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2.第862章 宝贝,我来接你回家

    雷诺顿时一惊,他快步向前,一把抓住东方易的胳膊,“东方先生,我劝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是在船上!”

    即便是雷诺再怎么忌惮东方家族,但是他终究还是米家的管家,这米家小姐如若要是在他的手上出事儿了的话,那他怎么和米家人交代?

    见米萱的面色也是渐渐的变成了一片青紫色,东方易的眼底划过一丝不屑来,一把将她甩出自己的手中。

    砰--

    米萱虽然是被扔了出去,但是东方易还没有傻到想要弄死她的地步,而是将她扔在了她之前坐的那张软椅上。

    只是即便是如此,米萱也是感到了一阵剧痛。

    米萱现在是敢怒不敢言的,即便是现在这些人都是在自己的船上,但是同时她也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她能招惹的。

    方才从雷诺的反应上她就看的出来。

    她虽然是不知道这个东方易是什么人,但是她现在只要知道,这个东方易不是她能招惹的就可以了。

    因为,得罪了一个唐爵,她家里人就已经如此对她了,那么如若她要是得罪了这个东方易的话……米萱不敢去想那后果,因为那个后果太吓人,她一时不敢去多想。

    因此,米萱只是咬紧下唇,就那么坐在软椅上,怒视着东方易。

    “东方先生,我家小姐现在还小,您不觉得,您这么做有点过于冲动了吗?”雷诺在看到米萱脖子上的指印后,便立马问道。

    东方易的视线从米萱的脖颈上一扫而过。

    “只要她识相,我会做我该做的事情。”东方易如是说着,“但是如若她要是再不知好歹的话,我会……”

    东方易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一阵声响。

    顺着那声音看去,东方易的眼底中划过一丝怪异的神色来。

    战舰。

    东方易所看到的是战舰。

    现在能开着战舰过来的,除了唐爵以外,他真的是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开着战舰过来了。

    “现在唐爵来了,你如果要是有什么想要说的事情的话,你就都和他说吧。”东方易的视线落在已经呆住了的米萱身上,“我想,你应该是有很多事情想要和他说。”

    米萱是有很多事情想要和唐爵说,但是绝对不是现在。

    现在这个时候根本就不对时间。

    “你--”米萱想要怒斥东方易,可是在东方易那冷淡的眸光下,米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是不敢发出一丝的声音来。

    东方易也是冷冷的看了米萱一眼后,便朝着溪小沫的船舱内走去了。

    溪小沫现在虽然已经趋于稳定了,但是他们并不能确定,溪小沫会不会就这么一直稳定下去。

    东方易回到房间的时候,溪芸嫣还紧紧的握着溪小沫的手,眸中的情绪让东方易看不懂。

    屋子里已经没有其他什么人了,除了他们自己的人外。

    溪芸嫣看到东方易进来,她问了他一句,“东方,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东方易摇头,“伯母您并没有错,您只是站在了你自己的角度上看问题,您不希望小沫受到伤害,你只是希望她过得更好而已。”

    “是,我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我发现,我这么做的后果似乎……”溪芸嫣抿唇,那张美丽的面孔上是第一次露出了一丝无助的表情来,“我伤害到了她。”

    终于,溪芸嫣承认了这一点。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小沫她大概就不会……”

    “不,伯母,这不是你的错,这一次的事情一看就知道是有预谋的,只是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我们暂时还不知道而已。”东方易可不认为这一次的事情是一次凑巧。

    如果这是一次凑巧的事情的话,那么这未免也太过于凑巧了。

    溪芸嫣听到这话,面色也是在顿时间沉了下去。

    “不是凑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溪芸嫣的视线一下子就落在了东方易的身上。

    溪芸嫣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这样的事情,如若她要是有时间去想的话,她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慌乱了。

    “我们很有可能被……”

    砰--

    门被撞开的声音。

    进来的人是老K。

    “头儿!人在这里面。”老K在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面色出奇苍白的溪小沫。

    听到声音,原本都还在一个个的撞其余房间的人也都围了过来。

    唐爵的步伐很快,即便是他面色上没有什么变化。

    即便是,在唐爵看到溪芸嫣就坐在溪小沫的身侧时,唐爵的面色也没有丝毫的变动。

    唐爵此时的心情可真是不怎么好,现在最好还是千万不要去招惹他,否则的话,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可真是没有人能知道。

    就好比,此时的封瑾等人可是距离唐爵远远的,他们现在可真的是害怕惹火烧身。

    此时的头儿的怒火,可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熄灭的。

    他如若要是不大发一通脾气的话,这事儿还真是没有那么容易就完了。

    “唐爵你--”溪芸嫣在看到唐爵的瞬间,便猛地站了起来。

    但是现在的唐爵哪里还有时间去管溪芸嫣怎么样,他现在满心满意的都是溪小沫,他现在满眼都是溪小沫苍白的面色。

    唐爵深吸了一口气,在确定自己足够稳定,足够安心后,他方才踏步进入房间。

    因为他真的是害怕自己会一不注意就直接掐死了溪芸嫣。

    甚至是,将这里所有的人都杀了。

    但是他不能。

    不管是他再怎么想要杀了这里的人,他都不能。

    因为他们都是他宝贝的亲人。

    如若他要是伤害了他们,到时候他的宝贝可是会找他算账的。

    “唐爵。”东方易走到唐爵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我想,现在你--”

    东方易的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唐爵给推开了。

    唐爵这一次可真的是没打算有什么绅士之道。

    因为他知道,这一点在这里可是行不通的。

    唐爵就那么阔步走到溪小沫的床前,柔和的看着面色雪白的溪小沫。

    唐爵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轻抚上溪小沫的脸颊,眼底是满满的焦急,但是唇角上却是噙着笑意:

    “宝贝,我来接你回家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