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第799章 宝贝,等我

    唐爵笑了。

    笑的很开心。

    那一直沉重的心也是在瞬间落了下来。

    僵硬着的背脊松弛了下来。

    唐爵就那么直接躺在了地毯上,他的手里握着滚烫的手机,那张绝美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

    唐爵很开心。

    看的出来,他那漆黑而又深邃的眸子里面所浸含着的笑意,让人心底没来由的就是感到一阵的暖意。

    “宝贝,你再说一遍,好不好?”唐爵的声音里面带着的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溪小沫抿唇,她似乎是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

    可是现在的唐爵哪里肯妥协呢?他好不容易得到了溪小沫的妥协,如若他就这么放弃了的话,他可是会伤心难过好一阵子的。

    “宝贝,你就再说一遍好吗?”

    “我说了,你就会听我的话,是吗?”溪小沫问着。

    唐爵沉默了一会儿,继而道,“我可以看看,或者是找人商量一下。”

    溪小沫很着急,“这不过是你一句话的事情,哪里需要去找别人商量?你不要做这些多余的事情,我现在只是想要自己安静安静,我只是想要知道,我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我……”

    “这些事情你都不用想,我难道没有和你说过你接下来的一切,都会由我来安排吗?”唐爵接过了溪小沫的话问。

    “我的路哪里需要你来安排?”溪小沫反问,“唐爵,我们现在和以前根本就不一样了好吗!”

    “哪里不一样了?你还是我老婆,我还是你老公,不信的话,你看看,我的手上还带着你给我戴上的戒指呢。”

    一说到戒指,溪小沫的目光便落在了自己无名指上的那戒指上。

    很简单大气的一枚戒指。

    溪小沫也知道,这是唐爵亲手做的。

    “所以,现在无论你是在什么地方,我都会跟着你的。”唐爵淡淡的笑着,“现在就是你在什么地方,老公就会去找你。”

    “这里不适合你来。”溪小沫说着,“如若你要是来了这里的话,你会……死的。”

    “你这是在担心我,是吗?”唐爵笑着,“你是担心我会受伤,你担心我会死掉,是吗?”

    溪小沫这一次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回答,“是,我担心你会受伤,我担心你在我面前死掉,我这么回答你,你满意了吗?”最后的那声音中都带着些许的怒意了。

    “我很满意的呢。”唐爵自然的躺在地毯上,唇角上的弧度一直都没有散去,“宝贝,我真的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我现在会如此开心。”

    溪小沫被唐爵的话说的有些发蒙。

    “你……唐爵,你到底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溪小沫都快要急死了。

    虽然溪小沫现在是不知道蓝岛的情况,但是现在这里的人的身手可都不一般,即便是唐爵的能力再厉害,他也不可能毫发无伤的出入这里。

    溪小沫看的出来,那写个名为保镖,实际上不过是未来监视她行动的人们的身手可真的是不简单。

    至少,在溪小沫看来,她是打不过他们。

    “我明白。”唐爵笑着,“但是就是因为我太明白保镖你的意思了,以至于让我不能不管你,不能就那么让你一个人去想清楚,想明白……保镖,我已经等了太长时间了,我已经等不下去了,所以,这一次,我是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你……”

    “所以,让我来找你,知道吗?”唐爵问。

    溪小沫想要回答,可是这一次,她的话还没开口呢,唐爵那边的声音就继续传来了。

    “那么宝贝,你就乖乖的等着我,而至于你所想要的答案,我也会给你,所以你要等我,千万,要等我。”

    音落,唐爵这一次是不给溪小沫回话的时间,便挂了电话。

    唐爵这是第一次挂溪小沫的电话。

    溪小沫愕然的看着自己手中已然滚烫的手机。

    他,他怎么能这么任性!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溪小沫的心脏跳动的很快,前所未有的快。

    溪小沫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着到底是兴奋的,还是激动还是害怕。

    她握着手机,就那么站在那里发呆。

    而此时,客厅里还看着书的夜鸣看了溪小沫一眼,她还诧异,是谁给她打电话,打那么长时间呢。

    她刚想问,就看到溪小沫拿着手机走了过来,她的口里还说着:

    “知道了,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女王大人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夜鸣顿时就挑挑眉,看起来似乎是有些无聊的样子。

    她就说,溪小沫这个时候还能给谁打电话打这么久。

    这是和溪芸嫣,溪小沫的母亲打电话啊。

    夜鸣放下了手里的书,继而正色的看着溪小沫,她就好似突然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

    “溪小沫,你……”夜鸣惊讶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却是没有看她,而是将视线落在了别处。

    夜鸣更是觉得好玩儿了,她走了过去,仔仔细细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你不会是……哭了吧?”夜鸣问,她觉得这事儿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奇啊,而是真的是特别的好玩儿啊。

    “好奇怪,溪小沫,真的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也会哭。”夜鸣哈哈哈的笑着,“你说,如果我把这事儿告诉了少主的话,少主会……”

    “如果你敢告诉轩辕清逸的话,那么我就会告诉他你今天和我所说的一切,一字不落。”溪小沫冷冷的看着她,“我们到时候就看看,他到底会帮谁,怎么样?”

    这根本就不用看好吗!

    轩辕清逸的整颗心都在溪小沫那里了,他怎么可能会听她的话?

    溪小沫冷然的看了夜鸣一眼,继而冷声道,“如若你要是没有什么事儿的话,你现在最好离我远一点。”

    夜鸣被如此的溪小沫气的可真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这女人真的是太气人了,如若不是因为溪小沫她动不得的话,她现在一巴掌就糊上去了好吗!

    溪小沫的面色上看起来很是冰寒,可是没有人知道,溪小沫此时到底有多焦虑。

    她现在在害怕,害怕唐爵他会……真的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