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第778章 抹除记忆

    程牧阳对溪芸嫣的话无言以对,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

    溪芸嫣将自己的手从程牧阳的手里抽了出来,“我不管当年,唐爵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不论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只看最后的结果。”

    “难道你就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吗?”程牧阳问,“那并不是他所想要看到的,那不过是他的一次失误,他……”

    “他的失误造就的却是小沫一辈子的痛。”溪芸嫣冷声道,“就算是我给了唐爵机会,那谁给我一个机会?”

    “芸芸……”

    “程牧阳,我不想因为别人而让我们吵架。”溪芸嫣在努力的控制自称的脾气,“但是,如若你还要继续为唐爵说什么的话,那么我想我们也就没有继续在一起的必要了。”

    程牧阳的嘴唇猛地紧抿在一起。

    溪芸嫣就这么看着他,“我这不是在威胁你,也不是在恐吓你,我这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当初的事情,我要怎么做,那都是我的事情,我不想要你进来掺和。”

    “可是,当年的事情,你所知道的并不全面。”程牧阳立马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所有的,我所知道的事情。”

    “既然唐爵都知道,那这些年以来,他为什么要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他这是在做给谁看?”

    “他没有做给谁看,也没有装什么都不记得了的样子,因为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程牧阳苦笑,“我之前就说了,他忘记了,忘记了所有……让他痛苦的记忆。”

    溪芸嫣的面色一紧,“你什么意思。”

    程牧阳摇头,“就是字面意思,阿爵当年太痛苦了,因为就和你说的一样,如若不是因为他把小沫交到了老爷子的手上的话,或许小沫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如若不是因为他的自以为是,小沫也就不会失踪了……那时候小沫到底是生还是死,没有人知道。”

    溪芸嫣安静了下来,她听着程牧阳继续说着。

    “那时候唐家的势力到底有多大,你不是不知道。但是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唐爵却是没有丝毫关于小沫和你的消息,就好似你们再整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唐爵在害怕,他怕小沫出事,害怕她就这么彻底的离他而去。”

    “如若唐爵真的是救了小沫的话,为什么我找到她的时候,她还……”溪芸嫣深吸了一口气,“我找到她的时候,她还被关在那个该死的地方?你不知道,那个地方到底有多恐怖,你永远都不知道,那个地方对小沫来说,到底是个多阴森吓人的地方。那里,就是小沫的梦魇所在。”

    “这些事情,我并不知道。”程牧阳淡淡的说着,而更多的,却是满满的歉意,“我只能继续说我所知道的事情。”

    “好,那你继续。”溪芸嫣的表情淡淡的,但是那双眸子深处却是浸着淡淡的着急。

    实际上,关于当年的事情,她也是想要知道的,因为那时候具体是怎么样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她想要知道,想要迫切的知道这一切。

    “唐爵在没有小沫消息的那一段日子里,他差一点就毁了自己,如若不是因为唐家人发现的早的话,唐爵很有可能就……不在了。”

    溪芸嫣震惊,“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唐爵还想着自杀不成?别说笑了,唐爵要是能自杀的话,那除非地球毁灭。

    “不要不相信你所想到的。”程牧阳笑了,只是那笑中还带着些许的苦涩,“你并不知道,小沫之余唐爵来说,到底是什么。”

    “难道还能是他的命不成?”溪芸嫣还真是不相信,那时候的唐爵才多大?

    自小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成长到现在他就没有遇到过挫折,永远都是被人恭维着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想到自杀?

    而且,小沫和他的感情能有多深?那时候的他们才多大?

    “不。”程牧阳摇头。

    溪芸嫣嗤笑出声。

    程牧阳却是继续说道,“如若真的只是把小沫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的话,那唐爵也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因为直到现在,我们都不能确定,小沫之余唐爵来说,到底是什么。我们所知道的,只是小沫对于唐爵来说很重要,到底有多重要,重要到什么地步,没有人知道。”

    溪芸嫣越是在这是时候沉默了下来。

    “如若非要举一个例子的话,那就是如若唐爵知道小沫真的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的话,他会紧跟着离去。”

    “你并不是唐爵,你怎么知道他会立马跟着离去?”溪芸嫣对于程牧阳的这个说法并不信服。

    “因为他给我说过。”程牧阳叹息,“那时候他就如同濒临灭绝的生物一样,垂死挣扎,我问他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的时候,他告诉我说:我只是在确认,只要确认了她没事就好。”

    程牧阳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停住了,他的唇角上带着一丝苦涩的笑意。

    就好似,她又回到了那一天一样,就好似又看到了那个时候的唐爵一样。

    “后来我问他,如若现在小沫已经不在了的话,他会怎么办。”程牧阳说到这里抬起了头来,视线落在了溪芸嫣的身上,“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告诉我说:没关系,我会立马下去陪她,她一个人在下面,会害怕的,她很胆小,怕黑。”

    程牧阳恐怕永远都无法忘记那时候的唐爵了。

    不论现在的唐爵到底有多大的权势,是多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他都记得,不过在短短几年前,唐爵有多痛苦,那时候的他有多么的狼狈不堪。

    溪芸嫣沉默了。

    “后来,他得到了消息,小沫和你都好好的,只是那时候小沫的状况不太好。”程牧阳笑的有些苦涩,那时候的他也是想要过去找她们的,只是那时候并不是个好时间段,如若他去了,面对的只会是溪芸嫣的抗拒。

    “唐爵因为自责的原因,他也一直都不敢出现在你们面前。原本我以为,他在找到了小沫后,他会好起来,却不曾想,唐爵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而开始变本加厉起来。”

    “所以,你就找人给他,把他的那一段记忆给抹除了,是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