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第604章 你舍不得杀我的

    “不会怎么办。”溪小沫没有丝毫犹豫的说着,“因为你说的全都是假的,我不会相信你的。”

    唐爵的面色冷凝,他不知道夜鸣到底说的是什么,如若说他不要了他的宝贝,放弃了他的宝贝,他定然不会相信。

    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人在说说谎。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的人?”唐爵冷漠的说着,“还是你觉得,你编造的这么一个故事,能够让我和我的宝贝反目成仇?”

    夜鸣依旧笑着,笑的嘲讽,“唐爵,我到底有没有说谎,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不是吗?”

    唐爵沉默了下来。

    溪小沫看着唐爵,紧紧的看着。

    她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她就是忍不住。

    发现溪小沫的眸光,唐爵淡淡的叹了口气。

    “傻丫头,什么都不要想,我不会不要你的。”唐爵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和一些。

    “是啊,你现在是不会不要她了,但是那时候的你,可是根本就不是这么说的啊。”夜鸣笑着,继而将视线转移到了溪小沫的身上,“溪小沫,你出现在我们身边的时候,你知道你有多狼狈吗?你几乎快死了啊。”

    唐爵的身子顿时一怔。

    “那时候你不知道我们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救了你。”夜鸣继续说着,“那时候你一直在梦里喊着糖糖啊,你知道吗?”

    唐爵的面色这一次是彻底的难看了起来。

    糖糖……

    溪小沫根本就不知道夜鸣说的人到底是谁,“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你和我说的这些事情,我也都不知道。”

    夜鸣笑了,“然后呢?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说的这些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我也不知道。”

    “哦?”夜鸣有些好奇了,“溪小沫,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啊。”

    “或许,你根本就不认识我呢?”溪小沫现在比刚才看起来要平静了许多,“所以夜鸣,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

    如若要不说自己的双手被束缚了起来的话,夜鸣真的是恨不得给溪小沫鼓掌了。

    “溪小沫,你真的是变了好多啊。”夜鸣笑着,“不得不说,这一段日子里,唐爵对你很是关照啊。”

    “你现在就算是和我说这些也没用!”溪小沫蓦地向前了一步,“夜鸣,告诉我,你是谁的人!”

    “你应该是知道的不是吗?那时候我们不都是在一起的吗?”夜鸣含笑的看着溪小沫。

    唐爵似乎是遗漏了什么。

    他的资料里面,没有关于小沫和这些人在一起的任何资料。

    不过,的确是在小沫消失的前两年里,他是没有她的任何消息的。

    以至于那时候的他,以为自己是衬得彻底的失去了他的宝贝。

    “你闭嘴!”溪小沫没有任何预兆的,直接就给了夜鸣一巴掌!

    溪小沫周身的寒气冰冷无比。

    夜鸣的脸被扇到了一边去。

    夜鸣却是没有任何的喊骂,她反而是笑了起来。

    “这样的溪小沫才是我认识的那个溪小沫啊。”夜鸣笑的极为的怪异,“溪小沫,为什么你会突然消失不见,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叫你闭嘴你听到没有!”溪小沫沉声道,“我说过的吧,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所以,你要是再说一句我们是认识的话,我要你命!”

    夜鸣摇头,“不,溪小沫,你是舍不得杀我的。”

    “不,我舍得。”溪小沫冷笑。

    “就算是你舍得,唐爵也是舍不得的。”夜鸣看了看沉默下来的唐爵,“唐爵你说,我说的对吗?”

    唐爵没有说话。

    溪小沫却是不明白了,“为什么!”

    溪小沫在问唐爵。

    唐爵这一次没有回答溪小沫。

    夜鸣却是替她回答了,“因为,我现在是唯一一个知道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啊。”

    当年当年当年!

    溪小沫觉得自己已经是烦透了这个词语了。

    “当年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我已经都忘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总是要给我提这个词语!”溪小沫烦躁不已,“就算是那时候的我真的是恨唐爵的又怎么样?我现在爱他!我以后还会爱他!我不过你的目的是什么,我都告诉你,我溪小沫爱唐爵!现在爱着,以后还会爱着!我是,我是不会和他分开的!”

    溪小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话,她甚至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哭。

    唐爵的心狠狠一颤!

    唐爵就好似被定在了原地一样,他一动不动的看着溪小沫,那双深邃的墨瞳里面浸满了别人所看不懂的情愫。

    夜鸣笑的更是大声了起来,甚至是笑的极为嘲讽。

    “溪小沫,你还真是够猪脑子的。”夜鸣如此淡淡的说道。

    “如果你要是想死的话,你可以继续说。”唐爵在这时候开口了。

    夜鸣有些吃惊于唐爵说的话,不过她还真是不相信唐爵会杀了她。

    “不,你不会的。”夜鸣很是有把握,“你这些日子里,不是一直都在奔波这件事情的吗?现在知道一切的人,就在你面前,你怎么会……”

    “知道的人并不止你一个。”唐爵冰寒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所以就算是你死了,对于我来说,因为没有任何损失。”

    “但是那些知道情况的人,和溪小沫看到的却是不一样的,不是啊?”夜鸣依然觉得,唐爵是不可能动她的。

    “但是知道那事情的,并不是只有你一个。”唐爵依旧是淡淡的。

    夜鸣的面色顿时一变,是了,之前她有说,溪小沫和他们说的。

    既然有的是们,自然是除了她之外,还有别人了。

    “怎么?你现在是想要杀人灭口吗?”夜鸣笑了起来,“也是,如若你要是不杀了我的话,溪小沫知道了那一切后,她怎么可能还会如此爱你呢?等到你所有的谎言全被拆穿后,你说,你将会面临什么?”

    “什么都不会面临!”溪小沫紧紧的握着唐爵的手,视线落在夜鸣身上,一字一顿道,“我说了,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我会和他在一起,一直都在一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