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第614章 当年的溪小沫(1)

    古剑不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痛苦?你说的她是……?”溪小沫还是夜鸣?

    男人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了,“我现在只能说这么多了,要是再多说下去的话,少主就该生气了。”

    古剑更是不明白了。

    额到底是什么和什么啊?

    “话可是不能说一半啊。”古剑一把拉住想要走的男人,“你要是不说清楚的话,我就去告诉少主,你要离开的事情。”

    男人有些诧异于古剑的话,“你真的能够做出来?”

    “你要是不说的话,你可以试试。

    看来,古剑这是非要知道不可了。

    “但是你确定,你要是知道了后,你会不去问少主?”

    “当然。”他可是古剑啊,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男人笑了笑,他无奈的看着古剑,“你还真是……”

    “我可是告诉你啊,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所以你最好是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古剑觉得自己似乎是知道了一个什么秘密,只是那个秘密不是他可以碰触的。

    但是有的时候,人这种生物就是奇怪的,越是不能够知道的事情,他反而是越想要知道。

    而现在古剑就是这样的状态。

    “算了,既然你想要知道,那么我就都告诉你吧。”男人无奈,他直接就在台阶上坐了下了,显然是想要长叹的样子。

    古剑看的神奇,他跟着男人坐了下来。

    “我说夜一,你就是太重感情了,否则的话,现在也就不会……”古剑并没有把话全部都说完,不过想来他能明白自己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男人笑了笑,他缓缓地说着,“那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长的我几乎以为,我一辈子都会记住她的。”

    古剑有些好奇了,“然后呢?”

    “然后啊……”

    ……

    五年前。

    夜一执行完任务回来的时候,在路上捡到已经奄奄一息的溪小沫。

    没错,夜一是捡到溪小沫的。

    那时候溪小沫浑身上下都是伤,他本不是什么心软的人,但是在看到溪小沫紧抿的唇的瞬间,不知怎么的,他就是动了恻隐之心,他还是将她捡了回去。

    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少主是认识溪小沫的,也不知道溪小沫是从别人的手里跑出来的。

    “糖糖……”

    车上,那个浑身是伤的人一直都在喊着这个名字,可是后来,她便哭了起来。

    声音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夜一那时候已经是个很成功的杀人武器,他如若要是个见人哭就会心软的人的话,那么他怎么可能会成为“DARK”组织的老大?

    可是奇怪的就是,他受不了那近乎隐忍的哽咽。

    后来,夜一竟然神奇的照顾了溪小沫半个月左右时间,她身上的伤口好了很多,但是,她几乎都没有怎么笑过,她似乎永远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走不出来一样。

    夜一有想过,让她自己离开。

    可是那时候的她就好似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一样。

    夜一以为她是因为他在的缘故,所以才会没走,因此夜一很是好心的放下了一些钱和一些用品,告诉了溪小沫该怎么离开那个地方后,他就消失了几天。

    那一段时间,他是去执行任务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执行完任务回来后,她竟然还在那里,甚至于几乎连她坐着的位置都没有变动过。

    夜一那时候要说不惊讶,那是不可能的。

    他有试图和她交流,和她说话,可是她从始至终,什么都没有说。

    “糖糖……”夜一试探性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果然,他在说这个名字的时候,溪小沫有了反应,她第一次将视线落在了夜一的身上。

    那时候,夜一才苦笑了起来,没有想到,他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

    “你能不能告诉我,糖糖是谁?如果你要是想他的话,你可以去找他的。”夜一用自己几乎都没有用过的声线,小心翼翼和的溪小沫说着。

    可是溪小沫就好似没有听明白一样,依旧那么看着他,视线都没有怎么转移过。

    夜一有些迟疑了,难道糖糖不是一个人?

    也就在他疑惑的时候,溪小沫开口了。

    “不……”由于长时间不说话的原因,溪小沫的声音很是嘶哑,“糖糖,已经不要,我了。”

    她一字一顿的说着,她看着夜一,视线不曾移动,就那么看着,一字一顿的说着。

    夜一有些吃惊,“那么你……你难道就没有父母吗?你……”

    “……妈。”溪小沫张了张口,继而又落寞的垂下了眼帘。

    那时候的夜一以为溪小沫是和他一样,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溪小沫之所以露出那般的神色,只是因为,她不想要给自己的母亲带来麻烦。

    她是从医院跑出来的。

    没有人知道,她被溪芸嫣救出来后,就被送去了医院,而那里是清溪镇上唯一的一家医院,也是设备最为俱全的。

    溪小沫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跑了出来。

    她不想让自己成为溪芸嫣的累赘,在她自己看来,她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她现在除了妈妈以外,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她可以自己跑的远远地,自己死了算了。

    这样,她的妈妈也就不用为了她那么累,不要那么……难过了。

    而这些,溪小沫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蜷缩的坐在角落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是不想回去,还是……你家里没有什么人了?”夜一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和她说话的时候,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声音放得那么柔。

    溪小沫依旧是什么都没有说。

    在夜一看来,这就是默认了。

    “那么,你以后就住在这里,行吗?”夜一在说这话的时候,更加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紧张了。

    溪小沫兀然抬头,看着夜一,就好似在问他真的可以吗一样。

    夜一有些僵硬的笑了笑,“如果你要是想在这里住下来的话,完全是可以的,反正我也是不怎么在这里住的。”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都在解释什么,也就在他慌乱之际,他看到她点头了。

    而他那时候的心,也跟着跳动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