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第624章 忍不住的想咬你

    溪小沫听到唐爵这么说,一下子就惊讶了。

    她松口,看着唐爵,继而问道,“那个……难道我小的时候,也喜欢咬你吗?”

    唐爵看了看自己手腕上已经露出牙印的地方,无奈的笑着。

    “那时候你这个傻丫头,要是一不开心了,你就会来咬人。”

    溪小沫简直不敢相信,“不可能!”

    “不信?没关系,你日记上都有写的,你到时候可以慢慢的看看,你到底都对我做了什么。”

    溪小沫突然就是没有勇气去看日记本了。

    “真的……?”溪小沫还是不相信,“我,我以前可是在没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咬人的。”

    她以前是真的不咬人的,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认识了唐爵后,她似乎就是很喜欢咬人了,虽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那宝贝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只是喜欢咬我一个人,是吗?”

    溪小沫顿时就想要哭了。

    不是,不是这样的,她,她就是不知道怎么的,只要是在唐爵的面前,她一生气了,就喜欢咬他,忍不住的想要去咬人。

    这真不是她能够自己控制的了的啊。

    “你现在还委屈了?”唐爵自己都诧异的笑了出来,“宝贝,你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觉得委屈?”

    唐爵现在可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忍笑忍的有些辛苦罢了。

    “我就是忍不住想要咬你嘛,谁让你总是让我生气的?你总是让我……让我……”溪小沫后面的话已经都说不出来了。

    不是因为不好意思,也不是因为觉的丢人,而是她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在唐爵促狭的眸光下,还能正常的说出那些话来。

    “你别再这么看着我了!”溪小沫已经忍不住想要动怒了。

    唐爵挑眉,“哦?那么宝贝你想要让我怎么去看你?”

    溪小沫深吸了口气,“你现在最好不要看我,要不然的话,我一会儿要是生气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能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大不了你再咬我一口?”唐爵说着就将手给伸出去了,“你看看,牙印还在呢。”

    伸出去的那只手,正好就是被溪小沫刚刚咬的那一只。

    溪小沫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你够了啊,我知道我自己错了,但是你这样也……”

    “觉得我做的过分了?”唐爵笑。

    溪小沫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哼了一下,表示自己现在是真的是有些动怒了。

    唐爵反而是笑的愈发的开心了,“宝贝,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不是应该是我生气,我动怒的吗?”

    “我没有生气!”溪小沫的声音有些控制不住了。

    唐爵更是诧异了,“你没有生气啊?那么宝贝你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只是觉得现在大声说话会很好玩儿,所以我就是这么说话了!难道不行吗?”溪小沫现在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是在无理取闹了。

    唐爵笑的愈发的浓厚了起来,“嗯,当然是可以的,我的宝贝做什么事情都出可以的。”那眼底带着的可是满满的宠溺啊。

    溪小沫觉得自己要是还能继续在这样的眼神下生气的话,她就真的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既然如此,溪小沫干脆是什么都不看好了,她爵的自己只有这样才能控制好自己,才能让自己不妥协。

    “我……”溪小沫深吸了口气,她在冷静了一下,想了想自己要说什么后,她才继续开口说道,“我现在就是觉得,就是觉得……算了,我还是闭嘴吧。”

    “没关系,你把你想要说的,都和我说了吧,自己憋着的话,多不好啊。”

    “你现在不要和我说话。”溪小沫现在可是一脸的嫌弃的看着唐爵。

    唐爵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委屈了,“宝贝,我现在可是很不好呢。”

    溪小沫哼了一声,继而将视线给转移到了一边儿去了,不搭理唐爵。

    她现在的心情还不好呢,她才不要去管他。

    唐爵叹气,“我真可怜,为了找我那个可怜的小丫头啊,可是……”

    唐爵的话还没有说完,溪小沫就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了。

    “你好了啦,不准继续说了,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了。”

    唐爵不信,“你真的是知道我想要说什么?”

    溪小沫嗯哼了一声,有什么是她想不到的吗?

    溪小沫现在不想和唐爵继续那个话题了,她总觉得要是继续说下去的话,她一定会郁闷死的。

    “爵,我这日记一直写到了什么时候啊?”溪小沫看着几本日记,自己也没有翻,打算自己留着以后看。

    唐爵知道这丫头是想要转移话题,不过他也不跳破她,而是顺着她的思路继续走了下去。

    “差不多是……”唐爵想了想,“一直写才了你消失的那一天。”

    溪小沫的心一下子就颤了颤,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爵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可是在她自己去听的时候,却又是什么都没有,引谁拆才刚才她到底是不是听错了。

    溪小沫没有去问唐爵,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惹了自己生气了之类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什么都不要问,否则,她会后悔。

    所以,她现在选择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选择让自己就好好的做一个,已经失去了记忆的溪小沫就好。

    “爵,你说,如果我们两个人没有分开的话,我们会走到最后吗?”溪小沫突然想起来这么个问题来。

    “嗯?”唐爵没有明白。

    “我是说,我们要是没有分开这么多年,我们还是一直都在一起,你会不会烦了我,或者是发现我们两个根本就不适合在一起而选择分开呢?”

    唐爵看着溪小沫,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她,没有丝毫的隐藏。

    “不会。”唐爵一字一顿的说着,而就是这简单的两个字,却是给了溪小沫一种铿锵有力的感觉。

    “怎么会呢?不是都说……”

    唐爵直接动手,捂住了溪小沫的唇,他依然那么看着她,眸底是一片的坚定。

    “即便是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们也会好好的在一起,然后走到最后,结婚生子,然后想扶到老,慢慢死去……”

    【这几天懒了,哈哈哈~从明天开始调整时间,恢复到五更,具体安排请看明天的更新~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