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第650章 是,我一直都在利用你

    安宁和唐嘉易两人直接去了格林枫景,他们原本是想要过去看看,这两人的准备情况的。

    可是没想到,他们在半路上遇到了溪芸嫣。

    不过神奇的是,这一次溪芸嫣的身边并没有程牧阳。

    溪芸嫣并没有开车,她似乎是刚从什么地方出来,神色看起来并不好的样子。

    也就在安宁和唐嘉易打算上去打招呼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一个人。

    江印哲。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他们现在不是都已经离婚了吗?而且听程牧阳的意思,他们都已经快要结婚了,不是的吗?

    怎么……怎么溪芸嫣又和江印哲牵扯到一块儿去了?

    不过,怎么看起来似乎是哪里有什么不对啊?

    江印哲快步追上溪芸嫣,他原本是想要拉住溪芸嫣的手的,但是在看到她此时的神情后,他还是选择了放弃。

    “芸嫣,我现在并没有其余的想法,我只是想要去参加小沫的婚礼而已,我……”江印哲拦住了溪芸嫣的去路。

    溪芸嫣都快要被气笑了,“江印哲,我是不是在很早之前,就和你说过了,你没事儿的话就不要来打扰我们了?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做。”江印哲深吸了口气,“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但是没关系,我可以让时间来证明一切,我……”

    “没有必要了。”溪芸嫣的眉头依然紧拧,“你现在要是不想出丑的话,最好立马给我让开。”

    “难道我就不能够去参加自己女儿的婚礼吗?”

    “不能。”溪芸嫣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拒绝,“小沫在很早以前就说过了,她没有父亲。”

    “可是我就是她爸!”江印哲这一次是好脾气也是装不下去了,他这一下子是真的火了,“我女儿马上就要大婚了,我去参加有什么不对?”

    “但是你这个父亲对于小沫来说,却是不存在的。”溪芸嫣冷冷的说着,“你如若要是出现在了那个婚礼上的话,我想她一定会让人把你给打出来的。”

    “你——”江印哲不断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

    “如果江总你没有什么事儿了的话,我就先离开了。”音落,溪芸嫣真的是要离开了。

    可是江印哲哪里肯让她走呢?

    “你——”江印哲这一次是真的一把拽住了溪芸嫣的手腕,“你给我站住!”

    溪芸嫣不怒反笑,“江总果然是好样的,现在都学会用暴力了啊?”

    江印哲立马就松开了溪芸嫣的手,他可是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就成了使用暴力了?

    “溪芸嫣,这话可是不能乱说!”

    “乱说?”溪芸嫣淡淡的笑了起来,“那么请问下,我这手腕上的五指印是怎么一回事?

    果然,溪芸嫣的手腕上出现了一些指印。

    江印哲的面色看起来可是并不怎么好看,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所以,江总,你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呢?”溪芸嫣继续冷眼看着他。

    “对不起,是我过火了。”江印哲低声道。

    “那么我现在要是说原谅你的话,你是不是就可以让开了?”

    “你为什么就不能原谅我呢?”江印哲一直不明白这个问题。

    “我怎么就没有原谅你呢?我根本就没有恨过你的,不是吗?”

    “那么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参加小沫的婚礼?”

    “我有说别的什么吗?”溪芸嫣冷淡的笑着,“不过江印哲,你以什么身份过去?我不想消磨在那样的日子里不开心,所以你最好还是什么都不要做的好。”

    “你这不就是不让我去吗?”

    “啊……好像是诶,我的确是不想让你去呢,小沫到时候要是不开心的话,唐爵那小子也一定会不高兴,等到了那个时候,你江家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可就是不知道了。”

    溪芸嫣淡淡的笑着,可是那笑意中却是带着满满的寒意。

    “你为什么……”江印哲还是什么都不明白。

    “江印哲,你不是傻子,我的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了,你难道还不明白?”

    江印哲怎么会不明白,他只是强制的让自己不去明白而已。

    “你……你现在已经和程牧阳在一起了,是吗?”江印哲突然转移了话题。

    溪芸嫣这一次是笑了起来,“出这还真是……”

    溪芸嫣已经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我虽然是不知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的,但是我说过的,我会……”

    “别,你现在最好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否则的话,我会忍不住的对你出手的。”溪芸嫣兀然冷声道,“江印哲有许多的事情我不说,但是可不表明,我们双方都不明白,你说是吗?”

    “我早就说过了,那一次是误会!我是被陷害了的!”江印哲说的是宋洁的事情。

    溪芸嫣现在早就已经放下了那个时候的事情了,但是江印哲却是还在对这些事情耿耿于怀。

    “我早就说过了,我已经无所谓了,不过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是早就已经回不去了,不管那时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已经回不去。”

    “其实你早就已经喜欢上了程牧阳,是吗?”江印哲蓦然问道。

    溪芸嫣有些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但是她却是直言道,“是,我早就喜欢上他了。”

    “其实那个时候你和我结婚,不过是因为,你想要气他而已,是吗?”江印哲就和自虐一样。

    这个问题一直都在他的心底盘旋很久了。

    因为他在年轻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问题,可是那时候的他根本就没有勇气去问她,因为他害怕得到一个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溪芸嫣就那么看着他,看着看着,溪芸嫣笑了。

    “是,那个时候的我只是想要气他。”溪芸嫣就那么一字一顿的说着,“如若那个时候他先和我表白了,直接说喜欢我的话,我或许就不会和你在一起了。”

    江印哲不说话了。

    他就那么看着溪芸嫣。

    那双眸子里面浸着的神色是溪芸嫣看不真切的。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是在利用我,是吗?”江印哲继续问。

    溪芸嫣这一次也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点头了,“是,我一直都在,利用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