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第627章 她说:我恨他!

    夜鸣几乎有些喘息不过来,她就那么坐在沙发上,视线落在唐爵身上,拳头也是不由自主的握紧在了一起。

    她现在是在做准备,随时打算逃跑的准备。

    即便是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夜鸣也没有打算束手就擒,怎么的也得要反抗一下不是?

    “告诉我,她那时候到底都说了什么!”唐爵深吸了口气,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起来,可是似乎如此下来,他做不到。

    他做不到让自己平静,只要一想到那时候的小沫所说的话,他就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是想要具体的,还是抽象的?”夜鸣淡淡的问着。

    这时候还能如此淡定,孟杰瑞都不得不佩服眼前的女人了。

    她还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怕死啊。

    “夜鸣,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唐爵周身的气压愈发的低了下来。

    夜鸣冷笑,“我不管你给我多少次机会,我都只会告诉你,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

    “是吗?”唐爵的眸光冷寒,“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说,你现在就算是死,也是打算什么都不会说了,是吗?”

    夜鸣这一次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冷笑的看着唐爵。

    “那么我现在问你,如果我要杀的是别人,而不是你的话,你会有什么反应?”唐爵继续问。

    夜鸣的心底赫然就涌上了一股不好的感觉来,可是她眉头也是一皱之后,便淡然了下来。

    “唐爵,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是能够威胁我的?”夜鸣淡淡的问道。

    唐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是觉得自己身上没有一点儿的弱点,是吗?”

    夜鸣自然是这么认为的,如若她要是有弱点的话,自己也就不会是夜鸣了。

    “那么,你现在是无所不能的了,是吗?”唐爵调整了下自己的坐姿,而就是那犹如王者般的气息不觉的让夜鸣有股极不好的预感。

    “你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夜鸣深吸了口气。

    “我已经把我想要说的话都说完了,现在就是看你到底是想要怎么做了。”唐爵显然是见手里的主动权都给了夜鸣。

    只是夜鸣肯不肯合作,那就是她的事儿了。

    夜鸣的整个大脑都在高度旋转着,她不知道唐爵是想要玩儿什么把戏,她现在唯一在想到的是,轩辕清逸那边很有可能已经开始动手了。

    如若那边有人动手了的话,那么是不是说明,这几天很有可能就会有人来救她?

    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似乎是有些不对。

    “看来,你真的是不打算和我合作了。”唐爵的嗓音中带着淡淡的无奈,“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只能说遗憾了。”

    唐爵在说完这话后,孟杰瑞也在同一时间里下达了命令。

    而也就是在一瞬间的事儿,原本安静无比的,几乎没有什么保镖的别墅内,顿时就出现了许多的黑衣壮汉,就连别墅外,也是围满了人。

    夜鸣在看到那些人的瞬间,便知道来人了。

    而且唐爵今夜的主要目的不是想要和她谈话,而是想要抓人。

    “唐爵!”夜鸣顿时大喊出声。

    啪--!

    一记耳光毫不留情的直接落在了夜鸣的脸颊上!

    孟杰瑞淡定的收回自己的巴掌,他虽然是高级管家,受过高等且严格的教养,虽然规定里说了要尊重女性,但是对于对自家少爷口出不逊的人来说,他那一巴掌打的已经算是轻的了。

    孟杰瑞冰冷的视线直直的落在夜鸣的身上,“我家少爷的名字,哪里是你能够叫的?”

    孟杰瑞的声音极为的冰冷,就好似那根本就不是他所说的话一样。

    夜鸣有些不可置信,这几乎可是算的上是自己第一次被人打巴掌了。

    “你给我等着。”这个仇,她夜鸣算是记住了!

    孟杰瑞什么样的威胁是没有经历过的?他自然也就没在把夜鸣的威胁放在过眼里。

    ……

    而此时正躲在暗处的夜一在发现周围不对的时候,便差不多知道,自己的行踪很有可能已经被暴露了,唐爵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让人来抓他,不是因为想要放过他,也不是害怕抓不住他,而是想要从夜鸣那里套话。

    夜一在发现里三层的外三层的几乎全都被人给包围住了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这是跑不了了。

    夜一将视线落回到大厅内,之前孟杰瑞的那一巴掌打的极狠,夜鸣的那半张脸几乎都已经肿了起来。

    夜鸣将口中的血水吐了出来,眸中带着些许的冷意。

    “看来,你们今天是想要做什么了。”夜鸣冷冷的笑着,“你现在所做的一切,溪小沫她都知道吗?”

    “轮不到你来管!”唐爵眸光嗜血,“你要是不想让那个人死的话,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那时候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你现在来问我?啊不对,你要是去问傅一凌不是应该更清楚的吗?”夜鸣兀然就笑了起来,“那个人可是你的母亲啊,她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全部都告诉你的。”

    孟杰瑞顿时就有些担心的看着唐爵。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说夫人的事情了。

    难道当年真的傅夫人做多吗?

    “不要用这种杀人的目光看着我,我告诉你,没有用的。”夜鸣一脸的无所谓,即便是此时她的脸颊极疼,“傅一凌到底做了什么,她自己比我可是清楚多了,我也不过是从溪小沫的口里听到的,但是傅一凌可是不一样的啊,她可是执行者呢。”

    唐爵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夜鸣。

    如若不是因为他紧握着的手出卖了他的情绪的话,或许夜鸣真的会以为,此时的唐爵是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唐爵果然是隐藏情绪的高手啊。

    可是夜鸣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而是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女人对明白该怎么去毁掉女人的一生,让她彻底的绝望。”

    唐爵的呼吸愈发的沉重了起来。

    “啊对了,差点儿忘记告诉你了,溪小沫在那之前说过一句话,她说啊:我恨他。”

    唐爵的身子顿时一僵!

    夜鸣却是笑的愈发的开心了起来,“你可以当做我这是在胡说八道,但是我到底说的是真是假,天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