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6.第796章 宝贝,我怕

    溪小沫苦笑,“你不要去抠字眼了。”

    “我没有。”唐爵依旧温和,“这么多年我都已经等下去了,不在乎接下来继续等。”

    “没有必要。”溪小沫一字一顿的说着,“唐爵,真的没有必要,你很好,你有……”

    “既然我很好,那么你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和我在一起呢?”唐爵接过了溪小沫的话来,“你看,这么好的我都还在你的身后等着你呢,只要你的一个回头,你就可以看到我,你怎么会,不喜欢如此的我呢?”

    溪小沫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如此的唐爵呢。

    她只是不敢喜欢了。

    只是害怕自己还会再次受到伤害而已。

    “宝贝,如若你是害怕再次受到伤害的话,那么你就把我有的一切都交给我好不好?”

    唐爵就好似知道溪小沫到底是在害怕什么一样,他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安抚的味道。

    溪小沫没有说话,她好似一直都在想,她自己也是在想,这么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没有关系的,你看我说过,我不会骗你的,我从未……”唐爵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他自己都忘记了,自己到底有没有骗过溪小沫。

    唐爵在这个时候是烦躁的,对于自己失去了那一段记忆的烦躁。

    溪小沫抿唇,即便是他失去了记忆,他还是记得这一句话的。

    就算是在那个时候,在她那一段凄惨的记忆里,他也是没有欺骗过自己的。

    溪小沫的唇角上不觉得浮现起来一丝笑意来。

    只是那一抹弧度很淡,就好似转瞬间就会消失一样。

    “宝贝,我……我说了,我忘记了那个时候我自己到底都做了什么,我可以让我自己记忆起来,甚至是可以让我想起一切,但是我怕。”唐爵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

    溪小沫知道他在害怕什么。

    可是即便如此,溪小沫也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听着唐爵的声音。

    “我害怕,在我都想起来了,在我都知道那些事情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后,我会害怕和你在一起,我会害怕我自己无法再给你幸福,我怕……你再也不能再我的面前笑起来。”唐爵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沉闷,“所以,就算是我知道自己知道了那个时候的事情,或许对于我来说会好很多,但是……我没有那个勇气去看。”

    溪小沫当然是明白这种感觉的,但是这个明白是一回事,真正的去做又是另外一件事。

    “你……”溪小沫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在深吸了一口气后,继而道,“你没有必要,唐爵,我们……”

    “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唐爵一口打断饿了溪小沫,“真的,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你不要让我失去所有的勇气,宝贝,你就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不好吗?你就让我好好的等着你吧。”

    溪小沫的视线已经模糊了,就好似整个眼眶都被雾气所掩盖了一样。

    “不好。”溪小沫依然拒绝了他,“我不想耽误你,唐爵,你适合更好的女孩,你应该同意唐华耀的安排,你……不对,是我们不适合,我们之间真的是一点都不合适。”

    “但是我们相处的都很好,不是吗?难道在这一段日子里,你不开心吗?宝贝,你实话告诉我,你真的不开心吗?”

    溪小沫是开心的,是幸福的,但是就算是如此又能怎么样?

    那时候的她什么都不知道,那时候的唐爵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唐爵所记住的是他们曾经美好的回忆,而忘记了他们之间痛苦的记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当他们都记起来了所有后,他们怎么可能再继续幸福下去?

    “唐爵……”

    “回答我,你开心吗?”唐爵不肯放过溪小沫,“你曾经说过的,你不会骗我,所以现在你告诉我,那时候的你是不是还爱我,你是不是很……开心?”

    溪小沫深吸了一口气,“你是想要听实话,是吗?”溪小沫的声音很低,哑哑的,就好似,这声音是她用尽了极大的力气才说出来的一样。

    唐爵不觉的就屏住了呼吸,“是,我想要听你的所说的实话。”

    溪小沫笑了笑,实话啊……

    那么,她就说吧。

    反正,到时候他们也不一定还会继续再见了。

    “好,我都告诉你,我……很快乐,和喜欢你,甚至可以说是,我在那个时候很爱你。”

    唐爵的心脏就和突然停止了跳动一样。

    “我真的就是和又回到了小时候一样,那么那么的喜欢着你,我一直都在问我自己,我怎么会喜欢你,怎么会这么这么的喜欢你……你一定不知道,不,你是肯定不知道,我在那一段时间里,到底有多么的爱你。”

    溪小沫觉得自己都已经疯了,她竟然可以为了他而反对溪芸嫣所说的话,她甚至还疯狂的想过,如若溪芸嫣继续反对的话,她就和她死磕到底。

    但是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她深爱着他的原因。

    不过现在想来,溪小沫却是觉得如此的可笑。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溪小沫的话音一转,“唐爵,你现在告诉我,就算是我那时候那般的爱着你,这又有什么用?你是能让我忘记一切,还是能让我们重新开始?”

    唐爵被溪小沫问的哑口无言。

    “我们可以重新在一起,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唐爵的声音低低的。

    溪小沫笑了,笑的有些讥讽,“这不过是你的想法,因为你是真的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但是我不一样,唐爵……我现在和你不一样。”

    “不,我们现在都是一样的。”唐爵急急的说着,“宝贝,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多想,我说过的吧,你只要看着我,也只需要看着我一个人就可以了,而至于其余的,你不要管不要看,也不要去听,你知道吗?”

    “但是你觉得,这可能吗?”溪小沫依旧是笑着问唐爵,“你难道就不觉得,你在说这话的时候,很……不过大脑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