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第868章 惊醒

    =

    唐爵原本以为自己这么说的后果是溪小沫会动怒的来着,却不曾想,溪小沫根本就没有将这事儿放在心上,反而还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了去。

    “宝贝,你……”唐爵这还是有些惊诧。

    溪小沫在这个时候淡笑起来,“怎么了?你现在是不觉得……”

    “不是不是,我只是没想到宝贝你竟然会回答的这么快,我以为你是会想一想的。”这可是真话。

    溪小沫挑眉,“我这有什么好去想的?反正,我身边就只有你一个了不是吗?日后你不管是到了哪里,带着我不都是正常的吗?”

    溪小沫理所当然的说着。

    唐爵也是笑了。

    “是呢,日后不管我去哪里,我把你栓在身边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唐爵笑着,笑的让溪小沫觉得有些怪异。

    只是一时半会儿的,溪小沫还没有反应过来唐爵刚才到底都说了一些什么。

    她不明白的是,唐爵怎么会笑的那么……开心。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我说的这些话能让你开心这么久?”如果要是有什么点的话,就说出来让她也开心开心啊。

    虽然对于溪小沫来说,只是看着唐爵笑,她就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玩儿的事情了,不,不是好玩儿,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了,但是她现在就是想要知道,他到底为什么会笑的这么开心。

    唐爵摇头,“不,你说的很对,我只是……觉得,我找到了自己的依托,我只是觉得……我的宝贝很为你的老公我着想。”

    溪小沫兀然怪异的看着唐爵,“你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啊?我怎么都不明白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溪小沫这可是真的不明白他额话里的意思。

    唐爵继续摇头,“既然不明白,那么就不要多想了,你现在只需要好好的想想,日后该怎么办就成了。”

    溪小沫更加糊涂了,“以后的事情不是应该是你想的吗?为什么变成了我该想的事情了?”

    唐爵促狭的看着溪小沫,而后笑道,“原来,我的宝贝还没有明白过来,我这是什么意思啊……”

    溪小沫哼哼,心里想着的却是,我要是知道了你这是什么意思的话,我现在还在这里和你说这么多的吗?

    溪小沫也不管了,就算是不明白,她也相信,爵不会把她怎么样,至少,他不会把自己给卖了就是了。

    “我不明白就不明白吧,反正,就算是我明白了过来,也没有什么用。”溪小沫哼哼。

    唐爵笑了,“怎么能说没有什么用呢?”

    “那好,你现在告诉我,我要是知道了的话,有什么用?”溪小沫笑眯眯的看着唐爵,“如果你要是说不出来的话,那就是说明我就算是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唐爵这一次笑的极为开心,“我的宝贝这是在使用激将法吗?嗯?我的宝贝这是在让我告诉你吗?”

    溪小沫的小脸有些红了,但是就算是这样又怎么样?她就是不承认,他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不是?

    但是溪小沫这一次可就真的是不打算说了,就和她刚才所想的一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唉……算了,我觉得吧,我就算是知道了也没什么用,真的没什么用,你不要再激我了,就算是你告诉我了,我也上不会听了。”音落,溪小沫还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见溪小沫如此幼稚的举动,唐爵笑的不可遏制。

    溪小沫就那么瞪着他。

    因为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做的事儿,有什么好笑的,竟然能让她笑那么久。

    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继而看着唐爵,道,“就那么好笑?你怎么就能笑那么厉害?”

    溪小沫简直想不明白。

    唐爵亲吻着她的眉眼,“因为你是我的宝贝啊。”

    很平常的话,但是很奇怪的是,溪小沫竟然一点儿都不明白,唐爵这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见溪小沫那茫然中还带着一丝羞赧的神情,唐爵笑的愈发的温柔了起来。

    溪小沫这一次也不打算问了。

    因为她算是明白了,现在不管她问什么,想来,他都会说,因为我开心啊,因为你在我身边啊,因为你是我宝贝啊……等一系列的话。

    所以,溪小沫干脆直接缩到了唐爵的怀里,双手环在他的腰间,安安静静的闭上眼睛休息去了。

    他们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很多了。

    想来,他们之间的事情也都解释的差不多了。

    至少,在溪小沫这里,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了。

    溪小沫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缩在唐爵的怀里后,她也只是重新挪动了下自己的位置,让自己睡的更舒服后,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唐爵本就没有睡着,因此在溪小沫一醒,他便知道了。

    他跟着溪小沫的步调,让她在自己的怀里睡的更安稳一些,他也没再多动,怕自己一动,她就会难受。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轻缓的敲门声在这个时候响起。

    唐爵的面色微微一变。

    原本,唐爵是没打算去理会这事情的,但是那敲门声依旧继续响着,就好似根本就没打算死心一样。

    终究,唐爵还是没忍住,他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胳膊从溪小沫的脖子下抽出来,而后又小心翼翼的起身,所有的动作轻的就好似怕溪小沫会在下一秒就睁开眼一样。

    终于,唐爵是起身了,也成功的下床了。

    而也就在唐爵要长吁一口气的时候,原本闭着眼睛睡的香甜的溪小沫猛地睁开眼睛!

    那眼睛晶亮的让唐爵的心底骤然一惊。

    也就在唐爵还没有做出反应的时候,溪小沫坐起了身来,一把拉住了唐爵的还支撑在床上的手腕,神色中还带着一丝不安。

    “你要去什么地方?”手紧紧的抓着唐爵的手腕,就好似在下一秒,唐爵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唐爵的心底被深深的震了一下。

    不是因为她的突然醒来,而是被她眼底的不安以及慌乱所吓着了。

    他重新坐回到了床上,温柔的抚摸着她已经范青了的手。

    “我只是出去一趟,怎么这么不放心我啊?”

    【你们有过睡了一觉起来后脚腕跟扭伤了一样的疼吗?我现在快疼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