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第749章 所谓的真相1

    溪小沫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睡在一张床上,房间很大,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醒了?”推门而入的声音,随即响起的是轩辕清逸温润的声音。

    原本还有些迷蒙的溪小沫在听到轩辕清逸的声音的瞬间,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她起身,坐了起来,视线淡淡的落在轩辕清逸的身上。

    “饿了吗?要不要先吃点东西?”轩辕清逸将手中的肉粥放在茶几上,含笑的看着她。

    “这里是哪里?”溪小沫问。

    轩辕清逸笑,“告诉了你,你就想走吗?”

    “你觉得呢?”溪小沫反问。

    “小沫,我知道你忘记了所有,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你都记起来。”轩辕清逸笑,“我可以原谅你忘记了我一次又一次,也可以原谅你抛弃了我,选择和唐爵在一起,只要你回到我的身边,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无所谓了。”

    溪小沫愕然的看着他,“你……”

    轩辕清逸苦笑,“如果我说,我们以前曾相爱过,你信吗?”

    溪小沫的大脑已经不转了。

    轩辕清逸并没有任何的逾越,他就坐在床边,温和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已经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了,“我……”

    “你现在忘记了,没关系,我可以等你想起来。”轩辕清逸笑着起身,走到距离床边不远的书架前,抽出了一本相册来。

    相册很厚,看起来似乎是有一定的年月了。

    “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看看这些。”轩辕清逸将相册放在溪小沫的身前,笑。

    直觉告诉她,不能动。

    这相册不能动。

    “不敢看吗?”轩辕清逸柔和的看着溪小沫。

    不知道是不是溪小沫过于敏感了,她总觉得轩辕清逸虽然笑着,但是他的眼底布满了悲伤。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忘记了所有。”轩辕清逸兀然开口道,“小时候,你突然从我身边离开,和唐爵在一起,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

    “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轩辕清逸继续说着,“那时候你是那样小,天天跟在我身后,轩辕轩辕的叫着,从来不叫我哥哥。”

    溪小沫抿唇,“我……都不记得了,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溪小沫的眼眸底下,“小时候的所以,我都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不管你和我说什么,我都不记得。”

    轩辕清逸的视线淡淡的落在她的身上,眸中一片哀伤,“但是你记得唐爵,是吗?”

    溪小沫摇头,“你们不管是谁我都不记得。”

    “既然如此,你明明和我说过,你是……”轩辕清逸深吸了一口气,还想要继续说的时候,一道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他。

    轩辕清逸就好似得到了什么解脱一样,他放下相册,“小沫,如果你想清楚了,你就看看,如果……没想清楚,你就不要看了。”

    音落,轩辕清逸转身就出去了。

    溪小沫愕然的坐在床上,视线落在那本相册上。

    相册很厚,很大。

    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上去,上面的纹路很清晰。

    想清楚了吗?

    溪小沫不知道自己想清楚了什么,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要动,不要去翻。

    可是即便是如此,溪小沫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鬼使神差的,溪小沫翻开了相册。

    在她翻开第一页的时候,人就已经惊住了。

    相册上的人让她觉得是那样的陌生。

    是两个小孩,说是小孩的话,实际上更像是婴儿。

    是一个男孩子抱着一个婴儿的照片。

    男孩的面色冷冷的,酷酷的,但是只要仔细去看的话,却是可以看出他的眼底带着些许淡淡的笑意。

    溪小沫注意到了,在照片的一侧写着:小奶猫满月了。

    溪小沫的手轻轻的颤动了下。

    她继续往下翻着,前期的几乎都是男孩抱着那个小婴儿,从满月到两个月,三个月……周岁。

    有一张照片让溪小沫看了很久,男孩这一次并没有抱那个婴儿,而是那个婴儿的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手,那张粉嫩的小脸上还带着甜甜的笑,嘴角上还流着让人尴尬的液体。

    而后所有的照片都是那个孩子追在男孩身后的照片,甚至还有一张照片上的小女孩摔倒在地,男孩慌乱的神色……

    溪小沫的呼吸一点点的急促起来,她继续往下翻着。

    而他们的合照却是固定在了四岁,那是小女孩紧紧的抓着男孩的手的照片,她笑的依旧甜甜的,而小男孩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溪小沫看的出来,他的眼底,一片柔和。

    这张照片上备注着:小猫儿跑了。

    溪小沫不明白这上面的意思,她继续往下翻着,而后所有的照片都是她的单独照。

    如果溪小沫在看到那些小时候的照片,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这个人不是自己的话,那么现在,在她看到照片中的小女孩一点点长大后,溪小沫不能再如此自欺欺人下去。

    照片里的人,真的是她。

    是她溪小沫。

    每一张照片上都有备注,备注上都有写着她当天都做了什么,寥寥几笔,却是浸满了笔者当时的心情。

    溪小沫快速的往后翻着,在她看到一组照片后,她愣住了。

    她看到自己安静的躺在床上,还带着氧气罩,面色看起来很苍白。

    而那照片上的备注却是:她受伤了,很重。不过还好,小猫儿回来了。

    溪小沫的指尖泛白,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她看着那些照片发愣,甚至是有些机械的翻动着照片。

    ——小猫儿还没有醒过来,她在痛苦什么?

    ——他们告诉我,小猫儿就快要醒过来了。

    ——小猫儿告诉我,她恨他。

    溪小沫猛然一惊,她拿出那张照片,那张她紧紧的缩在角落里,双手环抱自己的照片。

    一阵心痛莫名袭来。

    那个“他”是谁?轩辕清逸在这里面记录的他是谁?

    她心里有一个答案,却不敢去细想,她突然,害怕知道那个答案了。

    只是她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浮现着的,是她缩在角落里,孤独而无助的抱着自己痛苦的身影。

    那只有在她最无助绝望的时候,才会有的姿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