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2.第882章 宝贝,我想……

    唐爵笑的愈发的暖了起来。

    从溪小沫回到了唐爵的身边后,他唇角上的笑意就没有消散过。

    唐爵的声音低哑,“宝贝……”

    被唐爵这么突然一叫,溪小沫还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啊……?”溪小沫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就不好意思了。

    “我……”唐爵似乎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现在唐爵要是不说话的话,溪小沫是真的不知道唐爵这是想要做什么了。

    “你这是想要说什么?”溪小沫小心翼翼的问唐爵。

    唐爵看了看溪小沫凸起的肚子,“你……”

    溪小沫偏头,继续认认真真的看着唐爵。

    “嗯?”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唐爵叹息,“算了,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吧。”

    溪小沫猛地瞪大了眼睛,“哈?不是,你到底都想要说什么啊?你这是想要……做什么啊?你怎么在我的身边都这么好意思了啊?”

    唐爵也是在心底鄙视自己,“我……想听听。”

    想听听?

    想听听什么?

    溪小沫这还真的是有些不明白唐爵的意思了。

    而当溪小沫观察到唐爵的视线是落在自己的肚子上后,溪小沫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唐爵这到底都是什么意思。

    “你……”溪小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要是想要听……你就直接和我说啊,怎么还……这么扭捏了你?”

    溪小沫这不是不好意思,而是,而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爵,你竟然在我的面前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简直让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的好了。

    唐爵轻咳一声,借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只是……不知道现在能不能听到而已。”

    溪小沫笑,“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到,不过我能感觉到,宝宝有动哦。”

    溪小沫这说的是真的,可不是假的。

    虽然动的频率不是很大,但是溪小沫还是能感觉的出来。

    “那……那我可以听听吗?”唐爵的眼睛中浸着满满的请求。

    溪小沫在看到如此的唐爵后,她整个人都笑了起来。

    “这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不能听呢?”溪小沫叹息。

    唐爵也是跟着一块儿笑了起来,“我只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好而已。

    “嗯?”溪小沫在等,她在等唐爵继续往下说。

    可是唐爵在说到这里后,他便什么都不说了。

    溪小沫顿时就是哭笑不得,“你……唐爵,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啊,你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扭扭捏捏的了?”

    唐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变得扭扭捏捏的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了。

    “我不知道。”唐爵看起来有些无辜,“我现在只是想要和我们的宝宝打招呼,但是我怕吓着他。”

    “怎么会呢?你是他的父亲,他怎么可能会被你给吓着呢?”

    唐爵想想,觉得好像也是这样的。

    他沉默了片刻。

    “那,我们现在回去卧室,好好的听听他……可以吗?”唐爵抬头,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笑着,“好,我们回房间去。”

    唐爵小心翼翼的牵着溪小沫的手向他们的房间里走去。

    溪小沫是靠在床上的,她含笑的看着趴在自己的肚子上的唐爵,唇角上带着暖暖的笑意。

    “听到了吗?”溪小沫的声音小小的,她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会让唐爵不舒服。

    唐爵点头,笑,“你先不要说话,我在和我们的宝宝说话呢。”

    溪小沫瞪大了眼睛,这,这还说话?

    她怎么什么都没有听到?

    “你现在在和宝宝做交流?”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声音。

    唐爵点头,“所以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我在很宝宝做精神上的交流呢。”

    溪小沫就好似恍然大悟一样,继而深深的点头,表示自己现在是明白了。

    溪小沫现在可真的是不想再去打扰唐爵了,否则,溪小沫害怕自己会笑场。

    溪小沫就那么靠在床头,眼眸微闭。

    溪小沫在等着唐爵起身,可是溪小沫等了很久,也不见唐爵起来。

    溪小沫心底一愣,“爵?”

    没有回应。

    溪小沫心底猛地一惊,她刚想要再次去喊他的时候,才猛地发现,唐爵已经在她的怀里睡着了。

    唐爵睡的很是安稳。

    甚至,此时的他的唇角上还带着一丝暖暖的弧度。

    看得出来,此时的唐爵很是幸福。

    溪小沫不忍心将他给叫醒。

    但是溪小沫又怕唐爵这样下去会压着孩子。

    也就在溪小沫纠结不已的时候,唐爵动了动。

    脑袋好歹是给移动开了。

    不过唐爵这一次的头颅是彻底的落在了溪小沫的怀里。

    渐渐地,原本还侧坐在床弦上的唐爵已经蜷缩到了溪小沫的怀里。

    溪小沫就那么震惊不已的看着唐爵所有的动作。

    看着看着,原本想要笑的溪小沫的心底却是兀然涌上一股苦涩来。

    溪小沫知道,他这是累坏了。

    他已经累了好久了。

    在这一段时间里,他一定是没有好好的休息吧?因为她的事情,他一定是很忙,操碎了心吧?

    溪小沫怜爱的抚摸着他的额头,眸底带着浓浓的疼意。

    “是不是很累?”溪小沫的声音小小的,“如果你要是累了的话,你可以告诉我,我现在,不……我以后,将来,一直都会在你身边。”

    溪小沫的声音很小。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自己所说的话。

    她现在只是想要把这些话都说完而已。

    “幸好……你现在睡着了,否则的话,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敢不敢把这些话都说完。”溪小沫苦涩的笑了笑。

    玩弄着唐爵发丝的溪小沫并没有注意到唐爵的睫毛颤了颤。

    溪小沫在确定唐爵这是真的睡着后,她便继续说着:

    “如果我说,我现在还不知道如果再次面对那时候的事情,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话,你……会不会很鄙视我?我是话来和你在一起,我是很喜欢很喜欢,不,甚至是很爱你,但是你怎么……不不不,但是我现在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我觉得我的整个脑子都是乱的。”

    溪小沫的胡言乱语让唐爵原本沉稳的心跳,微微变快了些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