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第562章 即使抛弃全世界

    唐爵兀然将她抱了起来,“不会的,糖糖一直都是在你身边的,糖糖不会不要你的,你是糖糖的宝贝,你是他的宝贝啊!”

    唐爵的视线已经模糊了,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宝贝,你醒过来好不好?嗯?”

    就好似突然的,原本紧闭着眼睛的溪小沫猛然睁开了眼睛,她紧紧的看着唐爵。

    唐爵惊喜的笑了,“宝贝,你醒了是不是,你……”他后面所有的话,都被溪小沫接下来的话给封住了。

    “我疼,糖糖,他们都打我,他们不要我和你在一起,天哪,他们怎么能那么坏?”

    溪小沫伸手抚摸着唐爵的脸颊,她一遍遍的抚摸着,满是泪痕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的糖糖不会不要我的。”溪小沫的声音很是轻缓,甚至几乎是透着几丝飘渺,“糖糖,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们不要在这个地方呆着了,我怕,我怕。”

    唐爵不断的深呼吸,拳头紧紧的握紧在一起,手背上的青筋暴起,嘴唇甚至都是紧抿在一起的。

    “好,我们回家。”唐爵除了说这个以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不要害怕啊,糖糖会永远都在你的身边,你不要怕。”

    “骗子!”溪小沫一下子觉得打断了唐爵,她松开唐爵的手,努力的想要从唐爵的怀里挣脱出来。

    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她似乎都是在白费力气,她声嘶力竭的大声喊着:

    “你松开我!你是骗子!你们所有人都是骗子,我不会相信你们任何一个人的!”

    唐爵这时候哪里敢松手?他紧紧的抱着她,一遍遍的说:“对不起,以后不会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了。”

    “我要等我的糖糖,我不认识你,你松开我。”溪小沫就好似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一样,“我要等我家的糖糖,你要是继续抱着我的话,会被糖糖看到的,等到了那个时候,糖糖是会生气的。”

    溪小沫眨着眼睛,看着唐爵。

    “你家糖糖对你……好不好?”唐爵问的很是小心翼翼。

    溪小沫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好啊,我家糖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了,他对我很好很好的,你都不知他对我到底有多好。”

    “那么,你的糖糖现在在哪里?”唐爵不知得自己这话到底是该问,还是不该问。

    但是现在,只有现在了,他虽然是知道此时的小沫的记忆是凌乱的,甚至是错乱的,可是除了这个时候,他再也想不出来,还能在别的什么时候问她了。

    溪小沫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没有了,她愣愣的看着唐爵,看着看着,她就哭了。

    眼泪瞬间就从眼眶里掉了出来。

    “我啊……”她的声音依旧很是轻,如若不是唐爵努力的去听的话,或许他会什么都听不到。

    溪小沫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啊,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家的糖糖,他不要我了。你知道吗,他啊,不要我了,他就那么走了,他看都不看我一眼的,他就走了。”

    她看起了好似极为痛苦,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不断的往下掉着。

    唐爵除了抱她以外,真的是不知道很能做别的什么。

    “不会的,你的糖糖一直都是在你的身边的,你只是不知道而已。”

    “不,不会了,我啊,我都听到了的,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听到了的。”溪小沫就那么落着眼泪,笑着和他说着。

    唐爵觉得自己的心就好似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攥住了一般,极疼,疼的他几乎连喘息都是疼的。

    “但是有的时候,听到的和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啊。”唐爵努力的控制自己,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的狼狈。

    溪小沫却是摇头,“不会的,他啊,你不知道的,我家的糖糖是不会说谎的,所以,他是真的不要我了的。”

    溪小沫后面的那几个字几乎都快要听不到了,但是神奇的是,唐爵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唐爵此时觉得自己就连呼吸都是痛的。

    “没有,他有的时候也是会说谎的。”

    溪小沫却是猛地推开了唐爵,紧紧的看着他,而后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又不是他,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唐爵苦笑,“我是你的糖糖,小沫沫,我是你的糖糖啊——”

    溪小沫不断的后退,“你才不是我的糖糖,我的糖糖很温柔的,他很好的……可是他不要我了,对,他不要我了的。”

    溪小沫就好似一下子就坠入了另外一个梦魇一般,她的眉头紧蹙,那张满是泪痕的脸上已经皱在了一起。

    唐爵听到她不断的呢喃声。

    他不要我了,所以我现在没有人要了,我没人要了啊。

    此时的唐爵已经心痛的无以复加,可是他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去安慰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小沫……”唐爵刚刚开口,就见溪小沫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她不断的向后退着,“你不能过来,你不能抱我,要不然到时候糖糖要是生气了的话,可是真的会不要我了的。”

    “你不要退了!”眼看着她就要退到床弦上了,唐爵猛然出声,“你不要动了,我不过去,我发誓我不会过去碰你,你不要动了,好不好?”

    溪小沫半信半疑的看了唐爵一眼,“你和我家糖糖长得好像啊,但是我家糖糖没你这么老。”

    溪小沫突然说的这么一句话让唐爵的心顿时就坠了下去。

    “是吗?那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现在多大了?”唐爵一点点的询问她。

    溪小沫笑了,“我啊,我今年十七岁啊,你不知道吗?啊对了,你不是我家糖糖,你肯定是不知道我多大了。”

    十七岁……

    小沫消失的那一年。

    唐爵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只是面色却是很是不好。

    “你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唐爵继续问她。

    溪小沫笑,“疼。”

    唐爵瞬间就紧张了起来,“哪里疼?你告诉我,我再去告诉你的糖糖,好不好?”

    溪小沫依旧是笑,“不好。”

    唐爵一愣,“为什么不好?我告诉了你的糖糖,到时候糖糖就会来……”

    “不会的,糖糖他啊,是真的不会要我了的。”她的声音低的几乎让人听不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