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3.第793章 他们说,我会死的

    溪小沫的声音一直都是淡淡的,甚至是没有什么起伏波动,甚至就连她的神色都是淡淡的,坐在距离溪小沫不远的夜鸣也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便继续看起来自己手里的书来。

    溪小沫的声音并不大,夜鸣如若是想要听溪小沫到底是说了什么的话,她需要向前坐坐,但是对于夜鸣来说,溪小沫现在到底是在给谁打电话,这个真的不是她所好奇的。

    溪小沫的手握着扶手栏杆上,眸中清凉。

    “小沫……”唐爵最先做出妥协,“我们,现在可不可以先不要想那些事情?”

    溪小沫故作疑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唐爵就靠在落地窗上,微凉的手放在玻璃上,眉宇间所浸含着的是凉凉的冷。

    “宝贝,你这样的话,我很会害怕。”唐爵直言,“我不喜欢这样的你。”

    “但是实际上,这样的我,才是最真实的我。”

    “不,你不是这样的。”唐爵立马道,“宝贝,你不是这样的……”

    “如果你接受不了这样的我的话,那么你可以选择放弃我。”溪小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听到溪小沫这么说,唐爵反而是笑了起来,“我怎么可能会放弃我的宝贝呢?我就算是放弃了全世界,我也不可能放弃我的宝贝的。”

    “但是你早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放弃过我了,不是吗?”溪小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她根本就没打算把这事儿给说出来的,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她就是想要知道,那时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时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她,又到底遇到了什么。

    “我没有。”唐爵立马反驳。

    “你有。”溪小沫并不打算松手,既然她已经开口问了出来了,那么她就必须继续问下去。

    她不能就如此半途而废。

    “我没有!”唐爵的声音不觉得就有些尖锐起来,“宝贝,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我告诉你,我没有!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放弃你,如果你说我放弃过你,那一定是你记错了,要不然就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不会的。”溪小沫似乎是很累的样子,她笑的有些恍惚,“唐爵,我是不会记错的,我亲眼看到你离开了我,我亲眼看到的!”

    溪小沫的声音有些没有收住,客厅里的夜鸣有些诧异的抬头,看了溪小沫一眼,在看到她背对着自己后,夜鸣也没有说什么,甚至是没有起身去问溪小沫,这电话到底是谁的。

    溪小沫抿唇,这一次,她没有立马得到唐爵的答案。

    她在等,继续等着。

    可是她也知道,唐爵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也知道,即便是自己继续这么等下去,她也等不到他的回答,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唐爵和那时候的她一样,也都忘记了那时候的事情。

    即便是,现在的唐爵似乎是还不知道,那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宝贝,有的时候,亲眼看到的东西,也不一定是真的。”唐爵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很多时候,亲眼见到的,也有是假的,你为什么就不好好想想,你所看到的到底是水费的,还是假的呢?”

    溪小沫一愣。

    她开始问自己,那时候的她看到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溪小沫现在自己都不明白,也不清楚,那时候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就好似,那就如同是一场梦魇一样,就如同她只是活在了那一场让她颤栗不已的梦魇中,再也出不来了一样。

    “宝贝……”唐爵屏住呼吸,他在等溪小沫的回复。

    可是溪小沫这一次却是什么都没说,她就好似真的是在想,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样。

    “唐爵,如若,我说的是如果……”

    “不,什么如果都没有,你什么都不要多想,你好好的在那里等我,我会去接你,等我到了,等我过去接上你了,你有什么事情都和我直接说。”唐爵直接打断了溪小沫,“我不是在和你说笑,也不是在和你闹,而是在和你很严肃的说这事情。”

    溪小沫没有回答,没有回复。

    “我知道你现在很有可能是想起来了什么,也很有可能是……知道了一些我所不知道,或者是我们知道的不一样的答案,所以这一切都没有关系,你可以回到我身边,然后我们一起,一起去找那个问题的答案。”

    溪小沫一如既往的沉默。

    唐爵抿唇,继续道,“我……我手上有所有问题的答案,包括很多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但是……但是我不敢去看。”

    溪小沫心底有些诧异,她只是不明白,唐爵为什么会不敢。

    在她的印象中,在这个世界上,可是没有唐爵不敢做的事情的。

    “我说我不敢,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还是你觉得我现在有点软弱?”唐爵的声音中带着些许自嘲的味道,“我不怕告诉你,宝贝,我害怕,我很怕。”

    “为什么?”溪小沫不由自主的就问了出来。

    是了,为什么会害怕?

    只要是不明白的事情,看了你手里的那些东西不就好了吗?这些事情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为什么?”唐爵笑了出来,“你说这是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我会这么害怕?因为,我怕得到我不想要的答案,我怕这样的我会……彻底的失去你。”

    溪小沫兀然沉默了下来。

    紧握在栏杆上的手已经紧紧的我在了一起,甚至指尖上都泛起了青色的痕迹来。

    “我……忘记了那个时候的事情。”唐爵突然开口说道。

    溪小沫心底一松,果然,他是忘记了那个时候的事情,只是,这些都是为什么?

    她想不明白。

    “为什么会失忆?”溪小沫问,“或者是说,你为什么会忘记那时候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我自己承受不了。”唐爵笑的有些自嘲,“那时候的我,他们说,那时候的我很吓人,他们都害怕我随时都会自杀,所以……我把自己给弄的失忆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