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第779章 关于催眠

    程牧阳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才慢慢的说着,“不是我找的人。”

    溪芸嫣嗤笑,“不是你找的人,那难道还是唐爵他自己找的人不成?”

    程牧阳点头,“是,那时候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状况,即便是他什么都不做,他自己都很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

    溪芸嫣没有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很有可能会自己要了自己的命?程牧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程牧阳笑,“那时候的唐爵,可是没有现在这么成熟,他虽然早熟很多,但是那时候的他,终究不过还是个孩子。”

    “所以呢?”

    “他不敢去找小沫,不敢找你,只敢偷偷的在暗处看着你们。”程牧阳笑着,“你可以放心,他没有想着做其余什么不好的事情,他只是在暗处看着而已,他如若要是一天看不到小沫的话,他会……病。”

    “病?”溪芸嫣诧异,“你是说……”

    “没错,那时候阿爵的精神状况并不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知道,他哪里都不去,只是在暗处看着小沫,他害怕小沫在下一秒消失不见,几乎是二十四小时的看着小沫。”

    溪芸嫣依旧沉默。

    “他几乎不闭眼睛,几乎不休息。”

    溪芸嫣的眉头已经拧了起来。

    程牧阳叹息,“我和你说这些不是想要你同情他,你也不会同情那时候的他,因为那时候的小沫比他还要……”程牧阳后面的话没有说,而是转了口风,“唐爵找到我的时候,他就和我说过,他要是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小沫都好了,他也好不了。”

    “所以?”

    “所以,他找到了唐家的私人医生,那时候的贺大夫。”

    溪芸嫣是知道这个人的,医术很厉害的一个大夫,他几乎是什么都会,如若说是他给唐爵做了什么的话,或许她是真的相信了。

    因为那一位老医生是什么都有涉猎,甚至是有些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他确实都能做到。

    “他是让贺大夫给他自己做了催眠,是吗?”溪芸嫣问。

    程牧阳有些诧异于溪芸嫣竟然知道催眠这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难道唐爵还能允许别人在自己的脑袋上动刀子吗?”溪芸嫣冷笑,“唐爵他终究是唐爵,不管是他做了什么,他都是唐爵。”

    溪芸嫣的这话的意思很简单,正是因为他是唐爵,所以不管唐爵有多狼狈,他都是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的。

    “是,他让贺大夫给自己做了催眠。”程牧阳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是深度催眠。”

    “所以,他就忘记了一切,让自己从痛苦里解脱了出来,是吗?”溪芸嫣的眸光有些冷。

    或许在某一种程度上来说,溪芸嫣是可怜唐爵的,但是如若要是站在她女儿的角度来看的话,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活该!如若不是因为他的话,她的女儿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一出事情来!

    “不,你可能不会相信,唐爵只是选择隐藏了一部分,那部分他和小沫最痛苦的记忆,他选择了忘记它。但是,关于小沫的其余的记忆,他都是清清楚楚的记得的。”程牧阳的声音愈发的柔和了下来,“或许我说的这些你都不会相信,但是我也只是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了你而已。”

    “没有了吗?”溪芸嫣继续问。

    “不,还有。”程牧阳笑着,“我记得,他那时候对贺大夫说:请不要让我忘了她,请让我记得我还深爱着一个叫做溪小沫的女孩,请告诉我,我如若见到了她便会一辈子对她好,不离不弃。”

    “什么……意思?”溪芸嫣还是有些不明白。

    程牧阳笑了,“很简单的意思,唐爵那是在要求贺大夫给他下暗示,一个很好的暗示,至少,那对小沫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暗示。”

    溪芸嫣的眉头紧蹙的更加厉害了,“那按照这个意思来说就是,其实唐爵并不是真的爱小沫,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暗示在做鬼吗?”

    “不,芸嫣,你想多了。”程牧阳无奈,“他只是要求贺大夫让他自己不要忘记了自己对小沫的爱,让贺大夫给他暗示,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他爱的人是溪小沫,没有别人。他见到了那个叫做溪小沫的女孩,就要一辈子的都对她好,不会有其余的人。”

    溪芸嫣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

    “你现在是不是还是觉得,唐爵是一个心狠的人?或许,他对别人来说,的确是个心狠的存在,但是如若要是放在小沫身边的话,唐爵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你也都清楚的,不是吗?”

    溪芸嫣自然都是知道的,但是如若就是因为这些事情,就让她原谅了唐爵的话,那么真是抱歉了,她溪芸嫣做不到。

    “我给过唐爵不止一次机会。”溪芸嫣冷漠的说着,“有些事情我也并不是不知道,如若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我也不会同意他和小沫在一起。我早就说过了,就算是小沫再怎么爱唐爵,只要我不同意,他和小沫就一定不可能在一起。”

    程牧阳看着溪芸嫣,他这一次没有插话,而是在看她要说什么。

    “但是唐爵让我太失望了,而这一次的事情让我彻底的明白了一件事情。”溪芸嫣顿了顿,“亲人永远都是亲人,不管对方做了什么,那永远都是自己的亲人。”

    程牧阳没有明白过来,溪芸嫣的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正是因为那些人都是自己的亲人,所以不论他们做了什么,他都是可以无条件的原谅他们。”溪芸嫣冷笑着,“你不要在这里和我说唐爵已经和唐家彻底决裂了,这话,要是偏偏别人指不定还能相信,但是如若想要骗我?我看你还是省省心吧。”

    “难道……难道芸芸你还真指望唐爵去杀了傅一凌不成?”程牧阳笑的有些无奈,“不管傅一凌做了什么,她终究是唐爵的母亲,就算是……”

    “所以我说了,亲人终究是亲人,而我又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的嫁给这样的一个男人呢?我真的是糊涂了,竟然还想着将自己的女儿往那样的一个地方推去,那些人可都是想要杀了她的人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