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第626章 再次审讯夜鸣

    是夜。

    夜一赶到郊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他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到了帝都,只是这两天他一直都在观察那别墅里保镖们换岗的时间表。

    这已经是来的第三天了。

    他在确定好这里的换岗时间后,准备动手了。

    只是他刚想要动手,刚刚摸索进入到别墅里后,便发现出了这里的不对来。

    今天和往常的时候,似乎是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在一阵脚步声下,只见几道身影落入了夜一的视线中,那些人面无表情,不过夜一能够看的出来,他们此时都是紧张的,而且似乎是极为的紧张。

    夜一以为是自己的行踪被暴露了,刚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道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人呢?”

    夜一所有的动作都僵了,他紧贴在墙壁上,视线犹如鹰隼一般,直射在那道身影上。

    他可以确认,那个人就是被溪小沫念念不忘的糖糖。

    唐爵。

    这个名字从他还没有人是溪小沫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

    只是没有想到,溪小沫会和唐爵有牵扯而已罢了。

    “马上就带过来了。”站在唐爵身侧,脸上有一道疤痕的男人恭敬的说道。

    唐爵什么都没有说后,便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神色淡然,就好似只是坐在那里,喝着一杯咖啡而已。

    “你们这是打算严刑逼供了吗?”夜鸣兀然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

    夜一在听到夜鸣的声音的刹那,就紧张了起来。

    他以为夜鸣是受到了什么伤害,可是在他看到夜鸣后,顿时就长吁了一口气,至少表面上,夜鸣是什么事儿都没有。

    “我要是想要对你严刑逼供的话,你现在也就不会坐在这里和我说话了。”唐爵淡淡的看着夜鸣,“我现在只是想要问你,你都想通了没有而已。”

    “想要从我这里套话吗?你还是做梦比较实在。”夜鸣压根儿就没打算告诉唐爵所有的事情。

    “是嘛?”犹如呢喃般的情话让夜鸣没来由的浑身一颤。

    夜鸣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还是打从心底里的害怕,但是她不想认输。

    “唐爵我早就说过了,你要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关于溪小沫当年的事情的话,那都不可能!”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是铁了心的不想要告诉我任何事情了,是吗?”唐爵的眸光愈发的阴冷了下来。

    “是!”

    “不管我用什么手段,你都是不可能告诉我了,是吗?”

    夜鸣想不明白,唐爵为什么还要继续问,不过她也是依旧回答了。

    “是!不管你有什么手段,我都是不会告诉你的!什么都不会说!”

    夜鸣觉得自己是疯了。

    她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就跑到帝都来,神经病一样的找了溪小沫就开始发疯。

    她就是看不惯,就是不想要看到溪小沫在清醒过了自己做了什么后,会给疯掉。

    “不会后悔?”唐爵继续问。

    “我要是后悔的话,你就是我爹!”夜鸣冷漠的笑着。

    “夜鸣,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如若不是当年你认识她,还帮了她的话,你觉得你自己能够活多久?”唐爵突然将话题移开了。

    夜鸣不知道唐爵这是想要玩儿什么花招,不过这些现在对她来说都无所谓了。

    想来,少主也是不可能派人过来救她,她在少主的眼里,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下属而已。

    一个下属没有了,还可以继续培养便是了。

    因此,在唐爵抓住了她之后,夜鸣就知道自己能够活下去的希望不大。

    不过现在看来,她的希望似乎是大了那么一丢丢啊。

    “那么我是不是还要感谢当年我自己所做的一切了?”夜鸣近乎嘲讽的说道。

    唐爵淡漠的看着她,“是。”

    夜鸣这一次反倒是真的诧异了一下。

    “我还真是想不明白,如若你现在真的是如此喜欢她的话,那么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夜鸣奇怪的看着唐爵,“如若你要是真的如同现在这般的爱她,你怎么会容许她发生那些事情?”

    夜鸣的问话让唐爵沉默了下来。

    唐爵是真的不知道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可是在听到夜鸣这些问题后,他知道,他的宝贝在那个时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否则,她也不会在这么多年以后,还会继续梦魇。

    “你是真的……到现在这个地步了,还是打算什么都不告诉我,是吗?”唐爵的声音沉了几分。

    “是,我那个时候就已经答应过她了,我什么都不会说,我只会选择沉默。”

    “既然你什么都不会说,那么你现在跑来帝都做什么?”

    “我只是奇怪,奇怪她怎么会突然又和你在一起了而已。”夜鸣放松了自己的身体,她能够感觉的出来,唐爵今日来问她,一定是另有什么目的,她不会有危险。

    既然她没有什么危险的话,她也就没有必要继续那么僵持着自己了。

    “为什么奇怪。”唐爵继续问。

    “我说过的,她曾经说过,自己这一辈子里,最不想要见的人就是你。”夜鸣笑了起来,“啊对了,你也一定会觉得我现在都是在说谎,没关系,等到时候她所有的记忆都恢复了的话,我想等到了那时候,她一定会逃离你的身边的。”

    “你闭嘴!”唐爵的眸光倏地就冷了下来,不同于以往的冷,这一次的冷是真正的透着一股子杀意。

    夜鸣自己也清楚,如若她要是再继续说下去的话,她会死的。

    就死在这里。

    死在唐爵的手上。

    夜鸣虽然早就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儿了,但是没有谁是真正的想死的。

    既然能过活着,她自然不会蠢到去死。

    房间内的气压似乎是在一瞬间就低沉了下去。

    站在唐爵身侧的孟杰瑞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少爷。

    他看的出来,此时的少爷似乎是有些不对,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他自己也没有想明白。

    不过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此时的少爷是危险的。

    如若谁要是触碰到了他的爆发点,那么,那个人一定会死!

    所以,现在还是一切都小心的好,否则,命很有可能就会丢失在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