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第538章 唐爵的秘密

    溪小沫瞬间就有种想死的感觉,怎么好死不死的就是被江印哲给知道了这事情了。

    溪小沫现在虽然是很不爽,但是不管怎么说,江印哲也没有怎么对她不好,而她也只是单纯的看不惯他而已,但是……他终究是她的生父。

    “是,我怀孕了,怎么了吗?”溪小沫很是大方的回答了江印哲。

    唐爵的眉头却是一蹙,现在知道了小沫怀孕的人并不多,在唐爵看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要是到时候知道的人多了,对小沫来说越是一种危险。

    江印哲苦涩的笑了笑,“没……没怎么,只是突然觉得……”

    只是突然觉得有些不真实而已。

    他只是觉得,自己的女儿马上就要生孩子了,他……就快要当外公了,这……感觉真的是好神奇。

    溪芸嫣看了江印哲一眼,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在她看了,有许多事情,都是不用明说的,大家都是明白的。

    “那么,江先生,我们日后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交集了,所以我不希望还能够见到您。”溪小沫含笑的看着江印哲。

    江印哲的被背脊顿时一僵,“小沫……”

    “我叫溪小沫,江先生,如若您还是记不住我的名字的话,那么你可以称呼我为唐夫人,或者溪小姐都是可以的。”溪小沫的声音一直都是平缓的,甚至连表情都是没有变动一下的。

    江印哲苦笑着,不过是几年而已,事情就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吗?

    “小沫……唐夫人,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生父,你……就算是你不认我,我也是你的父亲,你……”

    “那又如何?”溪小沫笑,“江先生,请您告诉我,你就算是我的生父,那么又能如何?您这是在让我还您养育之恩吗?放心没关系的,过几天我会将所有的钱都折算出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江印哲急了,“难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溪小沫只笑不语。

    江印哲看着溪芸嫣,“难道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溪芸嫣只是淡淡道,“我们已经离婚了。”

    “但是即便是我们离婚了,小沫她还是我的女儿!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江印哲就算是在民政局签字的时候,也是没有这么大的情绪起伏的,“小沫她是我的女儿!”

    “但是你已经有一个女儿了,不是吗?”溪芸嫣笑着,“江印哲,这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

    江印哲深吸了口气,“是!你是和我离婚了,但是小沫的归属权却是没有说明的,不是吗?”

    溪小沫的眸光骤然一凌,“江印哲!你难道还想要让我回江家不成?”

    “你本来就是江家的人!你不回江家,你还想要去哪儿?”江印哲也不打算玩儿什么慈父了,“你是我江印哲的女儿,你记住了这一点!”

    溪小沫笑了,“江印哲,你真好笑!那个江亦菲拼了命一样的想要踏入你江家大门,你江家不要。我是拼了命的不想进你江家,怎么你就非要让我回你江家?”

    “江亦菲怎么能够和你比较!你和她是不一样的,你记住了,你是我江家的小姐!江家的小姐……”

    “啊不,你可能是记错了一件事情了。”溪小沫笑着,“我是唐爵的妻子,唐家的少夫人,啊……对了,现在在外面,别人见了我一面,可都是要称呼我为唐夫人的。”

    “看来,你是铁了心了,不和我回去了。”江印哲的声音愈发的冷了下来。

    溪小沫笑了起来,只是那笑意中浸满了冷意,“难道你以为我是和你在说笑不成?”

    “那很好……”江印哲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溪芸嫣给打断了。

    “怎么?江印哲,你还想要打官司不成?”

    “不,我……”江印哲没有想走那一步。

    “就算是打官司,你觉得你能够赢吗?如若当年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你觉得你的胜算有几分?小沫现在是成年人,她有自己做主选择的权利!”溪芸嫣继续说着。

    这些事情,江印哲自然都是知道的。

    但是……让他放弃了妻子,他已经极为痛苦了,难道还要让他放弃自己的女儿吗?

    “我……并没有打算和你打官司,我只是想要让小沫知道,我才是她的父亲,我……”

    “如果你只是想要这样的话,那么完全没有必要,我知道你是我父亲,只是我认不认你,就另当别论了,不是吗?”溪小沫含笑的看着江印哲,“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有多铁石心肠,但是江印哲,我溪小沫这辈子都是不可能回你江家的。”

    “你……”江印哲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发现现在不管他说什么,都是徒劳。

    小沫她……并不喜欢江家,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道身影来,“小沫!是不是只要我把宋洁他们……”

    “行了吧你!这和宋洁她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就是单纯的讨厌你而已。”溪小沫皱了皱眉,“所以,你也不要多想了,也不要问我为什么讨厌你了……就江亦菲和江臣皓那两个人站在那里,我就控制不住的想要讨厌你,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说完,溪小沫还颇为无奈的耸耸肩。

    江印哲苦涩的笑了笑,眸光也是逐渐的黯淡了下来。

    是啊,当初如若不是他过于大意了,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今天的这种地步了。

    唐爵握着溪小沫冰凉的手,没有微微一紧,表情极为不爽的看了江印哲一眼。

    在他看来,除了女王大人以外,所有和溪小沫有牵连的人,都是麻烦。

    他的宝贝就应该只看他一个人,就应该只对他一个人笑,对他一个人哭……所有的伤心烦闷不开心以及快乐,都应该是专属于他一个人的。

    而至于其余的人……他们全都是多余的。

    唐爵知道自己的的这个想法是极为不对的,甚至是……极为危险的,但是他在很多时候都控制不住的想要这么想,想要……想要将他的宝贝给关起来,不让她见任何人,当然,这里面的任何人是除了他自己的。

    唐爵深吸了口气,平稳了下自己的心神后,方才将目光落在溪小沫的身上……

    而方才那般几句占有性的目光,让他不敢看向她……因为,他怕,怕他的宝贝看出什么来。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压抑多久,他生怕自己有一天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去伤害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