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第771章 那一年的事情1

    程牧阳骤然一顿,心底有些许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溪芸嫣只是笑,却是没有说话。

    程牧阳有些急,“芸芸,你要说的话,你就把话说清楚了,怎么话还说到一半,什么都不说啊?”

    “有些事情适合你知道,有些不适合你知道。”

    “你这意思是说,我并不适合知道今天的这事情,是吗?”程牧阳对于这感觉还真是不怎么好,总感觉溪芸嫣对自己所隐瞒着什么,而那事情还是他不能知道的。

    溪芸嫣点头,“是,这事情你并不适合知道。”

    “为什么?”程牧阳不明白。

    “没有为什么,你只要知道,你并不适合知道就行了。”溪芸嫣并没打算和他多说什么,“啊还有,唐爵那里的事情,我不想在听了。”

    “为什么?”

    “因为他现在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溪芸嫣冷眼看着他,“程牧阳,我现在再告诉你一次,唐爵现在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不再是我溪芸嫣的女婿了,你记好了!”

    “可是爵他根本就没做错什么,他——”

    “他没有做错什么吗?”溪芸嫣猛地向前跨了一步,“程牧阳,你现在再告诉我一边,唐爵他有没有做错过什么。”

    “唐爵他什么都没有做错过。”程牧阳继续说着。

    “既然你认为他什么都没有做错过,那么现在,你——”话还没说完,溪芸嫣的唇已经被程牧阳给捂住了。

    溪芸嫣怒视着他。

    程牧阳却是紧紧的看着她。

    视线不曾动一下。

    “你现在什么话都不要说,我知道你只要一开口,你就会伤人,所以,现在我什么话都不想听你说。”程牧阳就那么捂着溪芸嫣的唇,说着话,“爵当年或许是真的有做错过什么事情,可是这么写年里,他一直都在改,一直都在学习怎么成为一个更好的丈夫,更好的老公,你……”

    溪芸嫣咬了他一口,程牧阳吃痛,可是即便是如此,程牧阳再次捂住了溪芸嫣的唇。

    溪芸嫣这一次是想要咬也咬不了了,她现在就连张嘴都成了个问题,别说是张口咬人了。

    “芸芸,你不要这么看着我。”程牧阳苦笑,“我知道你现在对唐家有了意见,但是我和唐家是分开的,我不是唐家人,我是程牧阳。”

    溪芸嫣忍不住翻白眼,她当然知道他是程牧阳。

    “我是站在你的这一边的,我也不管你现在对他们是什么态度,但是至少,请你不要用这样的态度来面对我。”程牧阳很是受伤,“我是要和你共度一生的人,我爱你……当然,你爱不爱我,这不重要,只要你同意和我一起走下去,只要你同意让我在你的身边待一辈子,其余的,对于我来说,真的不重要。”

    溪芸嫣沉默了片刻。

    程牧阳继续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害怕我在知道了一些事情后,会立马告诉阿爵。”程牧阳苦涩的笑了笑,“我是心疼那个孩子,那是因为这么多年来,他都是在我眼前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在小沫……”

    溪芸嫣给了他一个闭嘴的眼神。

    程牧阳立马闭嘴,可是现在他要是不把嘴里的事情都给说出来的话,他还真的是很有可能会被憋死的。

    “我知道,接下来的话你很有可能不喜欢听,但是我还是要说。”程牧阳这一次看来真的是打算豁出去了。

    溪芸嫣现在可真的是恨不得一口咬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阿爵当年做了什么,我并不知道。”程牧阳在这时候说着,“但是当阿爵知道小沫失踪后,他很痛苦,那种痛苦,是我从未见过的……芸芸,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是想要在你面前给唐爵洗白什么,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所见到的唐爵。”

    溪芸嫣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把自己松开。

    可是现在程牧阳哪里还会那么轻易的相信溪芸嫣啊,他要是把溪芸嫣给松开了,那他还能有继续说话的份儿吗?

    溪芸嫣现在可真的是不耐烦了,一脚下去,毫不留情的,狠狠的就踩在了程牧阳的脚上。

    这一次,程牧阳可真的是不松手都不行了,因为他已经整个人都痛的弯下了腰去。

    溪芸嫣冷哼了一声,继而走到了一侧的沙发前去坐了下来。

    程牧阳疼的在一边抽着凉气。

    溪芸嫣却是一脸的冷意,“行了你,你到底有多疼,你当我真不知道吗?装什么装?”

    溪芸嫣的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了,程牧阳自然也就不装了,因为要是再装下去的话,那可就真的是没什么意思了。

    “行了,过来坐吧,我们就好好的来说说,你所见到的那个唐爵。”

    溪芸嫣对于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也不是太多,如若现在有人告诉她的话,她自然是乐意的。

    只是至于,她到底是不是肯原谅唐爵,那可就真的不是她所说的算了。

    程牧阳看了溪芸嫣一眼,在并没有看到溪芸嫣有什么不对后,立马就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说吧,我听着。”溪芸嫣看了程牧阳一眼。

    程牧阳抿唇,“或许,我说了这些后,你不一定会相信我所说的话。”

    “那要看你到底说的都是什么了。”溪芸嫣淡淡的说着,“而且,你在我面前应该是不会说谎的吧?”

    程牧阳笑得有些苦涩,“是啊,我在你的面前是没法说谎的。”

    “行了,说重要的事儿吧。”溪芸嫣现在可真的是没有时间继续和他在这里耗下去。

    “阿爵……”程牧阳想要整理一下自己的语言,“在我知道小沫和你失踪的时候,时间过去已经有一段的日子了,而那个时候,也是阿爵最难过和痛苦的时候。”

    “哦?”溪芸嫣等着程牧阳接下来的话。

    “那时候的帝都,几乎都要被唐爵给翻烂了,不管是能得罪的,还是不能得罪的,唐爵都把人给得罪了个干净,不管是能得罪的,还是不能得罪的,都得罪完了,为的不过是想要把小沫找到。”程牧阳笑的有些苦涩,“而爵爷这个威慑人心的称号,也是在那个时候彻底的兴起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