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第785章 我放不下……唐爵

    夜鸣疑惑,“为什么?”

    溪小沫笑着摇头,“有些话是不能说的太明白的,但是你要明白我所说的话,我和唐爵之间的事情,太过于复杂了。”

    “但是现在你们已经有孩子了,不是吗?你们现在……”

    “但是你也要知道,这个不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溪小沫唇上的血色一点点的退下去,“夜鸣,你知道的,这个不是我的第一个孩子。”

    夜鸣当然知道了。

    起初夜鸣是不知道的,甚至岛上没有一个人知道溪小沫曾经是滑过胎的。

    直到后来一次,溪小沫晕倒了过去,檀越过来给她做检查……说出了那事情的时候,众人才惊诧不已。

    那时候少主大发雷霆,如若不是溪小沫拉住的话,少主很有可能就带着人去和唐家干起来了。

    但是那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溪小沫却是一直都没说。

    她只是和他们说了一句:我恨他。

    而这里面的他,他们也都知道那个人是谁,除了唐爵以外,真的是没有其余的人了。

    “那……”夜鸣想了想,她原本是不想问的,但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那么,那个你的第一个孩子,是唐爵……的吗?”

    溪小沫抿唇,不语。

    而那嘴唇的颜色却是苍白无比。

    “算了,你要是不想说的话,你就不要说了,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很吓人。”夜鸣连忙说着。

    溪小沫的视线有落回到了风筝上去了。

    “你很喜欢风筝。”夜鸣转移了话题,“可是溪小沫,你——”

    夜鸣的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天空的那风筝瞬间就给飘走了。

    夜鸣诧异的看着溪小沫,“你——你——”你怎么松手了。

    溪小沫手里的风筝线已经不见了。

    溪小沫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越飞越远的风筝,笑着,“我就是想要看看,如若要是没有线的拉扯的话,它会飞多远。”

    “它没有了线的拉扯的话,它迟早有一天会坠落下来的。”夜鸣的声音淡淡的,“很有可能会是粉身碎骨。”

    溪小沫点头,似乎是很是赞同她说的话一样,“是呢,如若要是没有牵扯的话,它很有可能会跌下来,而且还是粉身碎骨。”

    “那么,如若你是那个风筝的话,你是想要被人牵着,还是想要让人放飞了你?”夜鸣问。

    溪小沫怔了怔,而后一字一顿的说着,“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回答?

    溪小沫笑,“是,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是风筝,所以我不知道。”

    “我是说,如若你是风筝的话。”

    “但是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如若这种事情的发生。”溪小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所以,千万不要在我这里问我,如若怎么样,如若怎么样,因为我永远都不会知道如若的事情,到底会怎么样。就和你说的,如若唐爵站在我的面前,我会怎么办一样,我不知道。”

    夜鸣的视线落在溪小沫的身上,这一次,她是安安静静的看着溪小沫,就好似她以前根本就不认识溪小沫这个人一样。

    “溪小沫,你变了很多。”夜鸣兀然开口说道,“你和我所认识的那个人差了好多。”

    “哦?那么你来告诉我,你所认识的那个溪小沫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冷漠无情的。”夜鸣自然的开口说道,“那时候的溪小沫是彻头彻尾的,没心没肺的人。”

    溪小沫在等,她在等夜鸣会说什么。

    “但是,她虽然是个冷漠无情、没心没肺的人,但是她也知道收敛,她知道怎么去做才能不伤害身边的人。”夜鸣叹了一口气,“但是现在的溪小沫和那时候的她却是不一样了。”

    “怎么就不一样了呢?我还是我。”

    “不,溪小沫你变了。”夜鸣反驳,“也兴许,你还是你,你现在不只是没心没肺了,你现在可以为了达到你的目的不择手段。”

    “这……和我以前难道有什么区别吗?我以前难道就不是这样的人吗?”溪小沫惊诧不已,“如若你要是觉得,那时候的我不是这样的话,我……我是不是应该放鞭炮庆祝一下?”

    夜鸣看着如此的溪小沫,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但是她不能。

    “算了,我发现我今天和你在这里就是浪费口舌。”夜鸣摆摆手,并不打算继续和溪小沫说下去了。

    溪小沫看着不时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轩辕清逸,在他看到溪小沫放了手里的风筝的时候,还有些诧异。

    而在看到溪小沫笑着对自己招手后,轩辕清逸也就没有过来。

    不论她做什么,只要她能开心就好。

    不过是一个风筝而已。

    即便是那个风筝是他和她一起做的。

    “夜鸣,我今天和你说了这么多,那么你现在是不是也应该和我说点什么事情了?”

    夜鸣看着溪小沫,“你这是想要问我什么?”

    溪小沫想了想,继而问道,“说吧,你们有什么计划。”

    夜鸣一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能有什么计划?”

    “我知道轩辕这个人,如若不是有什么计划的话,他不会这么放心的在这里陪我。”

    “那是你把主子想的太……”

    “夜鸣你也可以了,我都已经说了,我了解轩辕清逸,虽然算不上是彻底的了解,但是也能了解个三分。”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夜鸣很是奇怪,“而且就算是我们有什么计划的话,这似乎也是和你没有什么关系的,不是吗?”

    “如若这事和唐爵有关呢?”

    夜鸣心底顿时咯噔一声,不过她面色却是没有丝毫的不对。

    “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夜鸣的面色依旧是淡淡的,“还是说,溪小沫你还是放不下唐爵?”

    溪小沫也没有反驳,“是,我放不下他。就和我和你说的一样,只要我闲下来,我就会发了疯一样的想他,我现在还放不下他。”

    “难道你就不怕,这话要是被少主听到了的话,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吗?”夜鸣很是奇怪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平静道,“他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也知道我放不下他。”

    夜鸣诧异的挑眉,这叫什么事儿?

    “所以呢?”夜鸣问,“所以你是觉得,就算是你现在告诉少主,你喜欢唐爵,甚至是忘不掉他的话,少主也是不会动怒的,是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