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第557章 他不会对我不好的

    溪芸嫣看了唐爵一眼,她不是不相信唐爵所说的话,只是有些事情,如若不提前做防备的话,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来。

    “唐爵,我希望我这是最好一次告诉你,但是你最好都记住了。”溪芸嫣的面色看起来很是正色,“我知道你的能力很强,我也知道你自己也是拥有不小势力的,但是百密有一疏,我这是在提醒你,做好万全的准备,而不是让你说这些废话。”

    握着溪小沫的手兀然一紧,“是,我知道了。”

    溪小沫有些很不是滋味的看了看唐爵,嘴唇抿了抿,“女王大人,你不要这么说他,爵他真的是很护着我的。”

    “这事情难道还需要你来告诉我吗?”溪芸嫣冷哼了一声,“我知道我有些事情说的是不对,甚至是有些过分了,但是你不得不承认,我说的都是正确的,是吗?”这话她是对唐爵说的。

    唐爵点头。

    的确是这样,不管他做多大的防备,百密一疏的情况不是没有的。

    “所以唐爵,你千万不要自信过头了,有些时候,许多事情,并不是你做的不够,而是太过于自大造成的。”溪芸嫣看到了唐爵面色的冷然,“我也是知道你并不喜欢我说的这些话,但是唐爵,你必须听好了,小沫现在怀孕了,许多的事情将会特别不方便,你也是知道她的情况的,如若她要是……”

    “母亲,这些事情您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唐爵这是第一次如此没有礼貌的打断溪芸嫣,“你说的那些后果,都是不可能出现的。”

    溪芸嫣挑眉,“是吗?你可以保证吗?”

    “保证是没有用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够亲眼看到。”这是唐爵的承诺。

    溪芸嫣笑了出来,“这样是最好的。唐爵,你是我认可的女婿,你千万,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唐爵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对啊对啊,他要是对我不好的话,我一定会第一个去告状的,等到了那个时候,女王大人你就好好的抽他!”溪小沫的这话说的好不调皮。

    “用鞭子抽吗?”溪芸嫣笑了出来。

    用鞭子抽?感觉那样子会很疼的样子。

    溪小沫的眉头都拧到一块儿去了,那小表情看起来可是究竟到不行不行的。

    “还是不要了,那样的话可是会很疼的。”这种事情只要是想想就觉得很疼了,要是真的是抽在人的身上的话,那么得多疼啊。

    溪小沫光是想想,就会忍不住的打个寒战。

    溪芸嫣眼底的笑意更是浓了起来,“那么要是唐爵欺负了你,我该怎么对付他呢?”

    溪小沫想了想,觉得这事情好纠结。

    “不会的!我相信爵他一定是不会欺负我的,他要是欺负我,对我不好的话,我到时候自己去收拾他。”她要是自己收拾的话,爵应该不会那么痛苦吧?

    嗯……想来到时候她也不会下太狠的手的,所以等到了那个时候,爵一定是不会太疼的。

    唐爵笑了起来,见她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他整个人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来了。

    最后实在是无奈,伸手轻戳了下她的额头,“你个傻丫头,你现在还在想到时候该怎么办吗?”

    溪小沫摸着自己的额头,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唐爵,继而点头。

    她的确是在想,要是等到了那个时候,她该怎么办。

    唐爵真想将这个傻丫头按在地上,就地正法了算了。

    “你就那么希望我对你不好?你就那么希望我欺负你?”唐爵的声音中浸着无奈,而更多的却是笑意。

    溪小沫连忙摇头,“我又不是自虐狂,我怎么会喜欢那样子呢?”

    “但是你现在不是在想我欺负了你你该怎么办的吗?傻丫头,放心吧,这种事情,一辈子都是不会有的,所以你完全不用去思考这个问题。”

    如若不是因为溪芸嫣和程牧阳在现场的话,溪小沫绝对会跳起来亲吻唐爵的嘴唇。

    既然不能够亲吻了,那么也就只能够去拥抱了,“我就知道我家的爵是最好的了。”

    溪芸嫣忍不住的想要扶额叹息。

    她的女儿怎么就这么好骗?这种话只要是个男人都是能够说出来的吧?

    但是为什么小沫就是格外的相信唐爵所说的话呢?

    “可以了你们,要是你们想要拥抱的话,就等我们都走了后,你们再慢慢的抱个够。”溪芸嫣显然是嫌弃他们了。

    听了这话,溪小沫连忙松开了唐爵,而后对着溪芸嫣笑眯眯的看着她。

    “那么女王大人,程叔我就不送你们了。”说着,还人忍不住的对他们挥手,意思也就是再见的意思。

    溪芸嫣现在真是恨不得一巴掌给溪小沫一下,但是在看到她那张笑脸时,溪芸嫣也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很好,至少她的宝贝并没有因为溪家的事情而难过。

    溪芸嫣长吁了口气,“好了好了,现在就开始嫌弃我们了,这要是再过一段时间的话,我的那个宝贝女儿很有可能就会消失不见了。”

    想想就觉得有点可怜呢。

    溪小沫顿时就瞪大了眼睛,“怎么会呢!我一直都是你的宝贝女儿的!难道我和爵举行了婚礼,我就不是你的女儿了吗?如若要是这样的话,我就不要和爵举行婚礼了!”

    唐爵身子一僵,浓墨的眸子里就好似正在预备一场风暴,但是迟钝的溪小沫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

    只是溪小沫没有注意到,但是这并不代表溪芸嫣没有注意到唐爵的表情。

    溪芸嫣心底一笑,却是依旧道,“真的?”

    溪小沫狠狠的点头,虽然她不明白溪芸嫣为什么要这么做。

    程牧阳可是看出了溪芸嫣的恶作剧,只是他也是什么都没有说,宠溺一笑后,便含笑的看向了着急不已的溪小沫来。

    也就在溪小沫还有说什么的时候,唐爵一把将溪小沫的嘴给捂住了,顺带对溪芸嫣说:

    “母亲,程叔我就不送您们了。”

    音落,坑着溪小沫就朝楼上走去了。

    溪芸嫣顿时就挑眉了,“看来,唐爵这是真的动怒了啊。”

    程牧阳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不过这么被你给折腾,唐爵那脾气要是再不动怒,那就奇怪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