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第625章 唐爵的宝贝

    要说溪小沫不感动,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她怔愣的看着唐爵,眸底还带着些许的不相信。

    在溪小沫看来,许多所谓的能够白头到老相守一生的人,最后不也是全都以分手散场了吗?

    不是溪小沫不相信唐爵,而是她对自己没有一点的信心。

    她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能够和唐爵一直走下去。

    那个时候的唐爵还没有此时的权利,没有现在这般的魄力。

    她想,现在唐老爷子如此不喜欢自己,那么那个时候的唐老爷子又能喜欢自己吗?

    想来,那是不可能的。

    那么,如若在那个时候,唐老爷子给爵施加压力,让他和自己分手的话,他会选择怎么做?

    溪小沫没有问唐爵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即便是问了,那也是没有什么用的,因为那些不过都是如果。

    如果这种东西太没谱了。

    见溪小沫自己在那里发呆,唐爵失笑,“怎么了?自己又在想什么事情?”

    溪小沫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她曾经说过的,她看重的不是以前,而是现在和以后。

    以前的她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她自己都忘记了,就算是别人告诉了她所谓的以往的事情,那又怎么样?那些日子已经不属于她了。

    即便是,那有的日子也都是她自己经历的,也都是曾经属于过她的。

    不过那些不过是曾经而已。

    “那么你自己在发什么呆?”唐爵失笑摇头,嗓音轻柔,“如果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和我说啊。”

    “我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是会告诉你的。”溪小沫叹息,“还是你觉得,我要是有什么事儿的话,不会和你说?”

    “我就是怕你到时候什么事儿都自己藏在心里,都不告诉我,自己闷着。”唐爵无奈,“我最怕的就是你这样,要是到时候我自己去猜测,胡思乱想的……”

    “所以我都说了嘛,什么事情都没有,我也没有隐瞒你啊。”溪小沫从唐爵的怀里出来,笑嘻嘻的看着唐爵,“而且啊,我觉得我小时候的时候,你一定很照顾我。”

    唐爵笑,“你怎么感觉出来的?”

    溪小沫摇头,“不知道,我就是这么觉得的,你要是天天都在我的身边的话,我一定会天天都赖着你,然后哪儿的不让你走。”

    “你还真是……”说到后面,唐爵是一句话也没说了,只是看着溪小沫笑,笑的异常的柔和。

    “真是什么?”溪小沫不解的看着唐爵,“你话不要说到一半儿啊,这样可是很堵人的。”

    “但是我突然就是不想说了,怎么办?”

    “那么你怎么才肯说啊?”溪小沫可是不喜欢这种感觉,奇奇怪怪的。

    唐爵叹息,“我现在啊……其实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所以没什么事儿,你也不用多想,没什么大事儿的。”

    “难道只有大事儿了你才告诉我?”溪小沫觉得这样的回答是不可思议的。

    唐爵摇头,“不是。”

    溪小沫想了想,“那么既然不是的话,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唐爵安抚着溪小沫,“你放心吧,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要是真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是会告诉你的。”

    那无奈的表情里面可是带着满满的笑意。

    见唐爵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一步了,溪小沫要是再继续问下去的话,那么就真的是没有什么意思了。

    因此,她之间选择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了。

    直接缩在了唐爵的怀里,叹气去了。

    “怎么突然叹气了?”唐爵笑了。

    “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要叹气了而已。”

    而是什么回答?

    唐爵虽然是想要笑,不过终究还是都给忍住了,他知道,自己现在如若要是笑了起来的话,这丫头一定又会跳脚了。

    溪小沫看着唐爵的下巴,看着看着,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爵,溪老夫人那边……”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溪老夫人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和女王大人两个人怎么样了。

    “她那边的事情,母亲自己会处理的,你就不要操心了。”唐爵淡淡道。

    “可是我总觉得,如果这事儿我要是不去操心的话,她们两个人直接是不会有什么突破的。”

    溪小沫叹息,感觉更多的还有些许的无奈。

    唐爵有些惊奇了,他一开始一直以为溪小沫是不会管这事儿的,但是现在看起来,感觉好像不是这样的啊。

    “那么……宝贝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要让她们和好吗?”

    溪小沫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都是在想什么,她就是,就是觉得,女王大人和溪老夫人两人终究都是母女关系,即便是那个时候溪老夫人和女王大人之间闹了一些问题,但是那都是那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溪老夫人明显就是想要改过来,想要道歉,但是女王大人那边……

    溪小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都是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一大堆。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就是觉得……”溪小沫顿了顿,“我就是觉得,她们要是继续都这样下去的话,对谁都不好。”

    “哦?”唐爵有些诧异了。

    “我知道你现在是觉得我有些奇怪,其实我自己都觉得我挺奇怪的,但是我就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大概是因为我自己要要成为母亲了的原因吧……”

    溪小沫觉得自己最近的心真的是越来越软,自己都快要看不下去了。

    “如果要是岑的想要让她们和好的话,那么就好好好努力,想想该怎么处理她们之间的关系。”

    “你不反对我搀和这件事情吗?”溪小沫问的是小心翼翼的。

    唐爵失笑,“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宝贝,我早就说过的,我会是你最坚实的后盾,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的。”

    溪小沫的心底一下自己暖了起来。

    虽然之前一直都是暖着的,可是在听了唐爵的这话后,她的心底的柔软程度更加的厉害了一些而已。

    “我就是怕到时候自己给你惹上麻烦。”溪小沫的声音小小的。

    “你的那些事情都不叫麻烦,所以你什么都不要担心。”唐爵无奈的笑道,“而且不要忘记了,你的老公我可是唐爵啊。”

    “是啊是啊,你可是唐爵啊,人人都不敢动的唐爵呢。”

    “而你是就连唐爵都要呵护备至的宝贝啊。”

    被唐爵这么一说,溪小沫突然就有一种自己极为高大上的感觉,身价分分钟上涨啊有木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