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第556章 我的致命点只有她

    溪小沫知道自己这是没有反驳的机会了,也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听从安排了。

    “那个那个,我不说别的,只是希望一切都在我的肚子彻底涨起来之前,把这婚礼给搞定了。”这是溪小沫唯一的要求了。

    唐爵笑,“好,我答应你,我会尽快的安排好一切的。”

    没有人知道,唐爵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他和小沫之间的婚礼了,除了结婚照和他们的请帖外,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已经准备好的。

    而现在他们缺少的只是婚纱照和请帖而已。

    要是加快速度的话,不过是几天的事情,而剩下的,也就是找人算一个不错的日子了。

    其实唐爵是不相信鬼神的,但是现在是和小沫一起,不是他独自一人承受,他自然是要相信的。

    他不能让一点的危险伤害到他的宝贝。

    溪芸嫣和唐爵婚礼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溪芸嫣和程牧阳也是在一边商量关于到时候溪小沫和唐爵婚礼的事情。

    “对了,女王大人,你和那个溪老夫人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溪小沫突然放下手里的早餐,询问溪芸嫣。

    溪芸嫣一顿,而后道,“也就那样,没有什么事情发出的。”

    溪小沫偏偏头,“是吗?那么对于那个宋洁,你打算怎么办?”现在宋洁还被她个关着呢。

    “她啊……”溪芸嫣顿了顿,“那是个不安分的主,要是不好好的收拾一下的话,她是记不住的。”

    程牧阳也是同意溪芸嫣说的话的,只是很奇怪的是,他的人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宋洁的下落。

    这个江印哲把人给藏得还真的是够严实的。

    当然程牧阳是不会知道,宋洁并不是被江印哲给藏起来了,而是被溪小沫给关起来了的。

    溪小沫觉得溪芸嫣说的也是挺对的,那个宋洁要是个安分的主的话,她也就不会折腾出这么多事情了。

    “那么你打算怎么报复她?”溪小沫继续问。

    溪芸嫣笑了,“怎么?你想要帮我处理了她?”

    溪芸嫣这原本说的是玩笑话来着,但是溪小沫却是当真了的。

    “如若女王大人没有没时间的话,我完全是可以帮忙的。”溪小沫现在对这个江家以及这个宋洁真的是完全没有一点好感。

    “不用了,你现在怀着孕,这种事情完全不用你来折腾,我会处理好的。”溪芸嫣笑了,“还有溪家那边的事情,你也不用麻烦,你放心吧,我能够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的很好。”

    溪小沫嗯了一声,“我不是不放心你处理不好啦,你怎么会处理不好呢?你是女王大人啊,你处理起事情来可是向来果断狠辣的。”

    溪芸嫣抬头看了溪小沫一眼,“果断狠辣?”

    “好吧,这是个不好的词语,但是你知道的,我要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既然你都知道,你还插手?”溪芸嫣笑了。

    溪小沫撇嘴,“我那只不过是想要给她一个教训而已,不过我总感觉,这个似乎是对她溪芸嫣完全是没有任何用啊。”

    而且这都已经多少天了,江家竟然是没有一个人来找的,他们难道就不担心这个宋洁出事儿吗?

    这一点溪小沫一直都想不明白,但是她也多想,差不多她也能够知道一些原因。

    如若是以江家的能力的话,江家的人定然是知道宋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江印哲甚至可以说是,知道宋洁现在就是在她的手上的。

    只是江印哲现在不来找她,这只能证明一点,江印哲这是在对她示好。

    溪小沫想到这一点时,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溪芸嫣的声音莫名的打断了溪小沫自己的猜测,“自己突然就笑了起来,莫名其妙的,很吓人的你知不知道?”

    溪小沫轻咳了一声,“哪里有莫名其妙啊?不过那什么,听说宋洁最近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也不见江家的人找找?”

    “小沫,你把那个宋洁看的太重要了,她对江家来说,什么都不是,就算是江老爷子看在那个江臣皓的面子上,也是不会出动人去找的。”溪芸嫣开口慢声道。

    溪小沫在唐爵身侧坐好,“为什么啊?那个宋洁不也是那个江臣皓的妈妈吗?”

    “因为她出生不好。”溪芸嫣淡淡的说了一句,“如若那个宋洁的出生是个名门闺秀的话,或许她现在也就不会还没有踏入江家大门了。”

    溪小沫沉默了。

    也对,江老爷子看起来是个很是开明的,但是实际上,他骨子里却是死板的。

    在他看来,宋洁要是踏入了他江家的大门,那就是对江家的一种侮辱,等到了那个时候,所有的人都会看他江家的笑话。

    如若江老爷子放下这样的想法的话,宋洁早八百年就已经踏入江家大门,甚至成为江印哲的夫人了。

    “那么……宋洁要继续留着了,是吗?”溪小沫看着溪芸嫣,问道。

    “是,她得要留着。”溪芸嫣如此道,“只是如若你不开心的话,那么你完全可以让她不要过的太好就是了。”

    溪小沫的眼睛顿时一亮,“让她不要过的太好?”

    溪芸嫣点头,“我想你一定是明白我说的意思的。”

    溪小沫当然是明白溪芸嫣说的意思的,正是因为太过于明白了,她才会有那么些吃惊。

    “小沫,你是个聪明的,现在很多人都盯着唐爵呢,要是他稍微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的话,很有可能就会成为所有人攻击的对象,所以如若你要是想要好好的维护唐爵的话,你应该是知道该怎么做的。”

    溪芸嫣说的这一长串的话让溪小沫彻底的沉默了下来。

    唐爵却是在这时候握住了溪小沫的手,“我的事情我会自己来解决,而且那些人也是不敢把我怎么样的,如若他们要是想要做的话,早就做了,也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溪芸嫣笑了笑,“唐爵,自信是一件好事儿,但是如若要是自信过头了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你的致命点也说不定。”

    唐爵握着溪小沫的手,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溪小沫的掌心。

    “不,我唯一的致命点只有宝贝一个,而其余的一切,都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