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第539章 你想要的是谁?

    因此,在唐爵看到溪小沫因为江印哲的事情而动怒时,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直接废了江印哲。

    但是不可以。

    因为江印哲是溪小沫的夫亲,即便是小沫不认他,他也是小沫的父亲,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溪小沫有些奇怪的看了唐爵一眼,她觉得爵似乎是在隐藏着什么,他看起来似乎是很是不开心的样子,虽然,她不知道他突然的是怎么了。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不能直接问,因为现在就算是她问了,他也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溪小沫略微担心的看了唐爵一眼后,正欲将视线给转移开的时候,恰好就被唐爵给逮了个正着。

    唐爵安抚性的对她笑了笑,表示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后,溪小沫方才长吁了口气,继续看江印哲去了。

    既然爵说没什么事情,那么就是没什么事情了,她是相信他的。

    如若他要是不舒服的话,他一定是会和她说的,不可能什么都不说的一直隐瞒着的。

    “我想我们之间现在应该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所以我们……”溪小沫这话是对江印哲说的。

    江印哲苦涩的笑了笑,现在他们似乎是真的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他们之间已经将许多事情都给说开了,甚至还说了许多……他本不想说的事情。

    “小沫,我们一定要……这样吗?江家是很希望你能够回去的……”

    “你们到底是希望我回去呢,还是希望回你江家的,是唐夫人?你们到底是看重的我溪小沫这个人,还是唐夫人这个身份?”

    江印哲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溪小沫,“小沫,你怎么能够这么想呢?你是我的女儿!我……我们是父女啊!江家就是你的家,你回家不是很……”

    “行了吧你。”溪小沫一脸的不耐烦,“如若你真的是那么喜欢我这个女儿,那么深爱着我家女王的话,那么我在帝都整整四年,怎么都不见你来找我?别告诉我什么人海茫茫,你找不到人,以你江家的势力,不可能找不到我和女王的吧?所以,你现在说的这些话,你觉得我会相信多少?”

    “小沫!我那时候是有苦衷的,但是我真的有一直都在找你母女两个,我以为以芸嫣的性子,她怎么也不可能让你回帝都,所以我所有的人都在帝都以外对你们母女进行寻找,我……”

    “我不会相信的。”溪小沫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不管你说什么,总之我是不会相信你的,我之相信我自己看到的,所以……江印哲,我不管你之前花费了多少的精力物力还是财力,这些都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看到了你在我成为了唐夫人后,突然就找到我了。”

    溪小沫的话竟然让江印哲无言以对。

    他要怎么解释,她才会相信他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但是……或许是不可能了,小沫不相信他说的话,那么不管他说什么,在她的那里,都会成为借口。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了。”江印哲苦涩的摇头,“只是……事情走到今天这地步,我要负很大的责任,我都是知道的。”

    “那么很好!你既然都知道了,我想我们这一次谈论的都很好,所以……江先生,日后我们一定还会有合作的机会的,只是……其余的时候,我想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了。”溪小沫再次提醒他,“对了,也不要见我家女王大人了,否则的话,我家程叔可是会吃醋的。”

    溪小沫在说完这话后,还调皮的看了程牧阳一眼。

    程牧阳无奈的笑了出来。

    溪芸嫣也是瞪了溪小沫一眼,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觉得小沫说的话里面,还是有许多都是真的的。

    既然已经和江家没有什么牵扯了,那么还是不要来往了的好。

    江印哲的面色僵了僵,视线却是在同一时间里落在了程牧阳的身上。

    他是知道的,当年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喜欢溪芸嫣,只是那时候的芸嫣选择了他,并没有选择和程牧阳在一起。

    那时候的他以为芸嫣是爱他的。

    但是直到他们离婚后,他才开始想,想他的妻子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爱过他。

    不过现在都无所谓了,不管她有没有爱过他,她都曾是他的妻子。

    而他现在和她唯一有交集的,大概就是他和她之间都多了一个称呼。

    前妻,前夫。

    他们都成了对方的前任。

    溪小沫可是不想因为江印哲而打乱了她最初的计划,她一手挽着唐爵,一手挽着溪芸嫣,笑的开心。

    “走走,我们去庆祝啦,我这一次一定要吃很多好吃的,吃穷了程叔!”

    程牧阳顿时一愣,“怎么就成了要吃穷我了?”不是这鬼丫头说的要庆祝的吗?

    溪小沫嘿嘿直笑,“难道我们这些人里面,不应该是你最开心吗?庆祝自然是由最开心的人请客啦。”

    对于溪小沫的歪理,唐爵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程牧阳还有些没有接收过来。

    见程牧阳有些吃惊的样子,溪小沫不乐意了,“难道程叔你连一顿发钱都舍不得吗?你这样怎么娶我家女王大人啊?”

    溪芸嫣无奈的戳了溪小沫的脑袋一下,“就你事儿事儿多,没事儿你少说几句不行吗?”

    溪小沫挑眉,“啧啧,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女王大人就开始说我了,唉……果然是有了老公,女儿就是一根草啊。”看起来好不心酸。

    唐爵好笑的紧握着溪小沫的手,“好了你,程叔现在脸都红了,你少说几句。”

    溪小沫一听,顿时就给愣住了,继而连忙抬头向程牧阳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还就给笑了起来了。

    嘿,程牧阳还真是给脸红了。

    “哈哈哈,真是没想到,程叔你竟然这么纯情哈哈哈,你竟然还会脸红哈哈。”

    溪小沫已经整个人都笑倒在了唐爵的身上。

    而此时的江印哲却是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发呆,而眸光也是愈发的冷沉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