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第514章 约见江印哲

    溪小沫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自己的卧室的房间了。

    溪小沫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在发现是在自己房间时,随后又安心的睡下了。

    也正在这时,唐爵推门而入,“醒了吗?”

    溪小沫慵懒的嗯了一声,显然是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

    “好没有睡够吗?”唐爵将手中的水果平盘放在一边,走到床边,看着溪小沫,柔和的问道。

    溪小沫缩缩在被窝里,摇头。

    一次来表示自己没有什么事情。

    她感觉自己现在好懒的,竟然都不想动了。

    “现在几点了啊?”她记得自己在公司的时候,可是还是早上九点多左右呢。

    “已经十二点了,我的傻丫头。”唐爵笑。

    溪小沫翻了个身,“看来我睡的时间还不算是很长。”她还算是比较欣慰的。

    唐爵笑了起来,“不算长吗?”唐爵挑眉。

    是谁睡到七点半来着,又是谁在九点多的时候,一觉又睡到了现在?

    溪小沫哼哼了几声,“我……嗯哼,我饿了。”她只能够使用自己的杀手锏了。

    唐爵顿时就笑了起来,“饭已经做好了,就等你醒过来吃饭了。”

    溪小沫嘿嘿直笑,“那我起来吧还是。”说着,直接伸开双手,表示让唐爵去抱他。

    唐爵自然是会意,一把将溪小沫给抱了起来,继而简单的给她洗漱了下后,便下楼去了。

    饭菜一如既往的,是营养均衡的孕妇餐。

    溪小沫还是比价喜欢唐爵做的孕妇餐的,虽然很多时候不如平日里做的好吃,但是她知道,他已经够努力的了。

    “对了,这两天怎么一直都没有女王的消息?程叔也没有打电话过来,他们是怎么了吗?”溪小沫询问唐爵。

    唐爵顿了顿,继而道,“他们今天要和江家人见面。”

    溪小沫手中的筷子瞬间就给掉落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能够不和我说呢?”

    唐爵叹息,“不是我不和你说,而是女王不同意。”

    “为什么?”溪小沫不明白。

    “她觉得你没有必要去参加这场混乱。而且,江家人,可是一直都是盯着你的。”

    “什么意思?”

    “现在,江老爷子放出了话来,说了,江家的继承人,只能是一人,而且是你。”

    “他们脑子是不是有病!”这是溪小沫的第一反应,“谁在乎他们家的那么的人东西?我……”

    唐爵连忙安抚她,“是是是,我们一点都不在乎他江家的东西,不要生气,要是你是在是看不惯的话,我们可以让他在帝都甚至是在帝国消失。”

    要说溪小沫不震惊,那是假的。

    “你……”她不是不相信唐爵没有这个能力,而是因为太过于相信了,才会如此震惊。

    江家和唐家比起来,虽然是差了一点,但是他江家好歹也是有底蕴的存在啊。

    这说悔掉,就毁掉,是不是有点太过于霸气了些?

    见溪小沫那般惊讶的看着自己,唐爵自己反倒是笑了起来,“你个丫头,发什么呆啊?难道你是觉得我太过于狠辣了吗?”

    溪小沫摇头。

    才不是,一点儿都不狠辣。

    他可是她溪小沫的男人啊。

    “没有的事儿,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他江家怎么样,和我以及和女王大人没有一点关系,所以……我现在都是无所谓的,但是,要是想要弄死江家人,那就没有必要了。”

    她虽然是不怎么待见他们,但是还没有到都要他们家破人亡的地步。

    “只要他们识趣,我想他们一定是知道,该怎么做的。”

    ……

    溪小沫还真是高估了江印哲,他同样等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弃呢?

    因此,溪小沫并不知道的是,也就在一家高级餐馆内,江印哲、溪芸嫣以及程牧阳三人,成功的会面了。

    溪芸嫣从头到尾,一直都将江印哲当做空气,甚至可以说是不存在的生物。

    但是江印哲的视线这一次却是并没有落在溪芸嫣的身上,而是落在了程牧阳的身上。

    “我是不是该恭喜你?”江印哲冷笑的看着程牧阳。

    程牧阳轻声笑着,“如若你非要如此的话,我也是不介意的。”

    江印哲的眉头一拧,程牧阳却是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是气愤,但是江印哲,当所有人都说宋洁是你的江家的夫人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站出来?”

    如若那时候,他就对众人说,他的夫人只会有溪芸嫣的话,他或许就不会等这么长的时间了。

    他不想让芸嫣受到哪怕是一丝的伤害。

    但是江印哲没有,他沉默的接受了一切。

    就好似众人说的都是对的一样。

    “那时候……”他以为,她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定会回来。

    他以为,以她的高傲,一定会问清楚他,当年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没有。

    她什么都没有问。

    而他也是什么都没有来得及说,她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现在除了江家外,已经一无所有了。

    “算了,都已经过去了,再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了,不是吗?”溪芸嫣放心手中的刀叉,要丝帕擦拭了下唇角后,淡淡的说道。

    是啊,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再说这些事情,又有什么用呢?

    就算是他让时间倒流了。

    但是这些事情终究都是发成过的。

    并且,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让时间倒流。

    溪芸嫣最讨厌的就是江印哲如此的表情,一脸的不知所措,你要是早知道会如此的话,你早干嘛去了?

    “是……都已经过去了。”江印哲看着溪芸嫣,“是不是这一次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再原谅我了?”

    溪芸嫣很是爽快的点头,这是自然的。

    这样也好,好歹她的心里还有他。

    如若没有恨的话,她怎会不原谅自己呢?

    “啊……你千万不要误会了一点,我并不是恨你,而是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了,我的宝贝现在很幸福,甚至就连我也还是不错的,那么我想,这就是我现在需要的日子。”因此,她是原谅他的。

    程牧阳在听到这话时,顿时长吁了一口气。

    很好好好。

    至少现在芸嫣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江印哲的存在了。

    那么是不是说,他……即将被扶正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