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第851章 生死相依

    溪芸嫣的话让溪小沫猛然一惊。

    “你在说什么不是夫妻了?我和爵之间,怎么可能会不是夫妻呢?我们结婚证都已经领了,婚戒也都交换了,我们怎么就不是夫妻了?!”溪小沫这是急了,这一次,她是连脸色都变了。

    “看来,唐爵还什么都没有告诉你。”溪芸嫣冷漠的看了唐爵一眼,“唐爵,你所谓的没有欺骗呢?”

    唐爵抿唇,“这之余我来说,不是欺骗,我没有欺骗我的宝贝。”

    溪芸嫣嗤笑出声,“没有欺骗?当初,难道你给我的那份合约是假的了?”

    唐爵的面色愈发的不好看起来,“合约自然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那么你现在告诉小沫,你们之间还是夫妻关系吗?”溪芸嫣的声音中带着嗤笑的味道。

    溪小沫的视线紧紧的落在唐爵的身上,而此时,唐爵的视线却是并没有落在她的身上,而是看着溪芸嫣。

    那双漆黑幽深的眸子里面,带着让人看不懂的情感。

    却是让溪小沫看到满心的心疼。

    在唐爵开口前,溪小沫一把抓住了唐爵的手,继而对着溪芸嫣道:

    “我,我不管!我不管现在我和他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只知道,我喜欢他,他爱着我,我们还能继续走下去,就这样就可以了。”

    “就这样就可以了?”溪芸嫣那声音中浸着不可置信,“溪小沫,你现在竟然和我说,就这样就可以了?那么,你是不是就不想和--”

    “你不要想的那么偏激,可不可以?!”溪小沫现在对溪芸嫣真的是彻底的没有耐心了,“我……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只喜欢他,只和他在一起。”

    “为了他,你就可以抛弃我,是吗?”

    “我没有!”溪小沫立马反驳道,“你是我的母亲,我知道怎么去区分……”

    “不,你现在已经忘记了,你的心里,现在只有唐爵一个人了。”溪芸嫣淡淡的声音响起,“而你现在,却为了唐爵,而选择抛弃了我。”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用抛弃这个词语,我明明没有。”溪小沫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她不过就是想要和自己深爱的男人在一起而已,这到底有什么不对?

    别人反对也就算了,为什么自己的母亲都反对?

    溪芸嫣这一次是什么话都不说了,只是淡淡的看着溪小沫。

    “看来,你们之间谈的并不愉快啊。”轩辕清逸在这个时候开口道,他徐徐地走到溪芸嫣身前,单手抚摸在自己的下巴上,促狭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抿唇,她说过,自己不会离开唐爵,那么,她自然不会离开。

    不论身边的人说什么,无论他们想要怎么做,都已经无所谓了。

    只要,他在自己的身边就可以了。

    “不,我们已经谈完了。”唐爵在这个时候含笑道。

    溪小沫在这个时候点头,“是,我们已经谈好了。”爵怎么可能会让她离开呢?

    唐爵却是在这个时候拉住了溪小沫,他面对着她,柔和的看着她。

    “乖乖听话,回去。”

    溪小沫的瞳孔猛地紧缩,“你让我--回去?”溪小沫的声音中浸着浓浓的不可置信,“你竟然,还让我回去?我都已经说了那么多了,我几乎都要和我妈她--”

    唐爵在这个时候捂住了溪小沫的唇,“傻丫头,不要胡说。“

    溪小沫的眼睛里浸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她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神来表达自己此时内心中的惊讶。

    唐爵就那么捂着溪小沫的唇,继而对着溪芸嫣道,“请您将小沫接回去吧,我和小沫的事情,日后我会和你说明白的。”

    “不用了。”溪芸嫣在这个时候开口,“我想,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小沫我自然会带走,不过你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们了,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唐爵没有反驳,什么也都没说,只是那么看着她。

    溪小沫也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将唐爵的手从自己的唇上拉开。

    “唐爵你--”

    溪小沫的话还没说完,唐爵便一口吻上了溪小沫的唇。

    溪小沫的眼睛猛地瞪大了眼睛。

    唐爵并没有深入的意思,而是就那么淡淡的碰触了一下。

    “宝贝,要听话。”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嗓音柔和的让溪小沫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反对。

    溪小沫在瞬间就沉默了下来。

    唐爵就那么握着溪小沫的手,而后便从她的唇上移开,“乖乖的,跟着母亲一块儿回去,好好的把我们的宝宝生下来……”

    溪小沫紧紧的抿唇,她很想说,自己就是要留下来。

    可是如若要是这样说的话到时候,爵一定会很为难,如若要是这样了的话,他就……

    “好,我回去。”溪小沫总算是妥协了,“可是,如果你要是回不来的话,我就……我会跟着你的。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一块儿。”

    溪小沫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坚定的味道。

    “唐爵,你听好了,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一起。”溪小沫重复了一遍,就好似害怕唐爵听不懂一般。

    “溪小沫!你是不是疯了你!”溪芸嫣在听到这话的时候,震怒不已。

    溪小沫却是在这个时候松开了唐爵的手,在溪芸嫣的身边站好,“我早就已经疯了,不是吗?”

    “你--”

    “妈妈,我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是做了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已,我只是想要跟随自己的意愿走而已。”溪小沫就那么灼灼的看着溪芸嫣,“只是,我这一次跟着你走,不是因为我妥协了,而是因为他让我跟着你走。”

    溪芸嫣现在已经气得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发现,当初自己原谅唐爵什么的,简直就是个天大的错误!

    东方易的视线在溪小沫和唐爵的身上来回扫视了一下后,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的重新将视线移到了别处。

    她,终究不是他的。

    虽然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这么认为,但是心底,终究还是……过不去那道坎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