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第682章 你给我闭嘴!

    溪小沫可真是没有想到,李穆尔会自己这么快到就给猜到了,他们可是什么都还没有说呢。

    “那个……烤猪,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要说的话,我想我和爵就先……”溪小沫的说话声小心翼翼的,就好似生怕会打扰到王文君和李穆尔两人一样。

    王文君摇头,“不用了。”继而转头对着李穆尔道,“这事儿等回去我会慢慢和你说的,你没有必要这样。”

    李穆尔也是出奇的好说话,王文君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没有当场就大吵大闹,也没有明确的说,必须要让王文君给他答案。

    既然王文君都已经说了,等回去后她会将一切到告诉他,那么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可以等。

    “那么,我们现在是去……用餐?”溪小沫问的还是有些小心翼翼。

    唐爵笑着点头,“是,我们就先去用餐吧。”不管怎么样,木头都是他的兄弟,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溪小沫和唐爵走在前面,李穆尔和王文君并未有立马跟上。

    虽然李穆尔没有想着立马去问王文君,但是他心里或多或少也都是有疙瘩的。

    “好啦,等回去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所以你现在也不用在这里站着了。”王文君拉住李穆尔的手,“但是如果你想要继续在这里站着的话,我真的是无所谓的。”

    李穆尔立马就握紧了王文君的手,冷哼,“你以为就这一件事情就可以让我放弃你?做梦吧你!”

    说着,拉着王文君就跟上溪小沫和唐爵去了。

    王文君的眸底划过一丝笑意来,心底暖暖的。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选择的是什么,所以,她不会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木头的好,她都看在眼里。

    抓住眼前的,和怀念过去的……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该选择哪一面。

    而四人并不知道的是,也就在他们离开后,在一货架后走出了一道身影来。

    “少爷,我们现在……”

    闻瑾惜抬手,止住了那人想要继续说的话。

    闻瑾惜已经忘记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好好的看过王文君了。

    方才,就在方才她在看向李穆尔时,那眸子深处的深情和小心翼翼,他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他看的出来,她爱着那个李穆尔。

    深爱着。

    同样的,他也知道了,现在的君君,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君君了。

    他的君君,早就已经被他给抛弃了。

    而也就在他抛弃了他君君的刹那,他便清楚的知道,他会彻底的失去她。

    ……

    溪小沫选择了一家她常和唐爵吃的一家中餐店,四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选择了靠窗的位置坐下。

    却不曾想,他们刚刚坐下,溪小沫就看到了还在巡查的程牧阳。

    程牧阳看起来很是忙碌的样子。

    溪小沫没想去打扰他,却不曾想,程牧阳也是看到了他们。

    “你们怎么想着出来吃了?”程牧阳诧异的看着溪小沫,他的身后跟着一群承运的主管们。

    溪小沫笑眯眯的看着程牧阳,“因为我觉得太无聊了,所以就拉着爵出来了。”

    程牧阳笑着点点头,而他身后的那一群主管们却都在纷纷的猜测溪小沫的身份。

    他们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总裁什么时候会主动的去和别人打过招呼的,即便是程家的那些个,也不见自家总裁如此温和过。

    “程叔你快继续去忙吧。”溪小沫可是没想让一群人看着他们吃饭。

    程牧阳自然是知道溪小沫是在想什么,他无奈的笑了笑,“这些日子,你老实点,不要让阿爵为难。”

    溪小沫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她一点儿都没有想到,程牧阳竟会如此说她。

    直到程牧阳浩浩荡荡的带着一群人离开了,溪小沫方才愕然的看着唐爵。

    “那个,刚才那个程叔他被人附身了吧?”

    唐爵微怔,随即变笑了出来,“你这个脑子里整天的都在想什么?”边说着,唐爵不清不重的敲了下她的额头。

    溪小沫捂着自己被敲的地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刚才程叔竟然说,程叔竟然让我老实点,他以前可是从来都不会这么说的。”溪小沫觉得自己简直惊诧不已。

    “他只是嘱咐你几句而已,你怎么就这么诧异了?好了,不要多想了,好好用餐。”唐爵含笑的看着还在诧异中的溪小沫。

    李穆尔和王文君都是无奈的摇摇头,他们刚才和程牧阳打了个招呼,程牧阳也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下。

    王文君可是看的明白,那个程牧阳虽然是个温和的人,但是他的温和可并不是给所有人的。

    就如同唐爵一样。

    唐爵将自己的柔和和所有的耐性都给了溪小沫一人,因此,在别人眼中,唐爵就是一个冷漠无情的存在。

    他是别人眼中的爵爷,帝都让人所惧怕的爵爷。

    但是他在溪小沫的面前,不过是一个再正常不过了的男人罢了。

    溪小沫默默地用餐,但是她还是会忍不住的去想,程牧阳这到底是怎么了。

    “让你别想了,你要是还想要继续的话,晚上可以给母亲打个电话问问。”唐爵依旧是淡淡的。

    溪小沫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对啊!她可以打电话去问女王大人啊。

    她怎么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看着溪小沫发亮的双眸,唐爵无奈了,“现在你给我好好的吃饭,要不然的话……”

    “我好好吃,好好吃,所以你不要说要不然了。”溪小沫可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喜欢唐爵说要不然。

    见溪小沫终于老实了,唐爵也就什么都不说了。

    而一侧的李穆尔还是极为好奇的看着自家老大的。

    他的真是没有想到,这都已经这么久了,老大在嫂子面前,还是如此没威严。

    溪小沫原本只是想要默默的吃着自己的晚餐来着,可是在她突然就看到了还在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李穆尔后,她突然就想到了闻瑾惜的事情。

    “李穆尔,我说你别这么看着我,你就算这么一直看着我,我也不可能告诉你关于闻瑾惜的事情的。”溪小沫觉得自己真的是特别的无奈。

    王文君一愣,这怎么又突然说起闻瑾惜的事情来了?

    “不过我和你说啊,就算是闻瑾惜还放不开烤猪,烤猪她现在也是只爱你一个人的,所以……”

    “溪小沫!你给我闭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