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第828章 非他不可

    话说回来。

    也就在唐爵他们进入密道的同一时间里,溪小沫也就站在轩辕清逸的面前,冷淡的看着轩辕清逸。

    “不打算回答我,是吗?”轩辕清逸的声音淡淡的,而就是这冷淡的声音中却是透着无尽的冷。

    溪小沫抿唇,“你想要让我说什么?”溪小沫问。

    “我想让你说什么?难道我问的不清楚吗?”轩辕清逸反问,“小沫,如果你要是想要在这里拖延时间的话,你还是算了吧。”

    “我拖延时间做什么?”溪小沫镇定的说着,此时溪小沫根本就听不到耳际那一头唐爵的声音,因为她只听到了一声嘈杂的声音后,那头的电话就断了。

    溪小沫此时也只是面上镇定,但是心脏却是一直都在紧张的跳动着的。

    因为,在电话断之前,她听到了枪声。

    她知道,唐爵现在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否则的话,手机一定不会断。

    “小沫,你是觉得我不够了解你,还是你不够了解我?”轩辕清逸继续问,“既然唐爵已经发现了你在我这里了,头服么可能会不来呢?”

    “所以?”溪小沫问。

    “所以,我自然是会给他准备一份大礼了。”轩辕清逸幽冷的笑着,“小沫,我就是想不明白,你明明在他那里受了那么多的伤害,你为什么还要回到他的身边。”

    “因为……”

    “不要告诉我说你爱他,这话我不信。”

    “可是我是真的爱他。”溪小沫说着,“我知道,我当年都说过什么,可是轩辕,如若我对他没有爱的话,哪里来恨?我是太爱他了,否则的话,我也不会……”

    否则她也不会在失忆会仍旧喜欢唐爵到如此地步了。

    溪小沫也是挣扎过的,她也有想过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她也知道,这一次回去了的话,女王大人一定会极为动怒,甚至是会对唐爵动手,但是她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她……无能为力,啊不,准确的说是,她不想再跑了,既然都已经如此了,她再继续逃避下去也就太矫情了。

    用一句很通俗的话来说,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犯过错啊,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原谅了那个做错了事情的而已。

    而且,唐爵已经用了这么多年的行动来告诉了她,这些年里,他都在悔过,甚至都在惩罚自己。

    只此一点,就已经够了。

    至少,在溪小沫看来,已经够了。

    “你和我说过……”轩辕清逸的话还没说完,溪小沫就打断了他。

    “是,我和你说过我恨他。”溪小沫继续说着,她并不反驳,“但是我也说过,我爱他,我溪小沫这一辈子,这一生,也就只有可能会如此深爱他一个人了。”

    溪小沫的确是和轩辕清逸说过这些话,但是轩辕清逸选择了自动屏蔽,因为对于他来说,他只要知道小沫是恨唐爵的,就够了,而至于其他的,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我也和你说过,我不介意你……”

    “但是我介意。”溪小沫仍旧打断了轩辕清逸,她看着轩辕清逸愈发冷下来的面色,“轩辕,我不想对你不公平,我爱的人明明是唐爵,即便是我知道他曾经抛弃过我……不,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谁都不知道,到底是他抛弃了我,还是我的记忆出现来问题,这一点我们谁都不知道……”

    “所以,你现在都已经开始为唐爵做开脱了吗?”轩辕清逸近乎嘲讽的说着,“溪小沫,你已经喜欢唐爵到如此地步了吗?”

    溪小沫苦笑,她摇头,“不。”

    轩辕清逸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继续说着,“我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这么喜欢他了,只是那时候的我……并不懂,不懂我溪小沫似乎是除了他唐爵以外,再也喜欢不上别人的人。”

    溪小沫在说这话的时候,心底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股微暖来。

    她笑了起来,“轩辕,或许我现在和你说这些话都有些太过于矫情了,但是我和你说的这些话每一句都是真实的,我不可能离开他,我没办法离开唐爵。”

    “当年是谁告诉我的,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开了谁不能活的?”轩辕清逸的声音越来越冷寒,“现在,你却告诉我,没办法离开他?溪小沫,你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

    溪小沫轻笑,“如果你要是觉得是的话,那么就是吧。”溪小沫已经完全不介意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里等唐爵,我等他来接我。”

    轩辕清逸却是冷笑了起来,笑的极为的阴森,“你是要在这里等他是吗?溪小沫,我会让你这一辈子都等不到他来。”

    溪小沫的面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轩辕清逸身侧的双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你觉得我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么就是什么意思了。”

    “轩辕清逸!你答应过我的!”溪小沫急了。

    “你也已经忘记了你到底都答应过我什么了,不是吗?”轩辕清逸那清冷如寒风的声音幽幽响起,“你那时候说过会尝试着和我一起走下去的,但是后来呢?后来我得到的是什么?是你的不辞而别,是你的背叛!”

    溪小沫听到轩辕清逸说到这里的时候,张了张嘴,可是终究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因为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自己都不清楚。

    她是怎么离开的蓝岛,是怎么回到的清溪镇,她到现在都有些不清不楚,但是直觉告诉她,当年的事情一定和唐爵拖不了关系。

    否则的话,她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的离开蓝岛,还会回到清溪镇,被女王大人找到?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只是这些事情,溪小沫什么都么说。

    因为她知道,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

    “那时候的事情,我只能说抱歉。”溪小沫就那么沉默的看着他,“我……现在只能是他,我溪小沫非唐爵不可。”

    “你现在告诉我说你非他不可了,那么我怎么办?”轩辕清逸的声音轻飘飘的,“溪小沫,你现在来告诉我,我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