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第783章 唐爵他失忆了

    扯着风筝线的手微微一僵。

    溪小沫一怔,她唇角上的笑意有些僵。

    却是,她没有回答夜鸣的问题。

    夜鸣却是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溪小沫,你还是打算什么都不回答我吗?”夜鸣的声音中浸着一丝嘲讽。

    溪小沫的视线落在了夜鸣身上,“你想要知道什么。”

    溪小沫问的不是疑问,而是称述,她想要知道,夜鸣为什么突然会问她这些问题。

    夜鸣笑了笑,“我想要知道什么吗?如果我要是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想要知道什么的话,你会不会觉得我现在很可笑?”

    溪小沫摇头,“不会。”

    “真的是不会吗?”夜鸣继续问,“就好比,我明知道他不会喜欢我,他一直都喜欢你一样。”

    溪小沫沉默了下来,她知道夜鸣说的那个他是谁。

    “但是你也知道,我和他之间是不可能的。”溪小沫的声音淡淡的,“我在很早以前就和他说过了。”

    “但是你和他说过了,也不能阻止他继续喜欢你。”夜鸣的声音中不觉的就带上了一丝讥讽的味道。

    溪小沫嗯了一声,她承认,感情这种东西,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那么,别的办法我也没有了。”溪小依旧扯着手里的风筝线,她开口继续说着,“感情这东西,我控制不了别人会怎么样,我只……”

    “你只管你自己会怎么做,会怎么想,怎么做才能让自己开心……你管的都只是这些,是吗?”夜鸣接过了溪小沫的话,“但是,溪小沫,难道你就不觉得这么做的你特别的自私吗?”

    溪小沫毫不反驳夜鸣所说的话,“我自私与否,似乎和你是没有关系的吧?”

    “但是这样的你,会让我看不惯,我不喜欢你这样的人。”

    “我也早就说过了,我不喜欢你,所以你也没有必要委屈自己喜欢我。”溪小沫的声音依旧平淡,“我不喜欢麻烦的事情,事情能怎么简单就怎么简单的来。”

    “那么是不是说,如果唐爵出现在了这里的话,你就会跟着他走,然后再对少主说一句对不起?”

    溪小沫有些恍然,她唇角上的弧度很淡,但是她却是依旧道,“不,不会。”

    她不会跟着唐爵走,在她的心结没有解开之前,她是不会走的。

    她想要安静的想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过她接下来的人生。

    “不会吗?”夜鸣对于溪小沫的这个回答有些惊讶,因为在她看来,溪小沫对唐爵的爱可真的是……让她有些发指了。

    “溪小沫,我想不明白一件事情,你能不能告诉我?”

    溪小沫摇头,“我不想告诉你,所以你也不要问我了。”

    夜鸣的面色微微一变,“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让人讨厌。”

    溪小沫淡然一笑,“彼此彼此。”

    虽然溪小沫是这么说,但是夜鸣还是打算继续问下去,“既然你如此喜欢唐爵,即便是失忆了,你还是能再次喜欢上唐爵,那么现在为什么你恢复了记忆,却能做到不去想他?”

    这一次,溪小沫的视线是落在了夜鸣的身上了,她就那么看着她,安静的看着。

    夜鸣有些诧异,但是她却是什么都没说,也就那么对视着溪小沫。

    溪小沫笑了起来,笑的很是温和,“因为我接受不了。”

    夜鸣一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是很奇怪是吗?奇怪我怎们能做到不去想他?”溪小沫的声音很淡,就好似海风一吹就会散了去一样,“但是我有告诉你,我不会想他的吗?我有告诉你说,我一点儿都没有想他?不,我想他,我甚至想要见他,发了疯一样……”

    夜鸣立马回头,而在看到距离她们还有一定距离的轩辕清逸后,方才长嘘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这话没有被少主听到,否则的话,她一会儿可能就会……完蛋了。

    溪小沫好笑的看着夜鸣的动作,她继续说着,“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只有爱情就可以走下去的。”

    “在你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你们不也很好,很开心的吗?”

    溪小沫笑,“是,因为那时候的我们,谁都不知道那时候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夜鸣不明白溪小沫的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谁都不知道?你……”夜鸣可是记得,那时候的溪小沫可是说过唐爵他——

    溪小沫苦笑,“那时候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我连自己都已经记不清楚了,我甚至都不知道那时候我的记忆到底是不是清楚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夜鸣有些糊涂了。

    溪小沫摇头,“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在想什么。夜鸣,我现在说的话可能连你都不会相信。”

    “没关系,你现在说,我可以听。”夜鸣的声音也是在不觉间放柔了下来,“当然,如果你要是不想说的话,那么就算了。”

    溪小沫深吸了一口气,视线落在空中的风筝上,她的声音淡淡的。

    “我不知道,唐爵为什么也会和我一样,失忆了。”

    夜鸣猛地一怔,“你是说唐爵他也失忆了?不能够啊,他在我们的面前可是……不对,我们可都是看的出来的,唐爵什么都记得,他怎么可能失忆呢?”

    溪小沫摇头,“具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只知道的是,他忘记的只是我的那一段记忆,他……忘记了所有那时候的事情。”

    “你是说,唐爵记得所有,但是独独不包括你的……”夜鸣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她有些担忧的看着溪小沫。

    别问夜鸣为什么会这么看着溪小沫,她只是觉得溪小沫这样太可怜了而已,其余的,她也没有多想。

    夜鸣是讨厌溪小沫的,她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溪小沫点头,笑的愈发的苦涩。

    她这些日子里一直都在想,那时候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这样,甚至自己都在想,唐爵为什么会忘记。

    她有的时候会忍不住的认为,实际上唐爵是记得所有的,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演戏。

    可是在这几天里的思考里,她得到了答案。

    “是,他失忆了。”溪小沫深吸了一口气,“忘记了那件事情,所有的事情,他都……忘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