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第635章 宝贝,你是不是知道了?

    溪小沫一顿,她想也没想的,直接就将手机扔到了床上,翻身下床,往门口跑去。

    只是她还没有跑到门口,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唐爵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挂在自己的臂弯里。

    唐爵的神色看起来并不好,似乎是很是疲惫的样子。

    溪小沫的心底顿时咯噔一声,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唐爵就将臂弯里的外套扔到了一边去,一把抱住了溪小沫。

    溪小沫没敢动,她很想问唐爵到底是怎么了,可是也就在刚才,那边所有的事情她都听的一清二楚,她清楚的知道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不明白,电话那头所说的当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事情会牵扯到那么多人,更加不明白,爵为什么会那般的动怒。

    她有很多的事情是不明白的,但是有时候,很多事情并不是她明白了,就是可以解决的,所以无所谓了,只要他不说,她就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可以当做自己……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知道。

    “这突然是怎么了?”溪小沫的嗓音平和,垂放在身侧的手已经环上了唐爵的腰间。

    唐爵没有说话,而是在她的发间深吸了口气。

    “你这……突然就消失不见了也就算了,怎么回来了,还这么无精打采的啊?”溪小沫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不过她现在看起来也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再加上唐爵此时根本就不在状态,他也就没有注意到溪小沫的那些不自然来。

    “没有什么事情。”唐爵看来是并不打算告诉溪小沫。

    就如同唐爵对夜一他们所说的一样,他什么都不会说,他不会让溪小沫知道一点的事情,他会将当年所有的事情给封闭起来。

    “既然没有什么事情,你怎么就突然这么累了?”溪小沫叹气,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的拍抚着,“如果你要是工作太累了的话,我们可以先把手上的工作放一放,没有关系的啦。”

    “我这不是害怕养不好你吗?”唐爵在溪小沫耳际旁如此说道。

    溪小沫顿时就不愿意了,“我很好养活的啊。而且,就算是你不上班的话,就TM大厦那里的租金就可以够我们花销了吧?”

    “看来我的宝贝还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笨啊。”唐爵紧了紧怀里的溪小沫。

    溪小沫眉头微微拧起,“那是当然,你也不想想我是谁。”

    “你是唐爵的老婆呢。”

    溪小沫微愣了下,继而便笑了起来,“是啊,我是你唐爵的老婆呢,唯一的。”

    “难道你还想要让我有别的老婆?”唐爵抓住她的那个唯一的开始说笑了。

    “你要是想要其他的什么人试试,我一定会让你深深的记住你这个老婆我的彪悍的。”

    唐爵在溪小沫的脖颈里蹭了蹭,深深的吸纳了一口气,“我不敢的,我不敢做出哪怕是一件会让你伤心难过的事情,所以……我什么都不会做,我只会看着你,我的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你的身上了。”

    溪小沫笑的开怀,“你这是在告诉我说,你没有其他的精力和时间去看别的什么人了吗?”

    “是啊,因为我所有的精力可都是放在你的身上了呢。”

    “我哪里需要你那么多的精力啊。”溪小沫哼哼。

    “我的身边有那么多的窥窃者,你说我能不把你看好了吗?”

    溪小沫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到底是谁的情敌多?光是我看到的就已经有那么多了,你说要是我没有看到的,我不知道的那些人到底有多少?”

    唐爵笑了出来,只是因为唐爵是抱着溪小沫的,溪小沫并不能看到唐爵的表情,可是她就是觉得此时的唐爵的心情似乎是比之刚刚进来的时候好多了。

    “我们之前不就是已经说过这个话题了吗?那个时候宝贝你是怎么说的来着?”

    “忘了。”溪小沫这还真不是在说谎,她是真的给忘记了。

    “好吧,既然你忘记了,那么我现在可以慢慢的和你说,我的情敌到底有多少。”

    溪小沫本来还想要让他继续说来着,但是不知怎么的,溪小沫突然就想到了轩辕清逸,他刚在在手机里面说的那些话真的是太奇怪了,奇怪的让她自己都忍不住的心虚。

    “好,好吧,就算是我的错好了。”溪小沫这可是出奇的认错认得这么早的。

    事出有因必有妖。

    “哦?今天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唐爵突然的问话让溪小沫的心底顿时就咯噔了一声。

    “怎,怎么可能呢,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溪小沫很是严肃的说着,“而且我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的话,我现在怎么可能还会继续在这个地方呆着?”

    “哦?”显然,唐爵对溪小沫的解释不是很认同。

    “难道你觉得我是傻的吗?我干嘛要做什么对不起我老公的事情呢?”

    “哦?”唐爵继续挑眉。

    溪小沫这下子就有些急了,“我不管你是信不信啦,总之我是什么都没有做。”

    “既然你什么都没有做,那么宝贝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在急什么?”唐爵就差没有笑出来了。

    溪小沫不断的深呼吸,不断的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她越是这样,唐爵就会越是觉得她现在很是怪异。

    “总之,我就是什么都没有做。”

    “既然你是什么都没有做,那么就一定是其余的什么人做的了,是吗?”

    溪小沫的心底咯噔的使劲的跳动着。

    她自己都想不明白,唐爵怎么就会这么厉害。

    她明明是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怎么就所有的事情都猜到了呢?

    她如果要说轩辕清逸想要撬他墙角的话,这算不算?

    溪小沫纠结了小半天,唐爵将溪小沫松开了,他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看着溪小沫,也就在溪小沫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唐爵开口了:

    “宝贝,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顿时,溪小沫的心脏跳动的更加的厉害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