的。”溪小沫依旧靠在唐爵的怀里,她并没有起身,只是那眼神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

    “你——”唐石卿此时可真的是被溪小沫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好似所有的话都被生生的卡住了一般。

    溪小沫冷冷的勾了勾唇角,“我什么?你现在是说不过我了,还是现在不会说话了?不过都没关系,我们不赶时间,不着急,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慢慢说。”

    溪小沫这一次是真的直接从唐爵的怀里起身了,溪小沫现在倒是想要知道,唐石卿是想要说什么。

    一开始的时候,溪小沫可真的是不知道唐爵把唐石卿和唐沁叫来是为了什么,可是后来,溪小沫想了想,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而这事情,还极有可能是因为那炮弹的……

    溪小沫现在也不累了,不困了,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那一切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

    “我没什么好说的!现在只要你们把我家阿睿放了,我可以当做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唐石卿终究还是在硬撑。

    溪小沫笑了,“我说,你是真的脑子不好,还是假的啊?如果是真的不好的话,没关系,我家爵有的是钱,人脉也有不少,我们可以帮你找找医生,给你看看你脑子。”溪小顿了顿,继而又道,“啊,放心,不需要你的钱的,尊老爱幼可是我们的传统美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