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第777章 程牧阳所看到的(必看!)

    溪芸嫣一直都在听着,直到她听到这里,她惊诧的抬起头来,看着程牧阳。

    “你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溪芸嫣的声音也是在不觉间冷了下来。

    程牧阳苦笑,“那时候的他……很痛苦。”

    “然后呢。”溪芸嫣的声音也是愈发的冷了下来,“你的意思是,那时候所有的事情他唐爵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这是在告诉我,唐家甚至是当年那事情的参与者,是吗?!”

    溪芸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耐住,没有起来直接跑到唐家去把唐家给轰了的。

    但是她现在需要一个答案,一个能够说服她的答案。

    “不,算不上是参与者。”程牧阳不知道该怎么和溪芸嫣解释这个问题。

    “算不上?”溪芸嫣冷漠的笑着,“那好,你现在告诉我,什么样的人才能算得上是参与者?程牧阳,你告诉我,是不是只有亲自动手了,那才是真正的参与者?”

    “芸嫣,你现在先不要这么激动,你慢慢听我说完。”程牧阳就知道这事儿不能这么告诉她,和她说了后,她只会更加的激动。

    “听你说完?说什么?听你说,唐爵在这里面饰演的是什么角色吗?还是……”

    “不是!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他……”

    “你千万不要给我说,唐爵他在这里是什么受害者,你觉得,他所受到的伤害,和小沫比起来算的了什么?他唐爵有遇到什么?他唐爵的那点事情和小沫比起来,算的了什么?!”

    “芸芸!”程牧阳走上前去,紧紧的握着激动不已的溪芸嫣的手,“你现在先慢慢听我说,等我说完,你再急也不迟。”

    溪芸嫣的视线落在程牧阳身上,紧紧的看着他,眸中没有丝毫情感,有的只是淡漠的冷。

    程牧阳知道,自己这是被溪芸嫣给记恨上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对她有了隐瞒。

    “唐爵在那一场事情里面,一直都是……受害者。”程牧阳深吸了一口气,“你不要冲动,你先慢慢的听我说。那时候唐家发生的那件事情,你也知道。唐爵唯一的软肋就是小沫,虽然,那时候的唐爵对小沫并没有现在这么好,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唐爵喜欢一个叫溪小沫的小姑娘。”

    溪芸嫣的呼吸有些急促了。

    程牧阳依旧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唐老爷子的顾虑是正确的,他害怕那些人拿小沫做人质来威胁唐爵。”程牧阳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可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子。”

    “小沫是被唐老爷子的人给关了起来,但是……最后精心策划那事情的人却是——”

    “傅一凌?”溪芸嫣把话接了过来,“是傅一凌,是不是?”

    程牧阳点头,“是,那时候的事情是傅一凌做的,她觉得,小沫的存在,对唐爵来说就是累赘,即便是他再怎么喜欢小沫,但是只要有小沫存在,那唐爵就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因为他有弱点。唐家的家主,是不允许有弱点存在的。”

    这一点,溪芸嫣也是知道的。

    只是,知道是知道,但是这事情发生在了她女儿的身上,那这就不能算了!

    这一次,她溪芸嫣和傅家算是彻底的杠上了!

    “后来,唐爵发现了小沫失踪了……”程牧阳抿唇,“在这之前,我要先说一句,在事发之前,唐爵害怕小沫会受到伤害,所以就将小沫的安危交给了唐老爷子,那时候只有唐老爷子的权势是最大的,唐爵自然也就认为,只要将小沫交到他的手上,才是最安全的。”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会将小沫送到虎穴里去,是吗?”溪芸嫣周身的寒气已经冷的不能再冷了。

    程牧阳点头,“是。不过你这一点有有些不对,因为那时候的唐老爷子还真是想要好好的保护小沫的,只是后来,唐老爷子自己身边也不安了,他只是想要将小沫送到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去而已。”

    “却不曾想,他那么做是彻底的断绝了小沫的后路,是吗?”溪芸嫣继续冷笑着,“他们想的是真好啊,他们为什么不把小沫送回到我的身边来?我——”

    “芸芸,那时候唐爵想的很多,他不想把整个江家都带进来,他更害怕到时候会牵扯到你的身上去。”程牧阳的顺声音淡淡的,“你并不了解那孩子,那孩子实际上是一个很心细的人,他怕你担心,什么都没说,一人都扛了下来。”

    “不,他这不是细心,也不是别的什么,他只是太过于自负了,他以为自己能够扛起来所有,他以为自己可以做到让小沫完好无损,但是,结果呢?结果是什么?”

    “这些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都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我们谁都不想。”程牧阳深吸了一口气。

    “所以,然后呢?”溪芸嫣问,“你说的唐爵也是受害者的事情呢?他受害在哪里了?还有你的那个都忘记吧,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要让他忘记什么,还是他想要忘记什么?”

    程牧阳苦笑,“然后……然后许多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只不过……”

    “只不过是什么?”溪芸嫣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是她自己所不知道的。

    “在唐爵找到小沫的时候……小沫她已经被下药了,那时候的她的神智已经不清醒了。”程牧阳说的断断续续的,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都落在溪芸嫣的身上,他就是在观察,想要看看,溪芸嫣会是什么反应。

    果然,在他说完这话后,溪芸嫣的整张脸都已经黑了下来。

    “但是——”

    “但是后来被唐爵给阻止了是吗?你是不是想要这么和我说?”溪芸嫣在刁双成的控制自己的怒火,“但是即便是这样又如何?程牧阳,你告诉我,就算是所有的一切都被唐爵给阻止了,那又怎么样?你这是想要告诉我,唐爵阻止了小沫被伤害吗?但是如果不是他的愚蠢的话,小沫怎么会受到这样的伤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