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第630章 唐爵有事瞒着你

    唐爵冷漠的看着夜一。

    不过这一次,他是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

    只是那么淡漠而冰冷的看着。

    唐爵怎么会不明白夜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正是因为他太过于明白了,他才会沉默下来。

    他才会去想,他那时候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他的宝贝那么的伤心。

    可是他想了又想,想了好久,都没有想清楚,也没有想到,那时候的他到底是做了什么,让他的宝贝那般的伤心。

    “你可以……”唐爵的话还没说完,夜一就笑了出来。

    “唐爵,这个事情,并不是我能够帮你的。”夜一淡淡的笑着,“我知道她爱你,即便是她在那样的情况下,即便是她告诉我们,她是恨你的,我们也都能够看出来,她每天,甚至是每时每刻都是在想你。”

    唐爵的手兀然握住了沙发扶手。

    “我说的这些不是想让你放了我们,而是我想要告诉你,小沫并不似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无所谓,她需要安全感。”

    夜鸣已经不想再去提醒夜一什么了。

    夜一已经说了够多的话了。

    甚至是说的有些过了。

    但是都无所谓了,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就算是再去说一句什么,就算是让夜一闭嘴,那也不能改变什么了。

    夜鸣深吸了口气,少主果然是下了一盘好棋,一盘极好的,就连唐爵都没做看出来的好棋啊。

    既然都没有看出来,那么就都这样吧。

    她夜鸣也可以当做是什么都不知道,她可以选择装聋作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他们想要怎么样,那就都怎么样吧。

    唐爵彻底的沉默了下来。

    他这一次也是谁都没有看,他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脚尖上,他似乎是在回想什么,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没有人去打扰他。

    孟杰瑞更是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就好似生怕他会动怒一样。

    直到唐爵再次开口,“你们走吧。”

    那嗓音中浸着浓厚的疲惫。

    夜鸣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唐爵。

    这唐爵是疯了吧?他的脑子还正常吗?

    刚才还说要杀了他们,现在就说要放了他们?脑子真的是没有坏掉吗?

    “你……”夜一也是诧异不已的看着唐爵,他也是没有想到,唐爵竟然会如此轻易的就放了他们。

    其中要说诧异的话,那么孟杰瑞是最诧异的了,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为了抓住这个夜一,他们可是用了不少的时间啊。

    甚至是可以说,从他们抓到夜鸣开始,他们就已经开始在设局了。

    只是这个局,除了孟杰瑞和唐爵两人知道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唐爵是在怕,怕溪小沫在看到夜一后,会想起什么事情来。

    既然那些记忆对于小沫来说是痛苦的,那么就没有必要再让他的宝贝想起来了。

    所以一切都无所谓了,让他们都离开吧。

    夜鸣所做的一切,他都可以原谅。

    因为,当初,如若不是夜鸣的话,他的宝贝现在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也很有可能现在都已经和那个轩辕清逸在一起了。

    而这一些,也都是在他前两天里,才知道的。

    而对于夜一,唐爵是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是想要杀了夜一的,唐爵不属于那种能够容忍对自己宝贝窥窃的人的存在的,更何况,这个男人还窥窃的那么理所当然。

    可是唐爵也是个爱恨分明的,他清楚的知道,就算是夜一再怎么想要窥窃他的宝贝,他这一辈子也都不可能和他的宝贝在一起。

    因为,他的宝贝现在爱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唐爵。

    “当然,如若你们不想走的话,也可以继续在这里做我的人质。”唐爵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夜鸣用见鬼了一样的表情看着唐爵,就好似她是真的见鬼了一样,现在的唐爵整个人好像都是不怎么正常一样,奇怪极了。

    “你……”夜鸣开口了,但是她这一开口,便发现自己的唇角生疼生疼的,想来是因为刚才被孟杰瑞给打了一巴掌的原因。

    夜鸣抽了下唇角,继而道,“唐爵,夜一说的那些话你最好都想明白了。”

    只是,夜一说了那么多的话,她到底是让唐爵想明白哪一句话,那么就得要让唐爵自己去想了。

    唐爵的眸光暗了暗,不语。

    不知道为什么,夜鸣在看到如此的唐爵后,心底不禁划过一丝怪异来。

    她总觉得,唐爵真的好似做了一个什么决定一样,而且那个决定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唐爵!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做了什么决定,但是如若你要是想要伤害溪小沫的话——”夜鸣突然一顿,她想要说什么,想要继续威胁唐爵吗?还是突然想要说别的什么事情?

    夜鸣自己都不清楚,她怎么会说这些话。

    唐爵冷漠的看着她,但是不知是不是夜鸣的错觉,总觉得唐爵现在虽然是冷漠的,但是他此时的冷漠和之前的冷漠完全是不一样的。

    此时的唐爵更加的……柔和?

    对于这个词语,夜鸣自己都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想到柔和,不过在想到后,她自己都愣住了。

    “你们走吧。”唐爵没有任何表情的,冷漠的几乎疲惫的开口。

    在唐爵再次说完这话后,原本压着夜鸣的保镖们也都松手了,他们规规矩矩的站在一侧,目不斜视。

    夜鸣一被松开,她就冲到了夜一的身边,她的视线落在夜一的枪伤上,而后便没有丝毫犹豫的扶起夜一就要离开。

    只是在离开之前,夜一对唐爵说了一句:“唐爵,如若你要是想要和小沫一辈子的走下去,我劝你,最好还是都告诉了她,把所有的你知道的或者是不知道的甚至是一知半解的事情,全部都告诉她。”

    唐爵却是阴冷的看了他一眼,嗓音冰冷,“我要不要告诉她,都是我的事。”

    而此时,格林枫景。

    溪小沫怔愣的握着手机,指尖泛白,贝齿紧咬下唇。

    而手机的那头,响起的是轩辕清逸的声音:

    “小沫,这些你都听清楚了吗?唐爵他……是有事情隐瞒着你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