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第641章 婚期将近……

    真跑路这几个字对唐爵来说,可真的是致命伤。

    “真跑路?”唐爵挑眉,神色不明。

    溪小沫心底喊了一声糟糕,她知道唐爵这是来真的了,而且很是有点儿危险的感觉。

    “我去剧场顺口那么一说,所以你完全是可以当做不知道的。”

    “是当做不知道还是当做没有听到?”唐爵冷淡的问着。

    溪小沫都快要哭了,“当做没有听到,我,我……我那就是一时嘴快了,所以你……”

    “嘴快?”唐爵继续挑眉。

    溪小沫叹息,表示妥协,“好,好啦,我知道我自己错了,我以后尽量不让自己说错话还不行吗?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气了?”

    “尽量?”唐爵依旧是抓着她的词语不放手。

    溪小沫觉得自己就快要疯了。

    “我以后……努力做到让自己不说错话!”

    “不应该是绝对吗?”唐爵看着溪小沫的窘迫,不知道怎么的,他心底就是涌上一股子柔软来。

    溪小沫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绝对?”溪小沫的声音已经控制不住了,“我说你是疯了吗?我自己都不一定能够做到绝对,而且我要是到时候做错了什么的话,你肯定又要说我了,我才不要。”

    “你这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唐爵打算用激将法了。

    溪小沫气呼呼的看着唐爵。

    她当然是知道唐爵这是在故意的刺激她的。

    但是没办法,她这个人就是受不得别人激。

    “才不是!我对我自己很有信心,所以你看着好了!”

    唐爵的唇角上浮现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来,“好,那么我就看着,看着我的宝贝能够做到哪一步好了。”

    溪小沫其实在说完那话后,她就已经后悔了。

    可是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

    她当然是想要……反悔也是来不及的了。

    而且反悔的话,那多丢人啊。

    看着溪小沫瞬间萎靡下去的神色,唐爵的眸底划过些许的笑意来。

    “没关系,你要是害怕自己做不到的话,我到时候可是帮你的。”

    溪小沫哼哼,“你帮我?你怎么帮我?”

    唐爵笑,“你要是说错话了,就打我一下。”

    溪小沫一愣,随后就笑开了,“我错了,干嘛打你啊?”

    “因为,自己的老婆不好,我这个老公可是有很大的责任的。”

    溪小沫顿时就瞪大了眼睛,“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好吗?”

    “但是身为老公的我没有好好的教育好你,深感自责啊。”

    “什么好好的教育?你是不是坦然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

    “你觉的呢?”唐爵将问题抛给她。

    溪小沫要是能够自己判断出来的话,那她就不问了。

    “算了,你还是什么都不要说了吧,让我自己安静安静吧。”

    溪小沫直接起身,自己爬到床上去,自己安静去了。

    唐爵有些愕然的看着那个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身影,片刻之后,他便无声的笑了起来。

    她好像是累了的样子,这一次她也不怕这么趴着会不会压着宝宝了,前一阵子,她就连翻身都不敢,更别说是趴着睡了。

    卧室内在瞬间静谧了下来。

    唐爵很享受这种感觉。

    自己所深爱的人就在自己的眼前,毫无防备的睡在那里,就好似她全身心的信任着他一样,毫无防备。

    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只要好好的看好自己的宝贝,其余的,与他无关。

    ……

    溪小沫和唐爵两人的婚期算是定下来了。

    日子是安宁找人算的,据说那个人在这方面极为厉害,安宁也是花了大价钱才把人给出来的,因为那位老人已经收山很久了。

    如若不是看在安宁诚心的份上的话,那人或许就真的是不会出来了。

    只是有一件事,安宁谁都没有告诉。

    在安宁将两人的生辰八字给了那位老人时,老人神色看起来并不是很好,可是终究他什么都没有说。

    直到安宁问了他一句什么话,老人才幽幽的说了一句:“两人要想走下去,可是有苦头要吃了。”

    安宁还有点不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她又想了想小沫和唐爵两人的情况,他们可不就是吃了好一阵子的苦头才在一起的。

    她也就以为这事儿是过去了的,却不曾想,那老人继续说:“这两人……命苦。”

    其余的,他便什么都没有说了。

    安宁这一下就更是不明白了,小沫和阿爵两个人,都是生在大富大贵的人家的,怎么就会命苦了呢?

    但是老人却是一句话都不再多说了,只是和安宁说了一个日子后,便打发安宁离开了。

    安宁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多问的,问多了,这人也不会告诉她。

    安宁害怕她把这些事情告诉了唐爵和溪小沫后,他们两个人会多想,这些事情说不说,对他们两人来说,问题也应该不大。

    只是,终究还是会有一些膈应。

    “五月二十八,这不没有几天了吗?”溪小沫诧异的看着安宁,听到她说选好的日子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嗯,没几天了。”安宁将之前那个老人写好的日期放在一边,继而对溪小沫笑道,“你的肚子现在还不是特别明显,要是再等下去的话,你可怎么穿婚纱?”

    溪小沫担心的也是这一点,不过玩现在只有不到十几天的时间了,来得及吗?

    “至于时间来得及还是来不及,这你就不用管了,到时候我们都会有安排的。”安宁继续说着。

    溪小沫只能点头,她现在真的是一团的乱麻,完全不知道该按照什么样的程序来走啊。

    唐爵却是坐在溪小沫的身边,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含笑的看着她,就好似他一直都在等这个时间一样。

    之前溪小沫听溪芸嫣说了这事儿后,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唐爵说是日子他会找人算的……可是后来,突然多出了好一些的事情,溪小沫也就以为唐爵把这事儿给放在后面去了。

    没想到唐爵这是把选日子的事情给了安宁。

    但是溪小沫不知道的是,这哪里是唐爵给安宁的啊,而是安宁自己给抢过了的。

    用安宁的话来说就是,不管怎么说,她也要多做点儿事儿不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