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第674章 黑脸唐爵

    “溪小沫,你确定你的脑子还在你的脑袋里吗?”王文君已经让自己很是注意自己的语调了,可是即便是如此,她的声音还是有些尖锐了。

    溪小沫被如此的王文君给吓着了。

    她抱着抱枕往后靠了靠,“那个什么,要是我有哪里说得不对的话,你可以慢慢的和我说,没有必要,没有必要这么激动吧?”

    王文君不断的让自己不要动怒,让自己平息几分,可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捏着溪小沫的耳朵,好好的问她,她到底都在的想什么!

    “我觉得你现在就是太无聊了,你太闲得慌了,要不然你哪里有这么多的时间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溪小沫有些疑惑的看着一脸嫌弃的王文君,“可是,可是我不觉得我无聊啊,我这些天都很忙的。而且,我还要给宝宝做胎教,虽然我觉得胎教这个东西对宝宝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你没事儿躺在床上听听音乐,这就叫给孩子胎教?你自己都睡着了好吗!你怎么就累着了?”王文君觉得自己要是再继续和溪小沫说下去的话,她一定会崩溃。

    “你看,我首先不能乱想吧?我要是想了的话,我怎么知道宝宝会不会受到我的影响?我要是不睡觉的话,那不就得影响到宝宝吗?”

    “所以你觉得自己还特别的委屈,是吗?”王文君觉得现在她不管是听到溪小沫是什么,她都会特别的淡定了,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在溪小沫哪里听到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溪小沫很是沉重的点头,“是这样的,没错。”

    “那么你现在还怀着宝宝,现在就在想不想和他老爸结婚了,难道你就不怕到时候他出生了后,不喜欢唐爵?”

    王文君算是发现了,和溪小沫交流的话,只能用溪小沫的思路来,否则的话,她会把你也给绕进去的。

    溪小沫一下子就惊住了,“不,不会这样子的吧?那可是他的爸爸诶,他怎么可能会不喜欢自己的爸爸呢?”

    “因为他一定会更加的喜欢自己的妈妈,然后他的妈妈不喜欢他的爸爸,他也就自然不会喜欢自己的爸爸了。”

    “你这是……什么理论?”溪小沫惊讶的看着王文君,“烤猪,我怎么觉得你一下子就变笨了呢?你真的是好笨诶。”

    “小沫子,你现在最好是一句话都不要说,否则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王文君觉得自己就快要忍不了了。

    溪小沫立马就什么都不说了,她可是知道的,每次在烤猪这表情的时候,那可就是她忍耐到极限的时候了。

    溪小沫觉得自己好可怜的说。

    她明明是什么都没有说呢,这,这烤猪就开始凶她了。

    “你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好。”溪小沫小声的说着。

    王文君眉头狠狠一跳,“你刚才说什么?来,没关系,你可以把你的声音说大一点。”

    溪小沫立马摇头,“没,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就是觉得你特别的好!”眼神简直真诚到不要不要的。

    “我看我们真的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王文君这一次是真的要起身走人了。

    “烤猪,你真的忍心让我一个人在这里伤心难过吗?你难道就不觉得这样做的你特别的残忍吗?”

    王文君的身子僵了下,“你说我残忍?”简直不可置信。

    溪小沫有些怯然的放下抓着的王文君的手,摸摸鼻子,目光游离。

    “你也不看看我现在有多……多紧张,你还放着我一个人,一个人在家里。”溪小沫很是气弱的狡辩。

    王文君挑眉,“你紧张?你一个人?难道那个兰斯就不是人了?难道你一会儿你家的那口子不回来了吗?”

    “那不一样啊!”溪小沫开始狡辩了,“你和他们不一样的啊,他们可都是爵的人啊。”

    “难道你自己就不是唐爵的人了?”

    溪小沫顿时语塞,“不是,我也没有说自己不是爵的人啊,我就是,我就是觉得那个什么……”

    “什么?”王文君这次可是没有着急,似乎是让溪小沫慢慢的来意思。

    溪小沫一下子就放弃了,“算了,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你现在就算是要走你就走吧。”

    溪小沫已经开始自暴自弃了。

    “反正你现在就是不愿意帮助我,你就是喜欢唐爵!”溪小沫已经开始胡说八道了。

    王文君一下子就急了,“我可是和你说溪小沫!这种话可是不能乱说的!”

    要是被那根木头听到了的话,天知道那根木头会怎么样!

    “如果你要是不喜欢爵的话,你为什么总是帮着他说话?你现在一点儿都不愿意和我说话了,还总是帮着他说我!”

    “那是因为你欠骂!”王文君忍无可忍了,“溪小沫我说你也是够了啊,你要是再给我玩儿这一招,我分分钟削你啊!”

    溪小沫撇嘴,“你削我吧,等宝宝出生后,我就告诉他,你在他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开始打他了。”

    王文君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形容自己此时内心的感觉了。

    “小沫子,我看现在也就只有你家这口子能够人受得了你了,否则啊……”

    “我就让我家这口子忍着我就可以了,其余的人就算是想要忍着我,我还不给他机会呢。”溪小沫又开始得瑟了。

    “那你既然知道你家这口子这么好,你这大婚还紧张个P!”王文君翻白眼。

    溪小沫张了张嘴,她好像也是刚刚发现了这个问题一样。

    “呃……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事儿呢?”溪小沫呆。

    “那是因为你笨!”

    溪小沫沉默了一会儿,也就在王文君以为溪小沫好不容易想清楚了的时候,溪小沫突然开口道:

    “不对啊,我当然是知道自己是喜欢爵的啊,可是这个和紧张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好吗?!”

    “但是你不是说你不想和唐爵结婚了的吗?”王文君无奈,叹息,“不过你要是实在是不想和唐爵结婚的话,你可以直接和他说的啊,我觉得他也不是不会答应你的,顶多就是把婚礼延后而已。”

    王文君的话刚说完,溪小沫就呆了。

    因为,她,她看到唐爵正一脸黑脸的站在王文君的身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