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第712章 幕后真相

    没有人知道,实际上溪小沫早在自己婚礼的前几天里就和唐爵开始说起了这事儿了。

    溪小沫在那几天里一直都是心绪不宁的,总觉得好像是要出什么事儿一样。

    如若说,这种感觉只有溪小沫一个人有的话,那也就算了,但是偏偏,唐爵本人也有这感觉。

    他们就和说好了一样,溪小沫便和唐爵商量了下,在所有的婚车上都安装了卫星定位,以及录音笔。

    溪小沫还怕中途会出现什么差错,和兰斯等人说了一遍又一遍,就是害怕到时候会出现什么差错。

    实际上,溪小沫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人绑走,她一直以为,会出事儿的人是唐爵,而不是她。

    因此,没有人知道,在暗处一直都有人看着溪小沫呢。

    包括在万广涛等人动手,那些人就想要冲出来了,如若不是被溪小沫给制止了的话,或许那些人就会跑出来了。

    至于唐爵为什么会那么到处跑,不过是要作秀给在暗处监视着自己的人看的。

    唐爵并没有想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但是溪小沫不肯就这么罢休,她想要把幕后的那个人给抓住,她在暗中告诉唐爵,如果这人不被抓到的话,她心里会一直都不踏实。

    唐爵也就只能任由溪小沫继续玩儿下去了。

    对于他来说,只要溪小沫开心,其余的一切都不重要。

    而这可这就是苦了一路的拍摄人员了,他们不知道溪小沫这是真的被绑架了,他们直到现在都一直以为,唐爵这是想要和自己的夫人排出一场不一样的VCR呢。

    就连之前那三人杀死万广涛的那一幕,在这些摄影师们的眼里,也都以为那不过是在演戏,只是不同的是,他们演的有些过于逼真了。

    没有人知道,在摄影师拍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还狠狠的震惊了一下。

    这特么也可以!

    这几个字是他那时候的心情。

    如若他要是知道,自己拍到的是一出杀人事件的话,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心情了。

    而这些,都没有人知道。

    摄影师们一直都被众位保镖们护在暗处,就连拍摄他们也都是在远远的地方拍着。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摄影师继续问开车的司机。

    而这个司机不是别人,恰恰就是之前那个被“打晕”了,又醒过来了的兰斯。

    “跟上。”兰斯直接开口道,“还有你,注意隐蔽,一会儿你要是被人发现了的话,你就会阵亡。”

    兰斯半开玩笑,半真的说着。

    那摄影师自然是不相信兰斯这说的是真的了,“我要是真的阵亡了的话,你到时候记得在我的坟头上留上一束白菊就可以了。”

    兰斯顿时一脸嫌恶的看着他,“抱歉,我不搞基。”

    一句话,那摄影师顿时句凌乱了,“我也没说自己要搞基啊!”

    “哦。”兰斯淡淡的回着,显然是完全不信的样子。

    你哦个鬼啊!

    摄影师心底暴躁不已,这到底都是什么人啊!

    “还有,不要总是盯着我的脸看,虽然我知道我自己长得帅,但是还没有帅到让一个男人盯着看这么长时间的地步吧?”兰斯摸了摸自己的脸,无奈的摇头,“但是如若你实在是喜欢我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

    “别!你千万别勉为其难了,你还是就这样吧,安安静静的做你的美男子就好了。”摄像师已经快给这个拥有一张娃娃脸的外国男孩儿弄得不敢说话了。

    难道所有的歪国人都这样的吗?

    真的是好吓人!

    “都和你说了,不要用你这么自以为迷离实际上是白痴的眼神看着我,我对你真的是没有一点儿的兴趣。”兰斯给了那摄影师一副我该拿你怎么办的神情看着他,简直无奈。

    摄像师算是明白了,他现在不管是说什么都是错的,他要是再继续说下去的话,一会儿一定会被眼前的这个金发娃娃脸给搞崩溃。

    也就在他们各自崩溃的时候,车已经重新开入了市中心。

    车内的溪小沫有些惊诧,她怪异的看着唐睿,“你这是想要自首?让爵不要杀你,还是想要让老爷子不要怪罪你?”

    刚刚缓过气儿来的唐睿顿时又心塞了。

    “溪小沫,你是不是可以闭嘴?”

    “这个可能有一点难度。”溪小沫笑,“你应该知道的,我就是很喜欢说话的嘛。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来这里的做什么呢。”

    唐睿这一次是直接不搭理溪小沫了。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你一定会后悔自己所做的选择的。”溪小沫笑。

    唐睿原本是不想要搭理溪小沫的,但是他清楚的知道,溪小沫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如若他真的不回答她的话,溪小沫或许真的会做出什么来。

    “只是……”

    “你不会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吧?”溪小沫突然抢过了他的话,“唐睿,你真的是蠢的够可以的。”

    在唐爵的身边玩儿这一招,这人是想要死还是嫌弃自己活的时间太长了?

    “你--”唐睿冰冷的视线倏地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

    溪小沫却是含笑的看着他,“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聪明?但是可惜啊,我不喜欢你呢。”溪小沫一脸惋惜的模样,“不过你要是实在是太喜欢我的话,我劝你还是躲得远远的好,否则的话,你真的是会有性命之忧的。”

    溪小沫在说到最后的时候,表情那是出奇的无奈。

    “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在我的手上,我随时都可以要了你的命。”

    “你不敢。”溪小沫笑,“虽然你现在说你不怕,但是实际上,你的心底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了。”

    “我不敢?”唐睿冷笑,“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唐睿不敢做的事情!溪小沫,我现在是喜欢你,但是如若你再如此不知好歹的话,我现在就在车上要了你!”

    “你敢!”溪小沫的面色立马就变得狠戾了起来--

    而也就在同一时间里,唐爵砰的一声将手里的耳机扔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