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第606章 你不管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

    唐爵的手指有些许微僵,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有些许的不自然,面色上却是一片的淡然。

    “你觉得呢?”柔和的嗓音中带着丝丝缱绻,“宝贝,你觉得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溪小沫在他的怀里摇头,“我,我不知道。”

    溪小沫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对于这个问题,她已经疑惑很久了,她甚至是想了很久,可是等了那么久,想了那么久,溪小沫都是什么都没想出来。

    她的唇色并不好看,但是由于她埋在唐爵的怀里,所以唐爵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不知道啊……”唐爵淡淡的笑着,他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那么既然宝贝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要问呢?”

    “因为夜鸣说……”溪小沫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唐爵给打断了。

    “看,宝贝,实际上,你是相信她说的话的。”唐爵叹息,“你已经被她影响到了,你知道吗?”

    溪小沫知道自己是被夜鸣给影响到了的。

    如若要是,真的是一点儿影响都没有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她说的太真实了。

    而且,而且她对夜鸣真的是有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就是因为这种感觉,她才没有在第一时间里,杀了她!

    如若要不是因为她觉得夜鸣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她看起来有些让她熟悉,她或许就……真的杀了夜鸣了。

    溪小沫深吸了口气,她似乎是在不断地平息自己。

    溪小沫很是害怕,她兀然握紧拳头,双拳抵在唐爵的胸口上。

    “爵,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坏?”溪小沫的声音突然变得低低的,“就和她口中说的一样,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

    唐爵笑了出来,“傻丫头,你觉得你自己是那样的人吗?”

    溪小沫连忙摇头,“不,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我就算是再坏,我也不会那样的。”

    唐爵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那么既然你都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坏的人,你为什么还有担心害怕?”

    溪小沫的脑子有些空白,“我,我忘记了一段记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既然你都不记得了,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害怕?”

    溪小沫苦涩的笑了起来,“正是因为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才会害怕。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时候的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和夜鸣口中说的那样,令人害怕。”

    “不会的,我的宝贝一直都是乖乖的,你很好。”唐爵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安抚的意味,“所以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害怕,你身边一直都有我呢。”

    “那么是不是我不管变成什么样,你都会爱我吗?”溪小沫最害怕的就是,当唐爵得知自己不是他所喜欢的那般模样后,他会不爱自己了。

    唐爵摸着溪小沫的脑袋,“傻丫头,你都在的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是我的夫人啊,我当然会爱你。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不管你做过什么事情,你都会是我的爱人,我唐爵唯一的爱人。”

    溪小沫的心底或多或少是安抚了一些,但是终究还是不平静的。

    她缩在唐爵的怀里,低声说着,“爵,我怕。”

    唐爵无奈的笑了笑,“傻丫头,没有什么好怕的,如若你要是很害怕很害怕的话,你可以紧紧的抓住我的手。”

    溪小沫什么也么说的,直接松开了自己紧握着的拳头,而此时的她的掌心已经一片汗湿。

    她近乎小心翼翼的去握唐爵的手,慢慢地,她越握越紧,越来越紧,就好似她稍微一松手,唐爵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你看,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的,所以你什么都不要怕。”唐爵柔声说着。

    溪小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不安什么,她就是有种强烈的感觉。

    似乎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快要来了。

    她虽然是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但是,但是……

    她控制不了自己。

    “还是害怕,是吗?”唐爵叹息。

    唐爵或许有一点明白溪小沫到底是在害怕什么,只是他也知道,这种未知的恐惧和害怕是很难忘记的。

    他兀然将她压在了自己身下,额头抵着她的,鼻尖触碰着她的,唇角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来。

    “宝贝,你看着我,现在你只看着我,什么都不要想,嗯?”

    唐爵的唇几乎是贴着她的,他说话的时候,唇总会触碰着她的。

    溪小沫的眸光顿时一深,她就那么看着唐爵,就好似在瞬间就被带入了他的世界一样。

    兀然,溪小沫紧紧的握着唐爵的手,紧紧的抓住。

    她深呼吸,不断的告诉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她什么都没有乱想。

    “好,我只看着你,我什么都……不想。”

    现在,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忘记所有了。

    唐爵顿时一笑,他笑的很美,很好看。

    溪小沫就那么看着怔愣的看着他。

    “但是爵,你不要骗我,我求你,不要欺骗我。”溪小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夜鸣所说的话,她觉得自己现在紧张极了,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恐惧。

    对,没错,是恐惧。

    溪小沫不断的深呼吸。

    溪小沫现在觉得自己乱极了,她现在只想让自己不要害怕,惶恐和不安。

    唐爵的唇微微抿起。

    他必须要尽快的找到解决的办法,不能,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才,我不骗你,我不骗你。”唐爵拥抱着溪小沫,不再说一句,只是在他怀里安静的靠着。

    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就那么安静的相拥。

    直到溪小沫在唐爵的怀里睡着过去。

    唐爵不知道溪小沫到底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等他发现的时候,溪小沫的呼吸已经变得绵长了起来。

    唐爵刚想要动动已经有些僵硬了的身子,溪小沫就好似突然被惊醒了一样,她猛地睁开了眼睛,而眼底深处,带着满满的不安。

    唐爵本来就一直注意着溪小沫的反应,因此她眼底所有的情绪都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唐爵心底蓦然一痛,他顿时又是什么都不敢做了,将就着刚才的姿势抱着她。

    “乖,我在呢,什么事情都没有,继续睡吧。”唐爵在溪小沫的耳边小声的说着。

    溪小沫的手拽着唐爵胸口的衣服,似乎是只有这样做,她才能心安一样。

    唐爵的嘴唇紧抿,眸光深邃。

    他的宝贝,似乎有什么地方坏掉了。

    他必须要尽快的找出解决的办法,否则,他的宝贝会承受不了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