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4.第684章 恩爱继续秀

    溪小沫和唐爵的伴郎和伴娘就这么定下来了,而马丽莎和楚尘两人还不知道这事情,至于这两人在那一天到底是有空还是没空,就真的是不在溪小沫和唐爵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四人分开的时候,溪小沫都已经睡着了,她整个人都是缩缩在唐爵的怀里的,睡的很是安稳,极为的香甜。

    王文君和李穆尔也没有继续停留下去,和唐爵说了几句注意事项后,他们也都自己开着车回家去了。

    而唐爵自然是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的宝贝上车,生怕她会突然醒过来一样。

    溪小沫睡的很是安静,除了那只手一直紧紧的抓着唐爵的衣角外,其余的真的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唐爵的视线一直都是落在她的身上的,在确定她不会醒过来后,唐爵拿出了手机,再次给她拍了一张照。

    只是溪小沫的大半张脸都埋在了唐爵的怀里,并不十分看的清她的容貌,不过大体上却是能够看的出来,她睡的很安静,很香甜。

    唐爵抱着溪小沫,孟杰瑞开车开的也是极为缓慢,任由那些个超车的对他们的豪车表示鄙视,车也不见快半分。

    也因此,在这大晚上的,唐爵的微博上又多出了新的一条微博。

    唐爵V:为了伴郎和伴娘的事情,宝贝真的是操碎了心。【配图】

    唐爵再次开始高调的秀恩爱,原本这个点正好是各大夜猫子上网的最佳时间,因此,在他们这图的时候,分分钟觉得,这是个充满了而已的世界。

    大晚上的秀恩爱什么的,果然是不想让他们好好睡觉的节奏啊。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溪小沫睡着了的感觉好萌好暖啊,这么一个暖暖哒妹纸在自己的身边,就算是本人自己也是喜欢惨了好吗?

    众位网友们纷纷在下面留言,表示总裁大人好幸福,小沫子好幸福之类的,骂人的话也是少了许多。

    唐爵很是喜欢众人如此的言语,他就是喜欢让别人知道,溪小沫是他的,只有可能会是他的。

    而至于其他的人是怎么想,那就不是他的事儿了。

    他只是想要告诉所有的人,溪小沫只有可能会是他的人。

    也因此,当某人看到这图的时候,气怒的就差没有将手里的手机给砸了。

    “少主……”古剑有些胆寒的看着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身影,脚步不由自主的,就是向后退了一步。

    现在的少主是恐怖的。

    他现在还是不要上前,什么都不要说得好,否则,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轩辕清逸眸光微冷,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那幽冷的眸光紧紧的落在手机屏幕上。

    伴郎伴娘吗?唐爵,你这是在炫耀吗?

    “今天几号?”轩辕清逸淡淡的问身后的古剑。

    古剑立马说道,“今天是十四号,五月十四号。”

    那么距离十八号,只有不到四天的时间了,是吗?

    古剑在看到轩辕清逸如此后,心底不知怎么的,就是划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来。

    “那个,少主,您不会是想要……”去抢婚吧?

    “我想要做什么?”

    古剑立马摇头,“属下不知。”

    “我想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猜测!”

    古剑立马就知道自己是逾越了,立刻道歉,“是下属逾越了,请少主责罚!”单膝跪地,头颅低垂。

    “行了你,现在你立马给我准备好人!”

    “……啊?”古剑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准备人做什么?难道真的是想要去抢婚?

    “嗯?”轩辕清逸的视线冷冷的落在古剑身上。

    古剑立马就什么也都不敢多说,什么都不敢多问的,直接闪身就跑路了。

    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他要去找人,他要……找人去给少主抢婚啊!

    要是到时候这事儿被老主子给知道了,他一定是会被扒皮的吧?一定会这样的……是吧?

    古剑也不敢多想,因为越是继续想下去的话,他会越是害怕。

    因此,他还不如什么都不想,老老实实的,让自己不要太害怕。

    话说,让世界流的杀手害怕什么的,真的是一个极大的笑话。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笑话,好死不死的发生在了他古剑的身上。

    顿时,古剑就有了一种心塞的感觉。

    而此时的房间内。

    轩辕清逸就和自虐一样的,继续翻着唐爵的微博,他下面的每一条留言,每一条回复,他都是看了的。

    没关系,他现在可以任由唐爵得瑟,他就等着,等他大婚的那一天,等所有人都关注他的时候,他拿什么人来结婚!

    所以他很期待,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啊。

    敲门声打断了轩辕清逸的思路,轩辕清逸放下手里的手机,表情冷淡,“进来。”

    进来的人并不是古剑,而是一个面色肃然的女人。

    她恭敬的走到轩辕清逸的身边,没有一句言语的跪了下来。

    她就跪坐在轩辕清逸的面前,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主子,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等主子您了。”女人名字叫萧姚,是一个长得极为魅惑的女人,有不少的传言都说,只要萧姚想,这个世界上没有她征服不了的男人。

    可是没有人知道,萧姚一直都想要将自己献给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他永远都是冷冷的看着她,从未给过她一个好脸色看。

    “冷一他们回来了吗?”轩辕清逸的眸光淡淡的,而更多的却是冷然。

    萧姚一顿,“都已经回来了,不过夜鸣似乎是受了些伤。”

    轩辕清逸的眉头一拧,“治好了,关禁闭。”

    萧姚一愣,但是更多的,却是长长的吁了口气。

    幸好,只不过是关禁闭而已,只要是禁闭的话,对夜鸣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儿。

    “主子,那我……”

    “下去吧。”轩辕清逸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现在可是没有什么时间来搭理这个对自己有其他居心的下属。

    “主子,如果您要是想要的话,属下可以给您,您知道属下的心的,属下……”

    “滚!”原本慵懒的神色在倏然间变的冷漠无比,那充满杀气的眸光更是让萧姚怔愣的跪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