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第530章 耳光响起来

    宋洁被江印哲说的哑口无言,甚至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宋洁,你说你什么都没有得到?那么你现在身上穿的是哪里来?你住的是哪里来的?你除了给了我一个儿子和一个糟心的女儿以外,你还给了我什么?”

    “糟心的女儿?”宋洁突然站起身来,“江印哲,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我给你生的孩子,对于你来说,都是糟心的?是不是我给你生的……”

    “当初那个江亦菲到底是怎么出来的,你不是应该是最清楚的吗?”江印哲一说到这事情就火大,“宋洁,当年的事情我可以不提,但是这事儿!我和你说,我这里一辈子都过不去!”

    如若要是没有这个江亦菲,那么接下来的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有。

    宋洁的面色一白,但是她强作镇定道,“但是如若当年你是真的是什么想法都没有的话,你怎么会去那种地方玩儿?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如若真的是那么好的话,那么怎么还会去那种********玩儿?只是陪客户?当她宋洁是傻的吗?

    “你要是想死的话,那么你就继续说。”江印哲这是在威胁宋洁了。

    宋洁的面色一白,“你……”

    “宋洁,这一次我的女儿,我的宝贝女儿直接找上门来,公然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我们,她不要江家的分毫财产,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在私底下里,见过她了?”

    宋洁立马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我就没有找过她!”

    “你没有找过她,她怎么就会突然就这么说了?宋洁,不要把我当傻子!就算是你没有找小沫说过什么,你的女儿或者是儿子,也是对她说过什么的,否则,小沫是不会无缘无故的说那话的。”

    江印哲冷声说着。

    他虽然不算是特别了解他的女儿,但是还是算是了解的。

    小沫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突然说什么财产的事情的,定然是因为有什么人和她说了什么。

    “我说了,我没有找过她!菲菲和皓皓两人更不可能会找她了,你难道就不相信自己的孩子吗!”

    “信!我自己的孩子我当然是信的,但是如若这个孩子是你的的话,那么……这个信任度,就要受到一定的怀疑了。”

    “江印哲!他们也都是你的孩子!你这话说的到底有没有良心!”

    江印哲冷然的勾了勾唇角,“当然,人都是要有良心,但是有些人,从开始算计起的第一天,就已经没有良心了。和这种人,谈什么良心?”

    宋洁冷笑着,她冷眼看着江印哲,她已经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了。

    她从新坐回到了沙发上,“江印哲,你直接说吧,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离开江家。”江印哲冷声道。

    宋洁笑了,笑的很冷。

    “我连你江家大门都没有进去过,谈什么离开?”

    “我说的是,彻底的从我们的视线中,离开。”

    宋洁兀然抬头,冰寒的视线直直的落在他的身上,“江印哲,你是不是以为,只要我离开了,溪芸嫣就会回到你的身边?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溪芸嫣现在喜欢上了别人,而那个人却不是你!你就算是和我彻底的散了,你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了!”

    “你的废话太多了。”江印哲冷声道。

    宋洁并没有表现的太歇斯底里,她表现的一切都是极为的自然,甚至是看不出丝毫的难过以及不对来发,反而看起来有些许的开心。

    “我想,我想在应该庆祝一下,江印哲,你会和我一样爱而不得,你也可以和我一起尝尝这种滋味,很美味的,你可以多多的品尝一下。”

    说完,宋洁一个人便哈哈大笑起来。

    江印哲周身的气息顿时就冷了下来,“宋洁——”

    “你现在就算是叫我,那也没用。溪芸嫣不爱你了,那就是不爱你了。”宋洁就好似找到了一个突破点一样,“而且,就算是当年,她也是不爱你的,如若她真的是爱你的话,她不可能什么都不问的就直接消失了。”

    宋洁的这句话正好戳中江印哲的心窝子。

    他这么些年来,一直纠结的事情便是这个。

    他一直都在想,溪芸嫣到底是爱他的,还是不爱他。

    他想要当面去问溪芸嫣,但是在这种时候去问,他得到的结果,定然都是不爱。

    他太了解溪芸嫣了,在她决定彻底的放弃什么的时候,她便会一块连同那个东西的过去一并放下……自然,如若他要是去问了溪芸嫣,她一定会告诉他说,她不曾爱过他,没有爱过他。

    他不会那么傻的去问她,所以即便是他再怎么纠结,再怎么郁闷,他都不会去问她。

    宋洁就冷然的坐在一边,冷冷的看着他,“江印哲,你也不过是个胆小鬼而已。”

    说完这话,宋洁直接起身,而后便直接上楼去了。

    而这一次,江印哲并没有叫她,甚至是一句话也都没有说。

    ——你必须把事情给我处理好,必须立马和芸嫣把婚给离了!

    ——你自己拖着也就算了,人家的要等着结婚呢!

    脑海里突然响起老爷子的话来,老爷子是知道的,溪芸嫣突然想着要和他离婚了,不过是因为她需要和别人结婚了而已,否则,她怎么会想着来离婚呢?

    江印哲苦涩的笑了笑。

    看来……他这一次是必须要放手了。

    ……

    “怎么着?你现在还想着你那个姐姐呢?”江亦菲就坐在江臣皓的房间里,玩儿弄着自己的指甲,“但是可惜啊,人家看不上你这个弟弟啊。”

    “你给我滚出去。”江臣皓嫌恶的看着江亦菲。

    江亦菲嘲讽的笑了笑,“江臣皓,你要知道,你是谁的亲弟弟,你这人还怎么就吃里扒外了呢?”

    “我是吃你的了还是拿你的了?”江臣皓的声音愈发的冰冷了起来,“趁我现在还没有火,你现在就给我走!”

    江亦菲猛然站起身来,怒视江臣皓,“你还起劲了是吧?江臣皓,你还真是来劲了是吧!我告诉你,你在溪小沫的眼中就是什么都不是!你不过就是个额我一样,不被——”

    啪——

    一记耳光声响起——

    江亦菲所有的声音也都消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