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第549章 你们是母女关系吧

    溪小沫好唐爵在詹姆斯的带领下,来到了客厅,那里溪芸嫣和程牧阳正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而溪老夫人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里面的氛围很是奇怪。

    溪小沫的手紧了紧。

    唐爵握着她的手,轻抚着她的掌心,继而对溪芸嫣和程牧阳打了个招呼。

    “程叔,妈,我们来了。”

    程牧阳回头看了唐爵一眼,在看到唐爵的眸光时,心底一笑。

    这孩子,还真是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这么的维护着小沫。

    溪老夫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你们……先坐下吧,小沫,你妈妈有事情要和你说的。”

    溪小沫的眉头紧了紧,她想要对溪老夫人笑,却是怎么都笑不出来。

    “我……婆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溪小沫问的小心翼翼的。

    溪芸嫣的眉头一蹙,“小沫,现在让你坐好,你就坐好。”

    溪小沫连忙拉着唐爵在沙发上坐好,继而看向溪芸嫣,“女王大人,我现在坐好了,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了?”

    溪芸嫣怎么会看不出来,溪小沫这时候的紧张和不安?

    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要都说出来,否则,小沫定然会一直都不安心,如若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反而是不如什么都说出来,这样话,小沫好歹会安心一些,不会去胡思乱想。

    “其实这事情,很简单。”溪芸嫣淡淡的说着。

    “是不是,是不是你和溪老夫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溪小沫这话问的是小心翼翼的,却又带着几分肯定,而在看到溪芸嫣眼底的惊愕时,溪小沫的心底愈发的肯定了起来,“女王大人,你和……你和溪老夫人之间,是不是……母女关系?”

    溪芸嫣在微怔之后,便笑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小沫竟然会自己想到。

    见溪芸嫣只是笑,却是不说话,溪小沫更是急了。

    “到底是还是不是?女王大人,你不要笑了!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好着急?”溪小沫简直都快要哭了。

    溪芸嫣连忙道,“是,你说的是没有错,她……是我的母亲,是我说的那个,好早就已经去世了的母亲。”

    溪小沫兀然就给愣住了,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溪老夫人看着溪小沫怔愣的表情,心底一痛,“小沫,我……”

    “你先不要说话,我要听我妈说的。”溪小沫这一次没有给溪老夫人所熟悉的笑,她面色很是无措的看着她,“我要听我妈妈的解释,所以,所以你现在先不要说话,谢谢。”

    溪老夫人看着溪小沫认真的面孔,心底涌上一股苦涩来,但是,终究,她还是答应了小沫。

    “好,我现在什么话都不说,我……什么都不说。”

    溪小沫深吸了口气,“那么女王大人,你是不是,现在要和我说点别的什么?”

    溪芸嫣看起来有些疲惫,“是,我会告诉你我的一切。我是溪家的长女,也就是溪老夫人的女儿,不过我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被赶出了溪家,那时候,我已经和她断绝了母女关系,所以,我才会和你说,我的母亲早就已经过世了。”

    溪小沫的嘴唇紧抿,“因为什么事情?”

    “到底是因为什么,连我自己都已经忘记了。”溪芸嫣笑了笑,“大概,是因为我太过于……不听话了吧。”

    溪小沫看的出来,溪芸嫣并不打算告诉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但是她也是没有必要知道的,因为就算是知道了,她也没法改变已经过去了的事实。

    “所以,她是那个……你和我说的婆婆,是吗?”溪小沫的声音很小,其中却是透着一丝苦涩。

    溪芸嫣深吸了口气,“是。”

    “那么,其实我带她回去的时候,你就打算一直隐瞒我了,是吗?”溪小沫继续问。

    “是。”溪芸嫣没有任何掩饰,“如若要是没有这事情的话,我一定会一直隐瞒下去。”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是不是还要感谢宋洁?”溪小沫笑的苦涩,“如若要是没有宋洁的这一次的事情的话,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事情,是吗?”

    “小沫,你知道,我不是想要故意隐瞒着你的,只是……”

    “我知道,只是有些事情在你看来,我不一定是必须知道不可的,因为,我到底是谁家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母亲是谁,她到底对我好不好……只要我过得幸福就好,是吗?妈妈,你是不是这么想的?”

    “是,我是这么想的。”溪芸嫣没有任何掩饰。

    “那么,既然你是这么想的,你就不应该露出这样的表情来了,不是吗?”溪小沫笑了笑,“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在我的记忆里,除了你以外,还是只有你,如若这些所谓的家人真的是为了我们好,我们真的是对他们来说是很重要的话,他们不会一直等着我们自己出现,不会……等到我们出现后,才找上我们,然后告诉我们,他们到底有多么的需要我们……”

    溪小沫深吸了口气,她在不断的平息自己,“但是,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么些年来,我们都是自己过过来的,他们到底有多么的需要我们,这已经完全不重要的了,因为我们根本就不需要,不需要这些突然多出来的家人。”

    溪芸嫣怔愣的看着溪小沫,她完全没有想到,小沫竟然会这么说。

    溪小沫苦涩的笑了笑,“是不是对于我的说法感觉到了惊讶,但是没有必要这么惊讶的,因为你知道的不是吗?我是个天生凉薄的人,我……并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开朗和乐观的,不是吗?”

    唐爵的眉头一拧,他握着溪小沫的手,心底不知怎么的,就是一痛,这种感觉,真的是很不好,特别的,不好。

    “小沫,不是这样的,我们一直都有在找你们,只是……”

    “只是没有找到,是吗?”溪小沫打断了溪老夫人要说的话,“这样的借口我听的太多了,所以……你现在不用多说了。”

    “小沫,难道你就……”溪老夫人一脸心痛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却是在这时候笑了起来,“你不要再多说了,现在,我只想要问您一句话,为何你溪家的人,这一次要将矛头落在我妈妈的身上?我想,这定然不是偶然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