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4.第664章 你抛弃了她

    “你看啊,当年你抛弃了她选择和我订婚,现在啊,不过是不到一年的时间而已,溪小沫就要和别人结婚了,现在请帖都已经送到你面前了啊。”

    秦雨盈就好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林泽逸冰冷的眸子一样,她继续说着。

    “对了,我看啊,这亲贴里一定有溪小沫穿婚纱的模样,你难道就不想要看看,溪小沫穿婚纱是什么样子的吗?在这个世界上啊,所有的人都说,身着婚纱的女人是最美的。”

    秦雨盈见林泽逸依旧是什么都不说,她便笑了出来。

    “怎么?你这是在害怕吗?还是你不敢去看?”

    林泽逸蓦地收紧了拳头。

    秦雨盈却是继续笑着说道,“林泽逸,你就是个懦夫!就算是你不看,不去听,溪小沫也是要和唐爵结婚了,他们现在连请帖都送到了你的手里了,你竟然还如此懦弱,你……真是让我看不起。”

    “秦雨盈,如果你想要安度晚年的话,那么你就老老实实的,不要再想去做什么事,否则的话,我会把你送走的。”

    “你--”

    “到时候,你的下场可就没有江亦菲那么好了。”

    听到江亦菲名字的瞬间,秦雨盈就知道,自己和江亦菲之间的事情,林泽逸都是知道的。

    “就和唐爵说的一样,你所做的一切,我们都看在眼里,我们不搭理你,并不是不知道,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去浪费那个时间而已。”

    “所以你一直都在看我的笑话,是吗?”秦雨盈冷笑。

    “我说在看你什么时候才能够不这么蠢。”林泽逸冷冷的说着,“就算是你自己想要去死,也不要拉上别人。”

    “你--”

    “还有,我难道就没有告诉过你,就算是溪小沫和唐爵结婚了,她还是溪小沫吗?我喜欢的我爱的人是溪小沫,和她有没有结婚,有没有生孩子没有关系,你明白吗?”

    扔下这句话,林泽逸霍然起身,拿着请帖便走了!

    而此时的秦雨盈却是怔愣的站在了原地。

    蓦地,秦雨盈笑了起来。

    渐渐地,那笑声愈发的尖锐起来。

    她虽然是一直都知道林泽逸喜欢着溪小沫,虽然知道他最深爱的人只有溪小沫,可是他从未,从未如此直白的在她的面前说过,他深爱着溪小沫。

    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那么的喜欢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到底是有什么好?

    她怎么就想不明白呢?她为什么就想不明白呢?

    林泽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便直接将门给反锁上了。

    自从秦氏集团成为了他的后,林泽逸就已经和秦雨盈分房睡了。

    林泽逸的手上紧紧的捏着那张请帖,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会捏着这张请帖。

    大概就和秦雨盈说的一样吧,他就是想要看看,想要看她身着婚纱的模样。

    他想要看看,她身着婚纱的模样到底会是怎样的惊艳。

    因为他一直都知道,溪小沫很美。

    不是那种庸俗的美,而是让人赏心悦目的美。

    林泽逸深吸了口气,好不容易鼓起来勇气,在拆开那请帖,看到上面的内容时,紧张的神色顿时就松了下来。

    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张设计精美的请帖罢了,就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想来也是,唐爵怎么可能会让他留下小沫的照片呢?

    林泽逸蓦地倒在了床上,单手遮挡在了自己的眼睛上,唇角上带着些许苦涩的弧度来。

    她……不是自己的。

    她终究,不是自己的。

    ……

    东方易看着眼前放着的请帖,又看了看神色淡然的溪芸嫣,笑了。

    “这请帖怎么还伯母你亲自送啊。”东方易含笑道。

    溪芸嫣看着如此的东方易。

    可是东方易就好似早有准备一样,他完美的近乎无懈可击。

    “你这孩子,永远都让我找不到任何出错的地方。”

    东方易笑了笑,“伯母……”

    “你行了你,我知道你现在不舒服,但是我和你说啊,感情这东西吧,是……”

    “我可以等。”东方易笑,“所以伯母,你什么都不要和我说了。”

    “等?你以为这事情是等就可以了的吗?”溪芸嫣怒。

    “程叔不就做到了吗?也不过是一二十年的事情而已,指不定我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小沫就可以到我的身边来了呢?”东方易笑着,“所以我会等的。”

    “我和程牧阳的情况和你们的情况不一样!”

    “在我的眼里都是一样的,所以没有什么区别。”东方易依然含笑如初。

    溪芸嫣现在真的是恨不得直接抽东方易一巴掌了。

    “我们的情况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你应该都清楚。”溪芸嫣叹息,“我和江印哲的情况,不能拿来与小沫与唐爵做比较。”

    东方易只笑不语。

    “实际上,我是更加希望,小沫能够和你在一起的。”溪芸嫣原本没打算把这事儿告诉他的,可是现在看着东方小子如此,不由的,溪芸嫣就把这话给说出口了。

    东方易笑出了声来,“那么伯母你可以换掉唐爵,让我娶了小沫也是可以的。”

    “你……”

    “伯母你知道的,我的身价虽然是比不上唐爵,但是我也是有不少的家产的。”东方易继续说着,“我可以给小沫很好的生活,我可以让她更……”

    “但是她不爱你。”溪芸嫣一句话堵死了东方易要说的说有的话。

    东方易笑了,只是这笑意中浸满了苦涩的味道,“是啊,但是她不爱我。”

    “纵使你有万般好,但是就这一点,就可以否定你的所有。”溪芸嫣没有丝毫的留情,“东方,你现在还年轻,你也不要去学程牧阳,他是疯子,你不要……”

    “伯母,我知道我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所以你不要担心。”

    “你让我不要担心?我怎么可能会不担心?”溪芸嫣有些急了,“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最担心的人就是你了?从小沫和唐爵在一起后,你就几乎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吧?你……”

    “没有的事儿,伯母你不要多想了,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呢。”

    “东方小子,你当我是谁?这些事情,我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呢?”

    东方易没有说话。

    “你啊,放手吧,放手了的话,你还可以过的更好。”

    “不可能的,我……放手不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