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第584章 爵爷言:需要服侍吗?

    唐爵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把宝贝哄着,让她不要跟着自己。

    这一段时间里,宝贝几乎一直都是跟着他的,他要是突然不让宝贝跟着了,她一定会怀疑的。

    他的宝贝有的时候聪明到让他头疼,又有的时候笨的无可救药。

    唐爵头疼不已,他怕自己的眼里流露出太多的情绪来,让她察觉到什么。

    所以他也就是直接选择什么都不说,也不睁眼了。

    “爵,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啊?”溪小沫继续小声的询问着。

    唐爵没有说话。

    “如若你要是觉得这事情不好带着我的话,那么我是可以不跟着的。”溪小沫笑,“你没有必要这么烦心的啊。”

    唐爵心底好笑,他这还什么都没有说呢,这丫头就什么都知道了。

    不过他暂时还是什么都不想让她知道。

    就如同她说的一样,她所在乎的是以后,不是之前怎么样。

    只是她所不在乎的亦或是她所在乎的,全都是他所在乎的。

    唐爵用下巴抵在溪小沫的肩头上,将脸深埋在她的脖子一侧,深呼吸着。

    “宝贝,我没有烦心的。”唐爵的嗓音低柔,“我从未真正的为你的事情而烦心过的。”

    溪小沫顿时一愣,既然没有烦心,那么爵干嘛这样?

    “你今天给我的感觉很不对,我总觉得你好像是有什么事情一样。”溪小沫有些疑惑。

    唐爵笑,“是,今天是遇到了一些事情,不过这些事情和你的关系不是很大。”

    溪小沫有些不相信的看了他一眼,“真的吗?”

    “真的。”既然宝贝对当年的事情已经不想知道了,那么和她的关系自然也就是不大了的。

    也因此,在唐爵看来,他的这话并没有说谎。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就相信你吧。”溪小沫看起来格外的大度,“但是我和你说哦,如果你要是坑不住了的话,记得告诉我。”

    唐爵就在溪小沫的肩窝里笑,“放心,要是我真的是坑不住了的话,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里告诉你的。”

    溪小沫这下子满意了,“那好吧,我现在要起来了,你是不是也应该从我的身上下来了?”

    溪小沫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可是不怎么高兴啊。

    唐爵在溪小沫的肩窝里深吸了口气,继而在上面落下一记亲吻后,才起身。

    “需要我服侍更衣吗?”唐爵含笑问她。

    溪小沫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你够了!我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有手有脚,我还没有达到老年痴呆的地步。”

    说完,溪小沫直接就起身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了。

    也就走的浴室的房门被关上的瞬间,唐爵整个人都倒在了床上。

    单手横在眼前,方才周身所有的暖意在瞬间消失殆尽。

    傅一凌啊……

    唐爵深吸了口气,视线在浴室的房门上一扫而过。

    也就在溪小沫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便看到唐爵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的样子。

    她韩胎儿还有些惊奇,小声的走了过去,只是在她快要触碰到唐爵的时候,唐爵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来。

    溪小沫顿时泄气,“你怎么总是装睡啊?”

    唐爵翻了个身起来,“我有告诉你说我是在睡觉吗?”

    溪小沫顿了顿,似乎是没有说诶……

    不到啊,人眼睛都已经闭上了,还一动不动的,她当然会以为他是在睡觉啊。

    “你这是强词夺理!”溪小沫哼哼。

    唐爵乐了,“我这要是强词夺理的话,那么宝贝你现在这是什么?”

    溪小沫才不管自己现在是什么呢,她就是觉得自己是对的,也因此,她什么都不说了,哼哼唧唧了半天,自己去换衣服,打算出门玩儿去了。

    “我今天约了宿舍的那几只一块儿吃饭,你有什么打算?”溪小沫一边换衣服一边问唐爵。

    唐爵看向溪小沫,“你昨日里怎么没有和我说?”

    溪小沫笑,“我那不是忘记了吗?而且我觉得这事情应该没什么的……吧?”

    溪小沫说道最后的时候,也是有些不确定了,因为他也是不确定唐爵到底会不会生气什么的。

    唐爵挑眉,“你觉得没什么,所以你就可以什么都不和我说,然后想要来一个先斩后奏?”

    “我这不是已经提前告诉你了吗?”溪小沫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怎么还说我先斩后奏呢?”

    “那让兰斯跟着你。”唐爵也并没有反对她。

    溪小沫觉得有些神奇,“你竟然没有不让我出去玩儿?”

    想到上次她和烤猪出去,因为自己吃多了冰淇淋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被唐爵给知道了,她差点儿没有被她给骂死。

    而且也是从那之后,烤猪几乎被唐爵列入了黑名单之列。

    当然,这事情溪小沫是不敢告诉烤猪的,否则到时候烤猪一定是会杀了她的。

    “难道你希望我反对你和你的那些个闺蜜们聚会?”唐爵幽幽地问道。

    溪小沫连忙摇头,“不不不,当然不要了,我就知道我家爵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好的人了。”

    “你这么说我也是没有用的。”

    “怎么会没有用呢?爵我可是看到你笑了,别以为你自己偷笑我都看不到。”溪小沫在一边哼哼。

    唐爵拿溪小沫无奈,“兰斯不会跟你太紧的,但是你要是不带着他的话,你就不用出去了。”

    溪小沫急了,“我没有说我不带他啊,我带带带!”

    唐爵满意了,“你们约好了去哪里了吗?一会儿我送你过去。”

    “我还以为你会和我一块儿呢。”溪小沫在换好衣服后,坐在唐爵的身侧,笑眯眯的说道。

    唐爵笑了笑,“那么我跟着你一块儿和你的好闺蜜们一块儿聚餐怎么样?”

    当然不好了!

    他要是去了,到时候完全就都没有聚会的氛围了好吗?但时候那些个没节操的女人们一个个的都会放不开的好吗?

    看到溪小沫如此模样,唐爵也是笑了,他揉揉溪小沫的脑袋,宠溺不已。

    “你现在是怀有身孕的人,不能在上上跳跳的了,注意一点知道吗?”

    溪小沫点头,“我知道了知道了,你现在就只就是比女王大人还有唠叨。”

    溪小沫的这嘀咕声可是被唐爵给听的清清楚楚的,也正是如此,唐爵的面色微微一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