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第814章 溪小沫!不见了!

    轩辕清逸的视线落在了夜鸣的身上,“你怎么知道?你是怎么判断的?”

    夜鸣心底不知道在怎么吐槽轩辕清逸呢,但是不管怎么说,眼前的那个男人都是自己的上司,如若她要是说了自己上司的不是,那她极有可能分分钟就要回家领盒饭了。

    “少主,我们就来换位思考一下,如若是唐爵绑架了溪小沫,是少主您去救人,在您明知道溪小沫会在那岛上的情况下,您还会让人轰炸那岛屿吗?”夜鸣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来。

    轩辕清逸微微一愣,“你这是什么问题?”面色看起来可真的是不怎么好。

    夜鸣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了抱歉,但是她还是继续说着,“您看,少主,您做不到是不是?自然,唐爵一样做不到,他想要的不过是溪小沫,而不是要让整个蓝岛消失。但是现在唐爵却是这么做了,他的目的会是什么呢?”

    古剑看了夜鸣一眼,无奈的摇头。

    “夜鸣,这一点少主早就已经想到了。”否则的话,少主也不会不让他多带一些人去蓝岛了,只是因为少主似乎是发现了新的什么事情。

    而且那事情似乎真的是不怎么好啊。

    夜鸣一怔,她有些愕然的看了一眼夜一。

    夜一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表示的确是如此。

    这一点他们谁都看明白了,谁都清楚,只是他们现在唯一想要知道的是唐爵的下落,以及唐爵此时到底想要做什么。

    对于唐爵到底知不知道他们此时在什么地方这一点,他们表示极为的迫切的想要知道。

    因为只有知道了这一点,他们才能更加快速的去准备,才能更好的用最少的资源控制住唐爵。

    唐爵真的是太狡猾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唐爵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们不在蓝岛的,如若萧姚此时要是依旧跟在唐爵的身边的话,那么萧姚应该是告诉了唐爵所有关于蓝岛上的事情。

    既然唐爵都已经知道了蓝岛上的情况了,他要是又知道了溪小沫要是在蓝岛上的话,他不可能还坐得住,他自然会冲到最前面。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唐爵手下,会有那么多的人,他还真是……够让他们大开眼界的。

    夜鸣现在更是不明白了,既然都知道这个道理,那他们现在在这里纠结什么?

    “那么少主,您这一次叫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我们去做吗?”夜一在这时候开口问道。

    轩辕清逸点头,“小沫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

    夜鸣和夜一都是一怔。

    夜鸣可是知道的,少主虽然是表面上没说过什么,但是少主对夜一还是有一些敏感和反感的,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溪小沫曾经和夜一有过一段不清不楚的情况。

    虽然那一段日子里溪小沫只是把夜一当做了一个可以依赖以及信任的人,但是不得不说,即便是如此的情感,轩辕清逸也是很嫉妒的。

    夜一也是在如此的情况下,不知不觉的就是被妒忌上了。

    而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少主从未让夜一去做过溪小沫的保镖,甚至是就算是让他做保镖,也是让他在暗处,而不会让他出现在溪小沫的视线范围之内。

    这一次,少主却是明白的说了,让夜一保护溪小沫。

    夜一也是一怔,“少主……”你真的是知道你自己是在说什么吗?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轩辕清逸的声音依旧是冷冷的,而更多的,也是带上了一丝烦躁来。

    “少主,你等不会是认为,唐爵他会找到这里来吧?”古剑问了这么一句,虽然他觉得这么觉得是有些扯淡,但是,但是那人如若是唐爵的话,这真的是极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如果那个人是唐爵的话。”轩辕清逸冷漠道,“加强周围的防御,我不想让这里成为第二个蓝岛。”

    对于蓝岛的情况,轩辕清逸似乎是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是这么多天里的准备而白费了,轩辕清逸都没有丝毫的意外。

    就好似,如若唐爵真的是死在了蓝岛上了的话,那他轩辕清逸才会失望。

    唐爵要是真的是那么轻易的就死了的话,那他轩辕清逸日后到哪儿玩儿去?他轩辕清逸找谁玩儿?其余的人都太没有意思了,现在也就只有唐爵能够陪着他玩儿玩儿了。

    “是,我这就通知下面的人去做。”古剑立马开口道,如若时唐爵真的是知道了他们现在的这个地方的话,那么他们可是要做好准备,并且是时刻的准备着。

    夜鸣和夜一也是相视了一眼,也就在他们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轩辕清逸再次开口了,“去小沫的卧室。”

    两人眸光都是一怔。

    “我说了,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门是反锁着的,但是我想,那个对于你们来说是小意思。”

    撬门什么的,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小意思,但是,这么去撬溪小沫卧室房间的门,真的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吗?

    夜鸣也就算了,她好歹还是个女的,但是夜一他现在……要是去了溪小沫的卧室,难道轩辕清逸就不会多想点什么事情吗?

    轩辕清逸的眸光一寒,“你们还要继续在这里呆多久?”

    夜鸣等人顿时一怔,继而转身,出门,上楼,朝着溪小沫卧室的方向走来过去。

    当两人走到门口,看着紧闭着的卧室房门,满脸纠结。

    夜鸣问,“马上就要见到溪小沫,甚至是可以和她单独谈谈话了,你是什么感觉?”

    “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觉。”夜一淡淡的笑着,“你也不要想太多,我只是清楚的知道自己什么能得到,什么得不到,如若我知道我能得到她或者是拥有她的话,我还会争取一下,但是这一次……”夜一的话并没有说完,他苦涩的笑了笑后便没有了下文。

    夜鸣的眸光微冷,她极富有技巧性的打开了卧室门,在深吸了一口气后,敲了敲门:

    “溪小沫,我和夜一现在过来看你了。”

    没有声音。

    想来应该是还没有睡醒。

    也就在两人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进到卧室,找一个地方站好的时候,让他么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溪小沫——不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