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第603章 你告诉我,唐爵不要你了

    这一下,不仅仅是溪小沫震惊了,就连唐爵和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溪小沫是不相信夜鸣说的话的。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我那时候根本就不认识他,我到哪里去恨他去?”溪小沫冷冷的看着夜鸣,“如果你觉得你这么说可以让我恨他的话,你就……”

    “嗤……”夜鸣笑了出来,“真是没有想到,不过是几年没有见而已,溪小沫你就变成了这样。”

    “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是不会相信你说的任何话的!”溪小沫立马说道!

    她知道自己在不安和害怕什么了,她就是害怕,害怕她当年所失去的记忆,是和唐爵有关的。

    溪小沫不是傻子,没有谁会没有任何理由的去喜欢另外一个人的。

    那个时候当唐爵告诉她说,是因为她强要了他,他需要她负责的时候,她竟然还就给相信了。

    唐爵是谁?帝都堂堂爵爷,怎么可能会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近身的呢?

    这么想来,是不是,是不是说……

    溪小沫的面色兀然变得苍白起来。

    她的手冰凉。

    唐爵在要去握她的手的时候,却是被溪小沫给躲开了。

    她不断的深呼吸,她想要让自己控制住自己的动作,可是,可是身体就是不由自主的,躲开了。

    溪小沫连忙抬头,在她看到唐爵微惊的眸光时,她知道,自己的那个动作伤害到了他。

    “爵,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最后那三个字,她却是怎么都快不了口。

    她现在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了。

    唐爵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事情。

    夜鸣却是在看到溪小沫如此的反应时,笑了出来。

    “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唐爵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可以确定,关于那时候的事情,你真的是忘记了。”夜鸣看着溪小沫苍白的面色,“而且你忘记的是一干二净,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时候的事情,你是不是都知道?”溪小沫深吸了口气。

    她不知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她明明是不想要知道的,但是,但是就是忍不住,忍不住的想要问。

    “当然知道。”夜鸣看似极为的清楚的样子,“那时候的你几乎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们,否则的话,你觉得我们可能会知道吗?”

    唐爵的视线倏地就落在了夜鸣的身上,“告诉我,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夜鸣有些诧异了,“哎哟喂,你不知道的吗?唐爵,不能够的吧,那时候你不都是在场的吗?你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呢?”

    唐爵的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

    “我在场?”唐爵犹如呢喃的说了这三个字,但是很快的,他就反应了过来,“夜鸣,你以为在我的手下,你能够玩儿出什么花样来?”

    “哎哟喂,你看看,我这是说的大实话呢,你就说我是在耍花样?那我是不是要说假话的话,我就可以活下去了?”夜鸣嘲讽的说着。

    溪小沫的脑子很乱。

    当年的什么事情?她根本就是一点儿都不记得,她甚至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会失忆,她怎么会一点儿都不记得那时候的事情。

    因为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她忘记了的那些人,可是,可是现在看来,是不是有很多不对的地方?

    爵为什么会这样?

    还有,还有东方哥哥和爵之间也是很怪异,他们似乎从一开始就是认识的,但是两人的关系并不好的样子。

    如若他们本来就是认识的话,他们为什么不告诉她?为什么要隐瞒着她?

    如若爵一定是就是知道她的话,他……为什么什么都不和她说?

    溪小沫觉得自己的脑子很乱,但是她又强迫自己不能乱,因为现在没有人知道这个夜鸣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要是她因为夜鸣的假话而伤了爵的心的话,她一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溪小沫不断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断的告诉自己,这里面肯定是有假话的。

    可是她想了又想,想了很多,里面有太多的事情不对了。

    从女王大人见东方哥哥时候的反应,再到女王大人见爵时候的态度……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说明着什么。

    女王大人也是从一开始就是认识他们的。

    不过话说回来,女王大人本来就是帝都的人,她要是认识东方易和唐爵的话,这是不是也是说的过去的?

    唐爵发现了溪小沫的不对了,他心底顿时就是一凸,似乎是他所顾及到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唐爵一把将溪小沫揽入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好了,好了,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了,你现在的情绪不到,宝贝,乖哈,什么都不要想了。”

    溪小沫也想让自己不要去想,但是她控制不住。

    “爵,爵你是不是隐瞒着我什么?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溪小沫刚刚说到这里,她又很快的自我反驳了,“不,不可能的,爵你那么喜欢我,你不可能会害我的,所以,全都是你在说谎——”

    溪小沫从唐爵的怀里出来,紧紧的看着夜鸣,那双黑色的眸子里面浸满了冰冷的意味。

    “夜鸣!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在说谎?你说!”

    夜鸣笑了出来,“如若你那时候告诉我的事情,都是你骗我们的话,那么我就是在说谎了。”

    “我不会相信你的。”溪小沫冷然的扔下了这么一句话来,“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到底是哪里的人,等我这里的人查出来了你的身份后,我们再慢慢的谈这个话题吧。”

    音落,溪小沫转身就要走。

    夜鸣却是在这时候叫住了溪小沫,“怎么?你这是害怕知道当年的事情吗?溪小沫,那些可都是你亲口告诉我们的!你说过,你这一生中最恨的是唐爵,因为那时候的唐爵抛弃了你!他把你扔了,他不要你了!这些都是你告诉我们的!”

    “……闭嘴。”溪小沫张了张唇,却是没有怎么发出声音来。

    “怎么了?说到这里你就已经受不了了吗?”夜鸣笑了起来,“那么,我要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的话,溪小沫,等到了那个时候,你该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