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第613章 一孕傻三年

    溪小沫现在听到那话可真的是不乐意了。

    “我说你怎么回事啊?我怀孕就一定会傻了还是怎么的?我傻了难不成你还不要我了?”溪小沫瞪着唐爵,一字一顿的问着他。

    唐爵无奈,“我没有这个意思。”

    溪小沫哼了一声,“可是你刚才明明就是这个意思。”

    唐爵立马举手,表示自己的无辜,“我真的是没有其余的什么意思,不过如果宝贝你一定要认为我是有什么意思的话,那么,我真的是没办法……再多说什么了。”

    溪小沫嘿了一声,“你现在觉得你自己和特别的委屈,是不是?”

    唐爵点头,因为他现在真的是特别的委屈啊。

    “我那不是在夸你吗?我那是在说你聪明啊,但是其余的孕妇就不啊,其余的人会傻的啊。”

    唐爵这是开始给自己找开脱的话了。

    溪小沫并没有立马打断唐爵,她就是想要看看,唐爵还能怎么继续往下忽悠。

    “哦?所以呢?你要不要继续往下说啊?”溪小沫冷哼了一声。

    唐爵可怜巴巴的看着溪小沫。

    没错,就是可怜巴巴的。

    溪小沫却只是冷眼看着他。

    “觉得自己很可怜?没关系,你继续往下说啊,我听着呢,所以你千万不要听,你如果要是停下来的话,那还就真的是没法玩儿了。”溪小沫现在简直就如同是女王一般的强大。

    唐爵顿时就失笑了。

    他现在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溪小沫了。

    “宝贝,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特别的没有威信?”

    溪小沫笑眯眯的点头,是这样的啊,没错。

    但是,溪小沫那话自然是没有说出来的了,溪小沫可是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要是把那话说出口了的话,那么倒霉的人就会是她了。

    “你这只是点头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可不可以明白的告诉我,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溪小沫只是对唐爵笑,“我和你说啊,你现在应该对我温柔一点,不要给我们的宝宝留下不要的映像,如果要是你对我凶的话,宝宝到时候就不喜欢你了,等到那时候,你可就惨了。”

    溪小沫这是赶紧的换话题啊。

    唐爵听到这个顿时一愣,随即在溪小沫触不及防的时候,唐爵整个人都笑了起来。

    “宝贝。”在唐爵笑完后,唐爵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笑道。

    溪小沫虽然是很不想回答,但是现在看到唐爵如此,她也不能继续选择沉默啊。

    “嗯?干嘛?”溪小沫哼哼唧唧的,显然是,不怎么高兴唐爵这么叫自己。

    唐爵挑眉,“哎哟,你现在还不开心了啊?”

    溪小沫切了一声,“我问你,如果我要是说你傻的话,你会开心哦?”

    唐爵点头,“我的宝贝不管说我什么,我都会开心的啊。”

    溪小沫信他就有鬼了。

    紧接着唐爵的下一句话可真的是让溪小沫顿时就恼怒了。

    “因为我不是真的笨啊,我知道我自己是个聪明的就行了啊。”唐爵笑眯眯的看着溪小沫,“宝贝,你说我有没有说的特别对?”

    溪小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在让自己不要激动,不要动怒,可是唐爵说的这话,不就是摆明的在说她笨的吗

    溪小沫瞪着唐爵,“唐爵!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么拐弯儿抹角的骂我的话,我和你没完!”

    唐爵顿时就是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啊……你要和我有完不成?不行不行,你必须得一辈子都和我没完啊,要不然的话,我到哪里去找老婆你啊?”

    溪小沫听到这话真的是差点儿没有崩溃了。

    “唐爵,你现在和我斗嘴的能力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溪小沫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

    唐爵笑了,“哦?是吗?不过这一切的功劳都是宝贝你的啊,如果不是宝贝你的话,我也不会学习的这么快啊。”

    溪小沫实在是忍不了了,所以,她抱起唐爵的胳膊,张口,低头——

    咬!

    ……

    “你真的打算去救她?”古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那人无奈的笑了起来,他就站在古剑的身侧,眼底带着无奈。

    “我知道,这事儿要是被主子知道了的话,主子一定会……动怒的。”

    “你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古剑觉得有些理解不了,甚至是有些愤怒了,“我一开始就不明白,夜鸣为什么一定要去找溪小沫的麻烦。”

    “那么你现在明白了吗?”男人看着古剑,神色有些黯然,“最初的时候,我没有想到我把小沫救回了后,会变成那样。”

    “你要是知道了的话,你会怎么做?”古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古剑或多或少是知道一些关于男人救了溪小沫的事情,但是知道的并不完全。

    他很想让男人告诉自己来着,但是又害怕揭人家的伤疤,因此他也就什么都没问了。

    “我不知道。”男人神色近乎荒芜的看着夜空,淡淡的说着,“我或许还是会救她,但是我绝对不会把她带到少主的面前。”

    古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为什么?”这个和少主有什么关系?

    难道少主是对溪小沫一见钟情了?如果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可真的是太扯淡了吧?

    少主看起来完全不像是那种会对人一见钟情的人啊,而且,溪小沫也不是属于那种一眼美女啊。

    但是怎么偏偏,少主就是落入了那个溪小沫的手里了呢?

    直到现在,古剑都想不明白,甚至是想不通。

    在古剑看来,少主就不应该动情。

    看看最近这一段日子里,少主为了那个溪小沫做了多少事情?手下的人虽然都不敢说,但是他们可都对那些事情感到特别的不满,只是他们都不敢在少主的面前主动开口罢了。

    而即便是古剑和轩辕清逸的关系这么近,古剑也是什么都不敢的在轩辕清逸的面前说这些事儿。

    “古剑,你虽然是少主身边的老人了,但是你来我们这里的时间却并不长,很多的事情,你并不清楚。”男人叹了一口气,嗓音淡淡的,而更多的,却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味道。

    而那种感觉,让古剑的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而那种感觉古剑又说不上来,那到底是什么。

    “但是你可以告诉我,不是吗?”古剑沉默了片刻后,终究还是开口问了。

    男人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夜色发呆。

    也就在古剑以为他什么都不会说的时候,他再次开口了。

    “那样的话,她也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