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第756章 唐爵的秘密1

    溪芸嫣所不知道的是,在她挂了电话后,电话那头拿着手机的孟杰瑞已经是一脸惊愕了。

    他,他连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那边溪夫人就已经将电话给摔了。

    他一会儿该怎么和少爷说这事情?他要是开口了的话,少爷一定是会杀了他的吧?

    “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刀疤走了过来,看着拿着手机发呆的孟杰瑞问道。

    孟杰瑞的面色有些难看,他看着刀疤,刚想开口,刀疤便对他摆手道:

    “你每次露出这样神情的时候,都是你想要害我的时候,所以你现在千万不要开口,否则的话,我还真是指不定会怎么对你动手呢。”刀疤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他眼底可是没有一点笑意。

    通常能让孟杰瑞都感到困难的事情,那定然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你要是觉得实在是难办的话,你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刀疤在这时候说道,虽然他并不知道,孟杰瑞遇到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这也不可以说不是一种办法。

    只是,如若等少爷知道了这事情,那他……

    那后果,孟杰瑞还真是不敢想。

    “不过,你要不要告诉我一下,你到底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刀疤有些好奇,他还真是想不出来,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如此色变的。

    孟杰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刀疤立马就什么都不敢说了,甚至就连目光都不敢落在孟杰瑞身上了。

    真是奇怪了,孟杰瑞明明就是比他小,但是他就是害怕这小子,简直是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在爵爷身边待久了的原因,以至于让他的身上都沾染上了爵爷身上的霸气的气息。

    孟杰瑞握紧手机,走到门前,深吸了口气后,依旧是敲响了紧闭的房门。

    可是里面并没有回应。

    “少爷。”孟杰瑞顿了顿,“方才溪夫人打电话过来了。”

    里面依旧是没有任何声音。

    孟杰瑞又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着,“溪夫人说,您曾给了她一份协议,现在她已经将那份协议签了,到时候她会将协议邮寄过来。”

    孟杰瑞在说完这话后,他就立即沉默了。

    甚至还距离门口远了一些。

    也就在他刚刚退了几步的时候,一道响声顿时从房间传来。

    “进来!”里面低沉的声音响起。

    孟杰瑞进去的时候,在他看到满地狼藉时,要说不诧异那是不可能的,少爷一直以来都极为自律,即便是遇到在困难的事情,他都会不显山漏水,面不改色,甚至就连脾气都不会发一下。

    但是这一次……是怎么了。

    贺成勋就坐在角落里,在他看到孟杰瑞的时候,明显是长吁了一口气。

    唐爵在得知溪小沫很有可能会被轩辕清逸带到蓝岛去后,他便没有最初那么着急了。

    实际上,在他得知劫持溪小沫的人是轩辕清逸后,他反倒是舒了一口气。

    因为他知道轩辕清逸对溪小沫到底是什么感情,不管怎么样,小沫不会出事,只要她不出事,他就知道,她会等他去接她回家。

    但是在这之前,他要先问贺成勋一些事情,也正是如此,贺成勋才会出现在这里。

    “少爷。”孟杰瑞进来后,视线不敢落在别的地方,甚至就连唐爵他都不敢看。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孟杰瑞的身子一颤,手背在身后,一点点的收紧,“少爷您的手机在我的手上拿着的,方才溪夫人打电话过来,我刚刚接起来,溪夫人就说了一通话,我还没有开口,夫人就将电话给挂了,她将我当做是您了。”

    孟杰瑞在说完这些话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

    “把她说的原话告诉我。”唐爵的眸光森然。

    “是。”孟杰瑞的记忆能力一直都很好,许多事情都是一遍过,“以下,是溪夫人所说的话:唐爵,我现在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和小沫没有一丝关系了,之前我说的话都不算数,而那份协议,我会立马签好字,邮寄给你,你极好你当初所对我说过的话。”

    孟杰瑞觉得自己已经快死了,整个房间里的气压已经低的不能再低了,如若要是再这么下去,到时候他和贺成勋指不定都会死在这房间里。

    唐爵坐在阳光的阴影里,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但是那一身冰寒的气息却是让在场的两个人都不禁打起来寒颤来。

    “少爷……”孟杰瑞小心翼翼的叫了唐爵一声。

    “给我滚出去!”唐爵的拳头猛地收紧,神色狠戾!

    孟杰瑞不敢有丝毫停留,立马就闪人,他知道,此时的少爷是危险的,如若要是不听他的话,或者是自己慢了一步的话,你极有可能就会将命丢在这里。

    贺成勋知道自己离不开,不,准确的说是,他不能走。

    房间就好似在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贺成勋的视线落在了唐爵的身上,“爵爷,您现在需要休息。”

    “当年是谁对我做的催眠。”唐爵在这时候开口问。

    贺成勋一愣,“什么催眠?”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贺成勋抿唇,现在的唐爵是极度危险的,他就算是在下一秒将他给杀了,贺成勋都不会诧异。

    “告诉我,到底是谁对我进行的催眠。”唐爵再次问了贺成勋一遍,“你不要让我再问第三遍,你应该是不想让我拿你贺家开刀的,是吗?”

    贺成勋震惊的看着唐爵,“主子——”

    “既然你不想的话,那么你现在就告诉我,那时候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唐爵的视线幽幽的看着他。

    那漆黑的,深邃的,没有丝毫情感的视线就那么落在贺成勋的身上。

    贺成勋被如此的神色看的头皮发麻,“那时候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

    “你继续说。”唐爵沉默的闭上了眼睛,他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更多的,可以说是空洞的。

    贺成勋看着如此的唐爵,叹息,“我只知道,那时候的主子您是……来找的父亲,然后,命令他对您下了深度催眠,让您忘记了……一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