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8.第758章 打起来了!

    傅家。

    溪芸嫣和程牧阳两人什么人都没有带,直接就来了傅家。

    傅永军用了很多的手段都没有拿到溪小沫和唐爵婚宴的请柬,因此婚礼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并不是很清楚。

    不过傅永军知道,溪小沫是失踪了。

    “程总,你们怎么有空过来?”傅永军在看到溪芸嫣和程牧阳两人的时候,狠狠的惊讶了一下。

    溪芸嫣却是直接开口问道,“傅一凌在哪里?”

    傅永军面色一愣,继而不是很好看起来,“溪小姐,你这是……”

    “没听到吗?我问你,傅一凌她人现在在哪里!”溪芸嫣没打算和他们玩儿什么推磨运动,“如果她要是在的话,就让她出来,如果她要是不在,那你最好告诉她,当年她所做的一切,我溪芸嫣都会为我女儿一一讨回!”

    傅永军在得知傅一凌当年都做过什么后,在面对和溪小沫有关的身的时候,总是有那么一些心虚。

    但是现在他没有想到,溪芸嫣竟然会如此直白的将那事情说出来。

    “溪小姐,这事情可是要讲证据的,你这是——”

    “我什么事情都还没说,你就问我要证据?”溪芸嫣嗤笑,“你想要证据是吗?可是,只要你让傅一凌出来,我立马就给你证据。”

    溪芸嫣的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而另外一只手却是被程牧阳紧紧的握在手里。

    “傅总,芸芸她现在比较激动,我们就是想要问一凌一些事情而已,如果她在家的话,你就让她出来一下吧。”程牧阳如是说道。

    傅永军的面色并不好,这溪芸嫣一看就知道是来算账的,如若他要是让一凌下来了,到时候她们两个人打起来了的话,他——

    “不是我不叫那孩子下来,而是一凌现在并不在家。”傅永军叹息的说着,“今日一大早,她就出门去了。”

    溪芸嫣冷漠的看着他,“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小孩子说谎,你丢不丢人?”

    “你——”傅永军眉头一拧,他刚想要动怒发火,但是他终究还是忍了下去,因为不管怎么说,当年也都是他傅家不对在先,“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可以给她打电话,或者是等她回来了,我再给你们电话。”

    “你现在不仅仅是吧自己当做小孩了,你这是想要把我们也当小孩儿骗了,是吗?”溪芸嫣的面色愈发的冷了下来,“傅永军,我现在只找她傅一凌一个人的麻烦,但是如果谁要是不识好歹的话,那就真的不要怪我地图炮了。”

    溪芸嫣现在可真的是没有什么耐性了,她现在恨不得把傅永军一拳打倒在地。

    “溪芸嫣,你——”

    “傅永军,我敬你是长辈,我不打你,但是你看看你把你女儿都教成什么样了?养不教父之过,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真的是恨不得直接杀了你!”溪芸嫣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我不能。”

    溪芸嫣最后的那一句话让傅永军舒了一口气。

    “我虽然不能杀了你,但是我能要你傅家完蛋,我能让你傅家鸡犬不宁!你信吗?”溪芸嫣淡淡的笑着,“我知道,你不信,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看着,慢慢的看着。”

    “溪芸嫣,你要是想要在我傅家发疯的话,最好滚出去。”一道傲慢的声音响了起来,而那人就站在扶手梯前。

    那人就是傅永军说不在家的傅一凌吗?

    溪芸嫣嘲讽的看了傅永军一眼,“这就是不在家是吗?”

    音落,溪芸嫣已经走上前去,在程牧阳无奈的眸光下,逐渐靠近傅一凌。

    傅一凌就那么站在原地,眼底没有丝毫的惧怕,她甚至不怕溪芸嫣。

    “溪芸嫣,你要找我做什么?你——”

    话还没说完,溪芸嫣已经一把拽住了她的衣领!

    随即在傅一凌的闷哼声下,一把将她拽了过来!

    “找你做什么?”溪芸嫣嗓音轻柔,“傅一凌,你说,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溪芸嫣!你不要忘记了你这是在哪里!”傅永军立马喝声道。

    也就在傅永军要快步上前的时候,程牧阳已经先他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

    “傅总,我想女人之间的事情,还是让她们自己解决的好,您说,是吗?”程牧阳淡淡的看着他,他虽然是笑着的,可是那眼底真的是没有丝毫的笑意。

    “你——程牧阳,你以为你是谁!我是你长辈,你——”

    “如果真的是长辈的话,那就应该有个长辈的样子。”程牧阳依旧笑着,“所以,晚辈之间的事情,长辈就更不应该插手了,您说,是吗?”

    傅永军被程牧阳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是现在程牧阳的话都已经摆在这里了,他如若要是再冲上去的话,那到时候这事儿被传出去了,还不知道外面的那些人会怎么说呢。

    傅永军恨恨的瞪了程牧阳一眼,“今天的事情我都记住了!”

    程牧阳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他傅家一直都不被他所待见,而却不过是一个傅家而已,他程牧阳还真是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过。

    而此时的溪芸嫣却是冷冷的看着傅一凌,她冷漠的笑着,“傅一凌,你说,我要怎么杀了你才好?啊啊啊,不对不对,你说我要怎么折磨你才好?你说是不是只要你死了的话,小沫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危险了?是不是只要你死了,只要你消失了,小沫她的整个人生就会都不一样了?”

    “溪芸嫣,你都在胡说八道什么!”

    溪芸嫣却是冷漠的笑着,“你以为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就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了吗?傅一凌,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清楚的知道你都做了一些什么!”

    “你——”傅一凌的声音就好似被卡住了一般,她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所以,你真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吗?唐爵知道一切,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可是他偏偏就是没有处理你,你说,我现在帮着他处理了你,怎么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