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第605章 溪小沫,你会后悔的!

    夜鸣就好似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笑话一样,她就那么看着溪小沫,唇角上甚至都还带着几丝嘲讽的笑意。

    溪小沫听到她说:“溪小沫,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溪小沫一字一顿的说着,她没有松开唐爵的手,“我说了我不会,我就不会后悔!”

    夜鸣笑的愈发的开心了起来,“我说你会后悔,你就一定会后悔,因为你现在是什么都不记得,如若你想起来那时候所有的事情后,你还能这样的话,我就佩服你。”

    “那时候的事情我不想去知道,那个只属于过去时候的我,和我现在并没有关系。”

    “真没有想到,溪小沫,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让我惊讶。”夜鸣啧啧摇头,“你说,如若让他看到了你现在的这幅模样,他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你说的他是谁?”唐爵在这时候插口道。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夜鸣看着唐爵,“告诉了你之后,你再让你的人去抓他吗?唐爵,你不要把所有人都当溪小沫来玩儿。”

    “夜鸣!”溪小沫深吸了口气,“我真的是会杀了你的!”

    夜鸣根本就不意外,“我知道啊,你溪小沫可是什么都能够做出来的主儿啊,你要是不敢杀我的话,那才叫神奇了呢。”

    唐爵愈发的好奇,那时候的小沫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越是如此,唐爵心底的不安越是强烈。

    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范围了。

    “现在没有人能够证明你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溪小沫抿唇,“所以你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不会相信你的。夜鸣,现在你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谁,我就放了你。”

    夜鸣诧异了,“溪小沫,你不是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一个人的吗?你现在竟然说要放了我?你确定你的脑子没有坏掉?”

    “你闭嘴!”溪小沫蓦地大喊,“我说了!那时候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都忘记了!”

    “不!你根本就没有忘记,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凶残的自己而已,你只是在不安,你有罪恶感,所以你自己选择了忘记了所有而已,但是只要你愿意去想,所有的一切你都会想起来。”夜鸣的声音幽幽的。

    溪小沫的头猛地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来,“不,我没有!我根本就是什么都没有做,你都在说谎!”

    溪小沫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绝对不会是夜鸣口中的那个凶残的人。

    “我到底有没有说谎,你自己不是应该清楚的吗?”夜鸣笑了起来,“如若你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你为什么会这么慌?”

    “我没有。”溪小沫反驳,“我没有慌,我只是,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夜鸣步步紧逼,“溪小沫,你告诉我,你只是什么!”

    溪小沫摇头,她不去看夜鸣,只是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头,身子忍不住的颤抖,“我没有慌!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不知道……”

    唐爵心痛的一把将溪小沫打横抱起,没有丝毫的停顿,在他冷冷的看了夜鸣一眼后,抱着已经几近崩溃的溪小沫转身就走了。

    孟杰瑞连忙跟上,兰斯却是留了下来。

    他知道,这里还需要有人看着。

    “你够可以的啊。”兰斯危险的勾了勾唇角,“夜鸣是吧?少夫人不想动你,可不代表我不敢动你。”

    “看来溪小沫喂了一条不错的狗。”夜鸣冷笑。

    兰斯也不恼,只是无所谓的笑了起来,“看来你还是挺有眼光的啊,少夫人身边的我这样的狗还有很多,要是想要弄死你们的话,简直轻而易举。”

    “你--”

    “不不不,我看你既然敢冲出来,那就证明你已经把自己的生死抛之度外了,那么你说我们要是去好好的去慰问一下你的父母,会怎么样呢?”

    “你敢!”夜鸣的眸光瞬间变得冷血起来。

    兰斯却是笑的愈发的开心了起来,“我和你说过的吧,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做的。”

    夜鸣看着他,没有说一句话。

    “如若你要是再不知好歹,你会后悔的。”兰斯冷漠的扔下这句话后,就闪身到一边去坐着去了。

    夜鸣看着如此的兰斯,不知怎么的,她就是突然的就笑了起来,就好似突然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后悔吗?溪小沫会后悔的,我们所有的人都不会有事的,但是溪小沫不同,她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她会后悔自己和唐爵在了一起,等到了那时候,她会--生不如死!”

    兰斯纯当夜鸣在胡说八道,并没有搭理她。

    只是不知怎么的,兰斯的心底总是有股不安的感觉。

    就好似,夜鸣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一样。

    兰斯赶紧摇头,让自己清醒清醒。

    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呢,他可是不能够胡思乱想,否则的话,可是会出事儿的。

    ……

    格林枫景。

    唐爵将溪小沫抱回卧室,从始至终都没有转接他人之手,一路上都是抱着她的。

    “好了宝贝,我们到家了,你不要害怕,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有。”唐爵柔和的在溪小沫的耳边说着,“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溪小沫近乎茫然的看着唐爵,她的眸中似乎还带着一丝的惊慌。

    蓦然,溪小沫紧紧的抓住唐爵的手,“爵,爵你告诉我,是不是那个人在说谎?她说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骗人的?”

    唐爵点头,“是,她说的一切都是骗人的,所以不要害怕,好不好?”

    溪小沫就好似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一样。

    她松开了唐爵的手,而后一点点的靠近唐爵,最后将自己整个人都缩入了唐爵的怀里。

    唐爵并没有紧紧的抱着她,只是普通的拥抱。

    他只是借此在告诉她,他在她的身边,不要怕。

    溪小沫将自己的小脸埋入了唐爵的怀里,她的声音很小,甚至还有些闷闷的:

    “爵,你告诉我,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的?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认识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